《 风与舞 》

秀色之家
初级会员 (威望:10)
08-21-2019 05:30:57 AM 由 秀色之家 发表,共有1个章节

风与舞

                风与舞                 第一章   在一个在夏天的夜里,公园里阿风坐在草地上望着天空发呆,眼神里充满着 落漠灰暗。自从三年前父母因车祸过世後,阿风就一直都过着放纵的生活,他用 父母留下庞大的保险金和遗产沉迷於酒色之中。   当年接到父母出车祸的消息,阿风急忙赶到医院去,但是等待他的是两具冰 冷的尸体,十八岁的阿风看着父母的尸体,没有流半滴眼泪,也没说半句话,看 在旁人的眼里都认为他是冷血无情。而最不能被亲戚所谅解的是,当阿风继承保 险金和遗产的当晚,他就找一个妓女挥别守了十八年的童贞,开始过着别人眼中 公子哥儿的生活,在亲戚的眼中除了冷血外,又多了败家子和不孝子的名声。   阿风呆呆看着天空,回想着过往,突然他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他好奇的环 顾四周,想看香气是哪来的。香气是从一名女孩的身上发出的,当阿风一眼看到 那女孩时,有一股前所未有的悸动。她长很古典,似乎像是古代的美女穿越时间 的通道来到现代里,她年纪大概十八岁至二十岁之间,一头乌黑的长发顺着肩膀 滑落在腰际,清秀的瓜子脸上有着一双水灵的眼睛、小巧的鼻子、樱桃小口、脸 上清清淡淡,没有上任何的,皮肤看起来水水嫩嫩的,白色的连身洋装外套着一 件淡紫色镂空的披肩,让人有一种很飘逸的感觉。   少女似乎感受到阿风的眼光,她朝向阿风这边走来,少女的声音很柔和很美 那是阿风所听到最好听的声音。   少女平静的道∶「原来是你啊!」   阿风很纳闷的道∶「我认识你吗?为甚麽你……」   还没说完,少女摇摇头,接着说∶「不认识!不过你愿意当我的第一个男人   阿风吃了一惊,这麽现在的女孩那麽的开放?!不过想想,现在蛮流行援助 交际之类的,这个女孩会不会也是啊?不过这女的还真美,全身散发出一股高贵 的气质,不像是做这种工作的。不过外表和感觉都是会骗人的,阿风也不是没有 跟这类的女孩做过。   阿风有点失望的道∶「你开价多少?」阿风心里非常的希望这少女不是做那 种援助交际的女孩。   少女一手环抱着腰,一手捂着嘴,「噗」的笑了一声,微笑着摇摇头,阿风 看到少女的笑容,差点失了神。   少女淡淡的道∶「钱!对不起!你可能出不起这个价,因为我认为我是无价 的。还有,我不搞援助交际的这类的,我只有对一个男人有兴趣,而那男人就是 你。怎麽考虑好了吗?愿不愿意当我第一个男人?」   阿风有一种放心的感觉∶她不是那种女孩。   阿风微笑道∶「那你就是我的罗?」   少女摇头道∶「没有谁是谁的,每个人都是属於自己,甚至任何生物,包括 花草树木都一样;只有人的命运一半是属於自己的,另一半则是属於上天的,并 且是交於上天所安排的。走吧!看是要到你家还是我家,或者是旅馆,不过决不 能在车子里或这里,我不想我的第一次那麽的随随便便!」   阿风有听没有懂,突然一阵冷风吹来他打了一个冷颤,深夜昏暗的公园脑海 想到一个念头,顿时阿风有点感到害怕∶会不会是遇到……?   想到这里,女孩看着阿风逐渐苍白的脸突然笑了起来,道∶「放心,我不是 鬼。你看,我有脚和影子啦!我叫沈紫舞,你叫我小舞就好了。怎样,决定好了 吗?是要来我家还是你家,或者是汽车旅馆?」   阿风听到小舞说破了自己的心中所想的,不由的尴尬起来,他有不好意思的   小舞道∶「怎麽,你还在怀疑我吗?对了!放心好了!我不是像仙人跳之类 的骗局,或者是想坑你钱的职业妓女,只不过是我顺应着上天所安排的另一半命   被看透心中所想的阿风直觉的认为,这个长得像仙女一样的少女不简单。阿 风道∶「就去你家吧!你家方便吗?对了,我叫……」   说到这阿风顿了一下,想了想还是不要说真名好了,阿风接着道∶「阿风就 好了!那我可以叫你小舞吗?」   小舞看了看他,然後笑笑道∶「可以啊!刚刚我不是有说,叫我小舞就好了 吗?还有,我是一个人住的,看你的年龄好像比我大几岁,我看我还是叫你风哥 好了。可以吧?风哥!」   阿风心惊,刚刚小舞看了自己的那一眼,好像看透他的想法似的。   阿风点点头,开口道∶「你真的要跟我……」   还没说完小舞就道∶「上床!刚刚我不是说过,我是顺应上天所安排的另一   阿风疑惑的道∶「命运?」阿风还是听不懂,不过只要可以跟美女上床就好   小舞喃喃的道∶「有一天你会懂的!」                第二章初夜   小舞是住在不远处的一间二层楼的透天洋房内,小舞住在二楼,整个二楼就 是一个房间,所以非常的大,房间是漆成淡淡的粉紫色,地上铺着淡绿色的绒毛 地毯;阳台是用落地窗给隔开,阳台上种着许许多多的花卉;一张双人的弹簧床 摆在中间,床单、枕头和棉被都是粉红色的,上面有着HelloKitty的 图案,床头上摆放上次某速食店所推出二十只一系列的凯蒂猫;衣厨和梳妆台是 同色系的茉绿色,靠近阳台的地方放着一张安乐倚,旁边有一个小茶,上面合 着一本未看完的爱情小说,床的正对面是一台平面的电浆电视。   「电视都用电浆的!」阿风心想,这女孩好像很有钱的样子。   不过让阿风觉得讶异的是浴室,整个浴室是用透明的玻璃和门跟房间给隔开 来,在外面可以一清二楚看见里面。当阿风进到小舞的房间内,第一个感觉到很 轻松、很舒服,有种温暖的感觉。   小舞对着阿风俏皮的眨了眨美目道∶「风哥,你是第一个进来我房间的男人 喔!我父母亲和朋友都没进来过,最多我都只在楼下招待他们,因为这里是我· 的·禁·地·喔!」   阿风道∶「能受到小舞小姐如此青睐,那真是太荣幸。」   小舞笑道∶「不是吧!我看是想到等会能跟我上床真是太高兴了吧?」   小舞一边说着,一边将阳台的窗帘给拉拢起来。又被看穿了,阿风红着脸尴 尬的笑了几声,心想∶这女孩实在够恐怖了!   小舞将披肩给拿了下来褂在衣架上,接着将背後的拉炼给拉下来,白色的连 身洋装顺着小舞的曲线滑了下来,里面是一件白色丝质的半透明衬衣,隐约的可 以看到里面玲珑有致的身裁;粉红色的胸罩包覆住浑圆而饱满的乳房,三角裤的 中间甚至可以看到淡淡的黑色,白析修长的双腿。阿风看呆了,脑中只有一个名 词°°「完美」,完美的女人,全身找不到一丝丝的缺点,加上看似吹弹可破的 水嫩皮肤,白里透红,整体看起像一座由白玉雕琢而成的美人。   小舞感受到阿风眼中传来的目光,脸上感到一阵燥热,她羞羞的低着头走向 阿风,一双纤纤玉手笨拙的解着阿风的钮扣,红红的脸蛋依旧低着。阿风任由小 舞脱他的衣服,不久阿风只剩下内裤而已,男人的象徵早已昂然挺立,让内裤成 了一个小小的帐篷。   小舞娇羞的抬起头来,水灵的双眼正好对着阿风炽热的双眼,她垫起脚来, 双手搂着阿风的脖子,慢慢的闭上了眼。阿风低着头,轻轻的吻着小舞柔软的双 唇,接着他熟练的用舌头撬开紧闭唇齿,将舌头伸进小舞的嘴里,小舞生涩的用   阿风一手搂抱小舞的细腰,轻柔的将她拉向自己,另一手则贴在柔软有弹性 的臀部上,轻轻的将她下半身紧紧的靠在自己的欲望上,阿风拉开小舞衬衣的肩 带,衬衣滑落在地上,阿风熟练的将内衣顺道也给脱掉。   阿风看着雪白的双乳赞道∶「好美啊!」   小舞羞红着脸,双手赶紧环抱在胸前,阿风用手轻轻拉开小舞的手,然後抱 起小舞走到床边,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阿风轻轻的揉搓着小舞的乳房,接着他 低下头吸吮着粉红色的乳头,小舞感到一阵电流通过,她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阿风的另一只手伸过去小舞的另一个乳房,以画圆圈的方式轻轻的按摩着, 并且手指头不停的挑逗着乳头,阿风的舌头灵活的逗弄着坚挺的乳头,并配合着 手揉搓着,且交互的吸吮;阿风另一只手温柔地抚摸小舞的身体,阿风的指甲若 即若离,非常轻柔的碰触小舞光滑的肌肤,轻柔的由下而上,接着再由上而下来   他轻轻拨开小舞的发丝,从耳朵的後方用同样的方法移到肩膀,然後由手肘 到胳肢窝,沿着内侧缓缓触摸着,然後从小舞膝盖往大腿的内侧移动,阿风轻轻 的将小舞的双腿分开一点点,手掌轻附在小舞双腿之间,中指隔着内裤轻轻的揉   小舞受到刺激,本能的将双腿合拢,但对阿风的动作没有影响,他轻柔的移 动着中指,温柔的爱抚着。慢慢的由指尖感到内裤有点湿,阿风开始慢慢的往上 亲吻,阿风朝着小舞的耳朵轻轻的吹气并轻声道∶「小舞!都已经湿了喔!」   小舞一听羞红了脸,阿风又接着道∶「小舞!你好美!我想要你!你是我见 过最美的女孩!给我!」   小舞听得意乱情迷,胸口一阵火热,小舞轻轻喃着∶「啊啊……风……我已   阿风道∶「受不了啦?小舞的肌肤是那麽润泽有弹性,全身都散发着迷人的 香味,肤色泛红,十分红润……」   阿风一边说着,一边温柔的替小舞褪去内裤,小舞那雪白完美无暇的身躯看 得阿风无法眨眼。   小舞羞涩的道∶「不要看……感觉好羞耻……」   阿风轻道∶「小舞真的好美!!」   阿风脱下内裤,小舞第一次看着全裸的男性,脸又红了起来。阿风发现这女 孩很容易就脸红,红通通的好可爱喔!阿风拉着小舞的手靠向自己坚挺的肉棒, 小舞轻轻的握着,小舞感到握住的瞬间有些跳动,她轻轻的吻了龟头一下,阿风 有点快忍不住了。   这时小舞放开握着的手躺在床上,双脚张开、膝盖抬起,准备迎接她第一个 男人,但阿风却将头伸入两腿间,稀疏的阴毛微掩着一条粉红的细缝,细缝上有 着晶莹剔透的水滴,「好美!」阿风忍不住赞道。   阿风伸出舌头由细缝的下方往上舔去,小舞全身震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呻吟 一声;阿风轻轻拨开细缝,他闻着,发现小舞有着淡淡的清香;他开始挑逗着小 舞的蜜穴,阿风舌尖轻点轻触阴蒂顶端,然後用舌头从阴蒂下面向上挑动,左右 拨动,有时便用舌头轻压。   「啊……啊……风……啊……啊啊……嗯……我已经……啊……」小舞呻吟   阿风看小舞的身体已经准备好接纳自己的肉棒了,他起身用坚挺的肉棒抵住 小舞的蜜穴,阿风深情的眼神看着小舞温柔的道∶「小舞给我!让我疼你!」   小舞点点头道∶「风~温柔点~我怕痛~啊……痛!!」   一得到许可,阿风的肉棒一下子就插入小舞的蜜穴中,小舞因疼痛紧抱着阿 风,阿风没有再有进一步的动作,他亲吻着小舞安抚着,看着小舞紧皱的眉头, 他心疼的道∶「小舞!对不起,弄痛你了!还痛吗?」   小舞摇摇头道∶「不痛了,风……你可以不要顾虑我!开始吧!让我成为真   阿风温柔的道∶「小舞……」阿风怕小舞受不了,强忍着欲望只缓慢的抽动 着肉棒,小舞强忍着疼痛迎合着阿风。   阿风发现小舞痛苦的样子,心中有些不舍,只不过是跟一个初次见面的女人 发生一夜情而已,为什麽会有不舍的感觉?   他更缓和的动着,有时更会停下来,看到小舞舒服些才又开始,最後看到小 舞非常痛的样子,实在是心疼,又想起自己有……阿风缓缓的抽出肉棒,起身走 进浴室,然後拿着一条热毛巾,他抱起小舞,温柔的擦拭着小舞大腿内侧的血渍 道∶「今晚不要了。」   小舞依偎在阿风的身上道∶「好感动喔!这是你第一次为女人这样做吧?」   阿风点点头道∶「没错!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後一个!虽然我们今天才刚认 识,但是你愿意嫁给我吗?」   小舞摇摇头「对不起!我不能嫁给你!」   阿风失望道∶「是吗?那我是否有荣幸还可以再来这里吗?」   小舞在阿风的怀内点点头道∶「看在你这样体贴的份上,当然可以!下个星 期六晚上一样在那公园等我可以吧!」   阿风道∶「为甚麽?直接过这边不好吗?」   小舞坚持道∶「不行!还有,要是我没找你,你不可擅自跑来。」   阿风有点生气的道∶「为什麽!好像是我专门为你取乐似的。」   小舞赶紧道∶「我没这个意思!如果你还想跟我在一起就听我的。好吗?」   阿风点点头道∶「算了!我想我可能已经栽在你手中了!那让我今晚可以留 在这里可不可以?」   小舞点点头。   第二天早上,阿风醒来发现小舞不见了,正要起身,小舞围着浴巾从浴室走 出来,小舞道∶「风哥!你醒了啊!你先洗澡,我去做早饭。」   阿风起身走向小舞,他轻抱着小舞深深的吻着,小舞回应着,过了一会阿风 才不舍地离开小舞的唇。   阿风道∶「还痛吗?」   小舞回答「不痛了,不过现在不能给你。」说完小舞轻轻推开阿风,然後将 他推进浴室,小舞娇声道∶「你快点洗,我要去弄早餐了。」说晚就把浴室的门   阿风呆呆的看着门外的小舞,心里非常的懊悔∶为什麽昨晚不狠下心来!                第三章过往   阿风总算挨到星期六的来临,这几天阿风想找女人发泄,但只要跟女人在一 起,脑海就浮现出小舞的身影,让他感觉好像有背叛的感觉,结果从小舞离开自 今阿风都没碰过任何的女人。   阿风在公园等着小舞,这时他远远看到身穿着粉红色旗袍、裙摆开到大腿部 份,走起路来忽隐忽现的身影,公园所有的人,不管男性或女性都把目光集中在 小舞身上,心中都道∶好漂亮好美的人喔!   看到小舞缓缓走来,阿风兴奋的冲过去搂着小舞当场吻了起来,顿时公园内 所有未婚的男性都哀声痛苦起来!心道又失去一个好机会。阿风不理会四周无数 杀人的眼光,他将下半身轻靠向小舞。   小舞感受到阿风的坚挺,她红着脸轻轻推开阿风,小舞羞涩的道∶「风哥!   好丢脸!有人在看啦!」   阿风道∶「看就看,有甚麽好丢脸的!」阿风搂抱着小舞的纤腰往小舞的家 走去,公园里除了已结婚的人外,其馀又再度哀号着!   路上阿风道∶「小舞,你好像越来越漂亮了!」   小舞骄声道∶「贫嘴!」   阿风赶紧道∶「怎会!今天你比上次见到时多了一点成熟女人味。」   说着说着,阿风的手滑到小舞丰臀,小舞也没阻止,并且顺势将上半身轻靠 在阿风的身上,柔软的乳房轻压着阿风的手背,阿风就快忍不住了,好在小舞的   一进小舞的房间,阿风一手紧搂着小舞的细腰,一手将小舞的下半身紧靠自 己的欲望,他热情的吻着小舞,小舞双手紧抱着阿风将身体紧贴着他,回应着阿 风的吻,两人的舌头互相交缠着,交流着彼此的津液。   阿风轻啄着小舞的耳垂道∶「小舞!我好想你,我要你!给我!」   小舞轻喃道∶「风……我也是……啊!」   阿风的手已经伸进小舞下摆内,轻柔的用手指爱抚着内裤中央的细缝。   阿风和小舞两人全身赤裸,躺在床上纠缠着,阿风的手来回爱抚着小舞的身 体,柔软的乳房、白里透红的肌肤、白修长的双腿,每一处都是天地间最完美的 艺术品,阿风添着手指上小舞的蜜汁道∶「小舞!你看都已经湿成这样了。」   小舞顿时脸红得像苹果似的。   阿风吻遍小舞每一寸的肌肤,慢慢地,小舞光滑的肌肤透着发情的粉红色光 泽,阿风轻拉着小舞的手握着自己早已坚硬挺起的肉棒道∶「小舞,带我进去你 温暖的身体里,让我爱你!」   小舞的手轻柔的引导着阿风,终於两人再度紧紧的结合在一起。   阿风问道∶「小舞!还会痛吗?」   小舞摇摇头道∶「早就不痛了,感觉好好喔!想到小风在我体内,就觉得有 一种幸福的感觉。」   阿风柔柔的道∶「小舞的体内好温暖、好舒服……」说着就开始扭腰抽动, 小舞的身体顺着感觉迎合着阿风,没有初次的疼痛,每一下冲击都带着小舞爬上   小舞呻吟着∶「风…………啊……啊……我……我已经……啊……」   阿风道∶「受不了……小舞还不行……我相信你还可以……」   阿风不断的冲刺着,终於小舞到达人生的第一次高潮,但是阿风好像还不满 足,他持续地来回进出小舞的体内,不久小舞又到达高潮,整个床单上都是两人 的汗水和小舞泄身的汁液。大量透明的液体由两人的接合处不停地涌出,小舞的 长发因汗水而湿透,紧黏在雪白的胸脯上和背上,一次又一次的高潮袭击着小舞 的意识,最後小舞在又一次高潮下昏了过去。   良久,小舞渐渐恢复意识,阿风背靠在床头坐起,小舞趴在他身上,阿风轻 搂着小舞,眼中充满不舍,小舞发现阿风还插在自己的体内,毫无消退的迹象, 她惊道∶「我们刚刚……」   阿风无耐的道∶「做了两个多小时,你累得昏了过去。小舞对不起,我没有 告诉你,我有异於常人的持久力和体力,医学上叫「不泄」,是一种病。曾经跟 我在一起的女人都受不了而离开我,最後我都一次找三个才能应付我一个晚上, 这样你还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小舞用不舍的眼神看着阿风,明亮的双眼有着泪水,她紧抱着阿风道∶「愿 意!当然愿意!很痛苦吧!不要顾虑我……风……」   阿风道∶「小舞,其实我有看过医生,医生说可能是心理因素造成的。」   小舞不解道∶「心理因素?」   阿风就将自己的遇跟小舞讲∶「其实那时我看着爸妈我很想哭,但是不知为 什麽我就哭不出来,亲戚都说我冷血,各种流言都带给我压力。当我继承父母的 遗产和保险金後,唯一的念头竟然是找一女人发泄,很没天良又可悲吧?我犹记 得那女的走前大叫∶「你这个有病的变态妖怪!」   小舞用唇堵住阿风的嘴,然後激动的道∶「不……不要再说了……我会承受 得住……风……尽其发泄吧!……将你所有的悲和苦发泄在我的身上……因为这 是上天给我的命运……与你相遇解救你……来吧!风……」   阿风的泪水缓慢的流下来,他紧紧抱着小舞,小舞也抱着阿风,体内的肉棒 再度抽动了起来。   时间一分分的过去了,小舞的体力早在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中流失,他们下午 开始做到黄昏,小舞数度累昏了过去,但小舞没有放弃,她说一定要阿风得到满 足。小舞紧缠的阴道不断刺激着阿风的肉棒,壁内的嫩肉紧贴着阴茎,阿风开始 感到有射精的冲动。   终於在小舞的一次高潮中,阴道内的嫩肉不断强烈收缩、颤动,将阿风带向 高潮,大量的精液射进小舞的体内,肉棒抽搐着将精液射进子宫中。   小舞虚弱的道∶「风……终於……」还没说完就昏睡过去,阿风也累得抱着                第四章结束   阿风和小舞醒来已经是隔天早上,小舞趴在阿风的身上道∶「从今天开始都 陪我一个星期好吗?」   阿风喜道∶「为什麽不行?不过我怕你承受不了。」   小舞道∶「放心,你看我不是一个人就可以应付你吗?难道你还想……还想 每天晚上三个……」说到最後,泪水就在眼眶中打转。   阿风轻拂着小舞的发丝道∶「我发誓以後都不会再碰别的女人。」   听了阿风的保证小舞才破涕为笑,两人的慢慢的靠在一起,快接触时,「咕 噜!咕噜」两人的肚子都发出声音,两人对视了一下都笑了起来,原来两人从昨 天下午到现在都没吃东西,肚子发出抗议之声!   阿风道∶「走吧!去吃东西!」说着就抱着小舞走进浴室内,温柔替她清洁 身上两人爱的痕迹……   小舞围着一件浴巾坐在梳妆台前,由阿风帮她吹乾秀发,小舞轻喃道∶「真 希望能永远这样……」   阿风道∶「甚麽?」   小舞道∶「没甚麽!等下不要出去吃了,你尝尝我手艺如何?」   阿风道∶「好啊!」   两人就这样在一起一个礼拜,每天晚上两人都不断的缠绵着。可能心理的问 题得到释放,一星期後时间已经从几个小时缩短到一个小时左右了。   往後每个月小舞都会跟阿风连续在一起七天,就这样过了三个多月。这天又 是第七天,阿风和小舞经过一番翻云覆雨後,终於在小舞高潮时阿风将精液射到 小舞的体内。今天小舞在快结束时采上位式的,所以在高潮过後她累趴在阿风的   稍作休息後,小舞道∶「如果有一天我们要分开了……」阿风正要开口,就 被小舞用手捂住嘴巴∶「不要开口,听我说完。答应我,另外找个好女孩,忘了 我,好好的过下去。现在普通的女人应该可以应付你的需要了。答应我!」   阿风惊道∶「你要离开我了?」   小舞道∶「我是说如果,答应我好吗?」   阿风道∶「好!但是我不会再找第二个女人,今生今世,我的心中只有你一   「……」小舞无言。   今夜阿风不停的要着小舞,一次次的将精液发泄在小舞的体内……小舞也回 应着阿风的索求。   早上小舞目送阿风离去,突然感到一阵心,一手捂着口,跑到屋内的洗手台 乾呕起来。良久,小舞抬起头来,整个脸都是泪水,她喃喃道∶「分离的时刻到   自从那天以後,小舞不再找阿风了,阿风也找不到小舞,他多方的寻找,但 是奇怪的是怎样也找不到小舞的那间洋房。「难道那时她已准备离开我了吗?」   这时他记起答应过小舞要好好的活着,於是他开始善用父亲所遗传的商业头 脑,和十年间留下的钱,阿风排进世界十大首富的前五名。   十年来,阿风不断的找着小舞,但都没有消息。阿风这十年完全不近女色, 整个生活重心都摆在赚钱和找小舞这两件事上,而赚钱的目的就是找小舞。   这天阿风站在总部的办公大楼顶层,隔着落地窗看着底下来往的行人,希望 能够看到爱人的身影。突然一阵骚动,他转头,一下子震住了,眼前站着两名年 约十岁的小孩,一个女的、一个男的;小男孩活脱脱是阿风小时候的翻版,小女 孩有七分像小舞,两人之间似乎也有相同之处。   这时秘书赶紧跑进来,紧张的道∶「对不起总裁,这两个小孩突然跑进来, 我马上将他们赶出去!」说着正想要拉小孩出去,阿风大声道∶「给我住手!」   秘书吓得停止动作。   阿风口气平和的道∶「你们要找我?」   小男孩点点道∶「你就是我父亲?」   阿风一阵错愕,他颤抖道∶「你妈的名字叫……」   小女孩这时开口道∶「沈紫舞!」   这是阿风十年来不断寻找的名字啊!阿风颤抖的问道∶「你们母亲在哪里?   为什麽不来见我!」   女孩道∶「妈有交代说,总有一天你们会再见的。」   阿风狂叫道∶「会再见?!十年了,你还要让我等几年?」   女孩和男孩默默的站在阿风身旁,这一对兄妹是双胞胎,确是小舞和阿风所 生,小舞离开阿风时已经有了三个多月的身孕。男的叫忆风,女的叫恋舞,他们 都没有姓,因为小舞不知道阿风姓甚叫甚,都只叫他阿风。   再十年过去了,当年的一对双胞胎也长大了,男的英俊非凡,有着高超的商 业手腕;女的出落得婷婷玉立。   他们站在床前,而阿风一年前得到癌症,如今已经快死了,他看着小舞给他 的两个孩子,他觉得今生无悔了。在临死前他似乎看到小舞来了,小舞全身散发 出白色的光芒,她挥舞着背後的三对羽翼,像是来接他了,小舞对着风道∶「我 来了!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阿风死了,虽然只活了四十多岁,但他拥有今生最快乐的回忆。 本帖最后由 beike0315 于 2010-4-16 11:25 编辑 金币 论坛欢迎好贴~请君笑纳 2008-3-31 18:29 内容空洞了一些,文笔略差,但看在没看过的情面下,还是给个红心,多努力啊! 感人的故事总是让人爱不惜手的,非常感谢楼主的共享! 情节有点简单。不过文笔不错。希望作者加点情节进去。 是不是原创啊!如果不是原创,这写的确实差点,没什么实在的东西,如果是原创的话,还是值得鼓励楼主 什么内容  没大看懂 要长篇不要片断 路过,内容还可以.不过支持楼主的发书和辛勤劳动. 没有什么实质的东西,写的很一般了,不过看在辛苦发表来给大家看,还是支持一下 是原创的话在这里只能鼓励一下LZ这篇文章缺陷多多情节什么可以说完全没有安排哎要加油哟LZ 送颗红星于楼主以示支持,通读后,风与舞的故事很感人,一个正常男人为了实现对心爱女人承诺,苦苦寻找十余年而不近女色,直到死去,其情感历程与精神催人泪下,但这种做法或者值不值得,给世人留下了无限遐想的空间,假如,风还活着,而且活的有滋有味,其版本又当如何?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