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故事 (前传&1) 》

秀色之家
初级会员 (威望:4)
07-03-2019 05:31:04 AM 由 秀色之家 发表,共有1个章节

我的故事 (前传&1)

               (前传篇)   他的手指在我的阴道内不停地搅动,我看着他,鼻子里不停地发出「哼哼」   的声音,我面无表情,但是阴道的水已经流了出来,在他的手指搅动之下, 发出「滋滋」的声响。   他似乎很专注的样子,不停地在抠挖,进进出出,偶尔抬头看我一眼,却赶 紧又埋下头去,盯着我的阴部,似乎在认真的观赏一部美片。他的手指很长,比 一般人要长一点,所以进入到了深处的位置,我闷哼了一声,大腿夹紧,却是紧 紧地夹住了他的手。   他很帅,这会儿正满脸堆笑的对我笑笑,说:「弄痛你啦?」我「嗯」了一 声,实际上一点都不痛。然后他轻轻的掰开我的双腿,用一根手指慢慢抽插着, 告我说:「呀,你这里真好看,是粉红色的呢!」只是我感觉到指甲刮着里面的 嫩肉,每刮一次,我便颤抖一下。   这是个坏傢伙,悄悄的换成了两根手指,用无名指和中指深深的插入,其它 的手指缩成拳头,轻轻的碰撞阴部的嫩肉,两根手指已经有紧缩的感觉.   他又问我:「是不是痛?」却是看着我皱着眉头忍耐。   以前看过一部小说,里面说做爱的时候前戏特别多、花样很多的男人,其实 性功能都不行,他们寄託以别的方式来取悦女人达到互相欢愉的目的,以便获得 称讚一声:你很厉害。其实手指算什么呢,那么粗那么长的肉棒我都嚐过了。   他把手指拿出来,双指并拢给我看,黏稠的淫水映着灯光,双指打开的时候 淫水挂成了丝状,黏连着。我一定羞红了脸,伸手到床头摸索纸巾,这个坏人却 一把抹到了我的胸口。我的胸不是很大,胸腔却挺,所以看起来显得胸也很挺,   他一只手佔着乳房,胡乱地摸,另一只手仍旧在撩拨我的阴部,『还不够湿 吗?』我胡思乱想,却感觉到了三只手指点点戳戳。我「啊」的一声尖叫,坐起 身来,「你想做什么?」我质问他。果然是有一点变态,不禁后悔跟他做。   他见我支起身子,说声对不起,但是手还按在我的乳房上,淫液依旧闪闪发 亮。这时他猛地俯下身子,亲到了我的唇,身子顺势压了上来,把我压在身下。   终於要进来了。   我的阴部天生狭小,做爱的时候不想弄痛自己就得主动配合,於是我挺高臀 部,却感觉到一支火烫的大炮在小嘴那里使劲努。太大了吧,光是龟头进来就撑 坏了吧?我想反抗,但是全身每一处都被控制得死死的。   「滋……」进来了。其实是没有声音的,但我脑中不由得出现了这个声响。   他离开了我的唇,两人都拼命地喘气,「你真紧啊!」他又往里努了努。   「操,你真重。」他又亲了我一下,支起身子,抱着我的腿,又伏下身子, 这样双手能更方便的揉弄我的乳房。   「你的奶子真好,从来没见过这么软的。」他好像打开了话匣子,一直在不 停地夸我,同时下身不停地耸动。   『真烦啊,不能好好的做爱吗?』我又瞎想。   双腿举高又被压下来,阴部打到最开,他似乎要把全身的力量都压在我的嫩 穴上。阴部被滚烫的鸡巴不停地鞭挞,我已经无法描述这种感觉,爽吗?能听到 「啪啪」的声音,那是阴囊拍击阴部的时候有淫水流下来。我喊不出来,我不会 叫床,就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喝喝」的声音。   「你这么厉害,想把我压折吗?」男人在爽的时候是没有怜香惜玉之情的, 晚饭的时候我连菜都不用自己夹,做爱的时候你却这样弄我。   他停了下来,放开我的腿。我舒展着,酸痛的感觉一下子疏开了,阴道内的 感觉却更加强烈,真是一支大肉棒哦!   他退出来,轻轻的喘气,我能感觉到阴道乍然的空虚。他擦了擦额头的汗, 站到床下说道:「再来。」   「怎么来?」我看他。   「趴下来呗!」   我想起以前的男人,他们都说后边来的时候我的曲线好看。好吧,我跪着, 他轻轻的分开我的腿,讚了一声:「从后边看你更美了。」然后轰然插入。若不 是刚才插了半天,这一下就把我弄伤了,我皱眉,扭头要骂他,他却开始了新一 轮的进攻,我原本皱着的眉头也变成了双眼含春的回望。   后边的感觉一点都没有躺下舒服,却能直接的感受到他进攻的勇猛,恨不得 把睾丸都塞进来的架势,「啪啪啪……」节奏很快。   我双手撑着床单,埋下头低声哼哼,却不小心看到了他的双腿,我的腿白皙 粉嫩,他的双腿黝黑粗壮,进攻的时候肌肉陡然绷紧.   「啪啪啪……」我要撑不住了,於是拖过两个枕头垫着,能清楚地感觉到他 抱着我的屁股,进攻的间隙还弯腰亲我的背,背部汗津津的。   以前有偷偷看过男人看的小说,里面写女主角修炼什么御女神功,可以在做 爱的时候收缩阴道,却从来也没尝试成功过,收缩的时候便是夹紧大腿,可是这 个时候男人一定会加紧进攻,怎么搞得了。   我只能感觉到痛,男人都是嘴上说的好听吗?今天下来,我的阴部一定被他 搞肿了。他不停歇的进攻,阴道不停地涌出淫液,「啪啪啪」的声响一直持续, 水花越来越响,我高潮了。   他似乎感觉到了阴道的变化,放缓了速度,我得以在高潮中喘息。我的声线 并不好,唱歌的时候被人说五音不全,但是这种酸胀酥麻的感觉使我的喘息也带 有了些许诱惑的味道。   他停了下来,轻轻抚摸我的背、乳房、腰,使我颤栗,但是并没有拔出来, 然后把我翻了过来。   小时候随着邻家的哥哥去河里插过青蛙,我觉得我现在的姿势就像被插住的 青蛙一样,四脚朝天,下体还插着一根肉棒。可是这次高潮很长,我不想动。   他俯下身亲吻着,用嘴唇擦去我眼角不自禁涌出的泪水,然后狠狠的插了三 下,我掐着他的手臂,感觉似乎插到了更深处从没有人到过的地方。男人啊……   他把我抱起来,我的腿顺势盘在了他的腰上,我们回到了床上,他坐着床, 我坐着他。他说道:「我最喜欢看你害羞的样子,现在才知道,你连乳房都能变 红.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似乎一顿挨操,我就变成了传说中的淑女,羞羞答   他坐着耸动了两下,抱紧我,含着我的耳垂,说:「你自己来。」我的一个 闺蜜耳垂是敏感地带,稍微一碰,下边就不自主的出水(她自己说的)。不过我 并没有,也仅仅是感觉到痒痒的。   我扶着他的肩膀,他很健壮,肩膀也很宽,肌肉硬梆梆的。这样的姿势让我 得以休息,休息一下腰部和大腿酸胀的肌肉,但是鸡巴插在阴道里的感觉更加强 烈,只能慢慢的起来、坐下。   几下之后,我没力气了,於是抬起头看他。他吻着我,又把我压在身下,但 是这次缓进缓出的抽插着,甚至开始呻吟。我从来没听过男人呻吟,以前经历过 甚至连怒吼都有,但是这种从鼻子里发出的呻吟声让我很新奇,於是抱住了他的 背,他感觉到我的拥抱,加快了速度。   他告诉我:「嗯……快射了。」   我喘气:「拔……拔……拔出来……」但是手臂在他的背后,腿也被他压得 死死的,於是不停地扭动身体,想把鸡巴甩出来。后来他和我说,才知道这样子 给他的感觉更强烈、更舒服。   阴道内他的鸡巴不停地胀大、胀大,然后似乎使出了全身的力量,耸动得更 加强烈,一下子插到了最深的地方。鸡巴一张一张的,一股一股的暖流喷进了阴 道,甚至有击打的感觉.   十几次后,停了下来,他呼了口长气,趴在我身上,瘫软了下来。阴道内舒 爽的感觉还没有退去,他的鸡巴滑出了我的阴道口,一阵淡淡的痛,似乎给他弄 伤了。我手脚齐施,把他推了下去,然后冲到卫生间.   坐到马桶上时才感觉大腿根部和大腿上淫液的痕迹凉凉的,一股尿意涌了上 来,却怎么也尿不出来,阴道内一股股湿湿滑滑的东西淌出来,这人射进去多少   酣畅淋漓的一阵小便,拿纸巾擦乾阴部,果然红肿了许多,原本狭小的肉穴 似乎胀大了一些。我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双腮带红,眼含春波,就这样走到了 窗边,落地窗的两面窗户打开,夜风吹来,撩动长发。   对面霓虹灯光映着,一个妙曼的裸体静静地矗立着,这城市,这生活,这样             我的故事1雨中的天台   前天出差来到这个城市,昨天组织分公司的人把样品全部摆上了天台,却不 想今天下起了大雨。   好一场大雨,云层低的好似浮在楼顶,明明是白天却暗的有如傍晚。   分公司没有安排我的办公室,只好在隔起来的办公间上网,和不熟悉的同事   「丽姐?你多大了?」   一个明显三十多岁的壮汉这问我,似乎带着些靦腆。   「随便问女士的年龄不太好吧。」   我这样回答他,分公司在中部的一个小城市,连顺眼一点的帅哥都没有。   「丽姐别这样说嘛,你的名气在我们这里可是很大的哦……」   他这样说,还故意拉长了声线。   我的名气?我并没有在公司随便和人乱来啊,难道有人背后中伤我?这样一 想,确是已经一个礼拜没有做爱了,不禁微微脸红。   「丽姐你这样漂亮,这么年轻就坐到了这么高级的位置,又没有什么绯闻, 真的是我们的偶像哦,说真的,你比宣传上还要好看一些。」   原来是这样,心里顿时放下了一块。   看着他满脸横肉的脸也顺眼了些,抬头看他的时候却发现他的视线在我的胸   低头一看,却是白色衬衫的扣子被撑开了一颗,从他的方向也许能看到微微   我胸腔比较突,又不喜欢戴胸罩那么勒,只是贴了乳贴,也许显得胸部很挺   我并没有在意,这不算走光,只是微笑着看他,果然,在我的註视下他有些 慌张的移开了目光。   雨似乎下的小了些,天气也明亮了一点。   我站起身来,「办公室全体人员,材料组,随我上去把样品遮起来。」   如果在总公司,这些粗活根本不用我操心,可是分公司老总居然是个弱不禁 风的男人,怪不得底下的人甚至有胆子和我开玩笑。   上了天台,雨势果然小了些。   这些小事不用指挥,只是盯着他们干活,大家速度很快。   我把雨伞收起,也上去帮忙。   细细的雨丝化在脸上,虽然不多,但是几缕刘海也贴到了脸上。   呼出的热气和雨丝混合,居然起了淡淡的哈气。   我脸色微红,努力的甩着一张大塑料布,这是天台的角落了,也没有别的同 事来帮忙,不知道是畏惧我这个总部来的钦差还是并没有註意到这里。   终於搭好了,雨却突然下大了,只听一声喊,大夥全部都沖了回去。   心里一慌,脚下一滑,刚搭好的塑料布居然被我拽下了一半。   只好转身整理,雨丝变成了雨滴,大颗大颗的砸在我的背上,我的头颈,顺 着脖子流下,有些痕痒的感觉。   搭好了,我转身沖向天台的楼梯间,可恶的大雨把我的整个衬衫都弄湿了, 丝绸的料子紧紧贴在身上,两粒没有约束的奶子上摇下晃,只好一只手拽着薄薄 的西服小外套,一只手遮在头顶。   细雨密布,我沖了回去,在顶层的楼梯间停下脚步。   低头审视自己,湿透的衬衫跟没穿一样的通透,我自己都能看到白皙的皮肤, 腰部的曲线,和绷然突起的乳胸。   还好这里没人,不然亏大发了。   没办法,我转身看向雨幕,这边的天气真是不可琢磨。   脱下西服小外套,挂在墙上的钉子上,衬衫紧紧的贴着皮肤,真的不舒服, 只好脱掉,拿在手里。   一颗水滴,顺着发梢滴了到了我的锁骨,我身上最美的地方其实是锁骨,显   然后顺着乳沟滑了下来,我小巧的肚脐,一直向下,从牛仔裤的边偷偷的进   我闭着眼睛,长呼了一口气,拧了拧衬衫,一点用也没有。   凉风吹了进来,我不禁微微颤抖了几下。   就这样穿上了小西服。   看着雨丝,心中陡然浮起一阵忧伤,思念着以前的岁月,以前的那个,男人。   楼梯间陡然响起的呼声让我一惊,浑身颤抖一下。   一回头却撞进了一个男人的胸口,原来是刚才办公室和我聊天的那位。   他扶起我,「你没事吧丽姐,」   声音陡然而止,盯着我的胸口,张大嘴愕然了。   我脸红的厉害,一把甩开他,女士小西服根本就没有扣子,只好用一只手拉   「丽姐我不是有意的,对不起」   他慌张的道歉,我仍不理他。   「丽姐你没事吧。」   他似乎小心的问着。   我还是不说话,其实只是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赶走他,传扬出去怎么办?不赶走,又太尴尬。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我看着雨丝,只是红红的脸颊出卖了背影的冷酷。   一只手中还抓着湿透的衬衫,「丽姐,我在下边没有看到你回来,担心你, 上来看看,对不起」   一边说,一边走进了些,「我没事……」   我字刚出口,他就沖了上来,双臂紧紧的搂住我,「丽姐你真美,你真美,   一边说一边亲吻我的后颈。   我沈默的挣紮着,如果大声喊叫的话一定会招来很多人。   却不想这样一定是被强奸的后果。   一只手去掰他,另一只手中抓着衬衫,如果脏了就真的没法穿了。   两只手齐上都不一定是他对手,何况一只手呢?终於他一把抓住了我的胸, 狠狠的揉捏了几下。   痛啊……我的乳房比较柔软,也从来没被人这样狠心的揉过。   啊的一声没喊出来,被他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嘴。   我会不会死在这里……胡乱思想的时候,他一把抓住我的小西服,狠狠的往 下推,我的手臂被控在了身后,身体却被他转了过来。   我使劲挣紮着,一只手脱了出来,这个时候上半身几乎是全裸了,一只乳房 的乳贴被他刚才揉掉了。   抬起腿,朝他裆部一踢。   命中,却被他一把推开,把我从楼梯间推到了天台。   推到了雨中。   小西服被我们一人一只手扯着,撕拉……好了,我现在没有衣服可穿了。   我坐在雨中,沈默的盯着他。   他揉了揉裆部,跺跺脚,一定被我踢得很痛。   然后又沖了上来。   我退缩,身后是盖着塑料布样品的架子。   他压住了我,一只手抓着我,一只手去脱我的牛仔裤。   我的鞋子在刚才就掉了一只,我又踢他,他站起身来,拽着牛仔裤的裤腿。   雨势又大了些,我已经全身湿透,而且,快没力气了。   一个半裸的美女和一个丑陋的壮汉之间的撕扯是没有什么悬念的。   我的裤子被他拽下了一只,另一只也已经到了膝盖。   既然牛仔裤没能起到保护的作用,那么性感的蕾丝小内裤也是一样的。   湿淋淋的小内裤被他几把扯了下来,挂在了腿弯处。   之前有过一次被强上的经历,却也没这么恐怖。   那个男人说,女人是没有拒绝肉棒的权利的。   他褪下裤子,放出凶器。   直挺挺的肉棒,似乎在雨中冒着热气。   我被他压制住了,反抗只能是腰部的扭动,但还是被插了进来。   我的做爱经历中从来没有过这样痛,他一手使劲的抓着我的乳房,下身拼命   我的小穴在刚才的廝打中流了一些水,可是根本不够润滑的。   小穴撕裂般的痛。   我仰着头,双手不知道该往哪儿放,雨丝打在脸上,眼睛都睁不开。   连老天也欺负我。   这个男人一直靦腆的叫我丽姐。   岂知竟然如此狠心。   却是淫液的滋润,小穴一直紧紧的箍着他的鸡巴。   这样拼命的进攻之后,他瘫软了下来,鸡巴在我的阴道中一张一张,居然射   射精的感觉特别强烈,我不禁长出一口气。   对他说道,「滚开。」   他退了出来,退出的时候也痛,小穴一定受伤了。   他站起来,雨滴打在我的身上,我不想动,雨势变小了些,雨滴变成了雨丝, 雨丝飘在我的身上,凉风抚着我的小穴,似乎在安慰。   可是你明明这么狠心的老天。   他又将我抱了起来,却是转到了架子后面刚才我搭布子的那个角落。   我不动,有本事你玩死我好了。   他抱着我,抚摸我的身体,喃喃的道歉。   冷风吹过,两个赤裸的身体紧紧的依靠着。   他低头吻我,我躲开,他也不以为意。   却是一只手把玩我的乳房,一只手伸到了阴部。   阴道刚才被内射,这会儿不看也知道一片狼藉。   我抓着他的手臂,眼中露出恳求的神色。   但是我的力气根本不足以抗衡他。   还是被他占有了阴部,他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摩挲着,然后插了进去,我 的身体不禁绷紧了一下。   他抽插着,抠挖着。   刚才的精液一点点流了出来。   我喜欢做爱,刚才被强奸也许是报应吧。   我不想理这个混蛋,可是他这样温柔的处置我的小穴还是一点点的湿了。   天台山有零散的石头,他就坐在石头上,然后把我腿分开,搂抱式的进入了。   这次小穴有了润滑,不像刚才那么痛的厉害。   我轻轻的喘气,坏男人刚才还羨慕我职位高,又美丽。   这回把我欺负的这么惨,我却只能用仇恨的眼神看他。   他搂着我的腰,下身耸动。   丑陋的脸上不禁溢出得意的笑。   「你穿上衣服好看,没想到脱了也这么美丽,很多女人呐只是好看,脱了衣   居然开始发表评论,你以为一次强奸就征服我了吗?我强忍着一丝丝的快感, 努力不发声迎合,他的双手突然放开,我往后仰去,不自禁的全身绷紧,伸手去 揽住了他的脖子。   这样不配合也配合了,心机很深呐。   雨丝细细的下着,在我美丽的身体上汇聚成细流,又流到了我们交合的位置, 那里现在发出滋滋的水声,不清楚是雨水还是淫水。   他抱着我,又压了下来,我惊呼一声,他又把着我的双腿,把它们举高,然   我的手根本够不到他了,就算能够到,那样的阻拦还有什么意义呢?刚才射 过一次了,这次的时间持续很长,我下身的水声越来越大,居然要高潮了。   我被强奸,居然要到高潮了。   一个礼拜没有做爱的身体也开始想念肉棒了吗?我的眼泪流出,心中的悲痛   可是身体是诚实的,饥渴的小穴流着淫荡的液体,欢迎着粗大的肉棒来回碾   拼命压制的喘息也放开了,我哭了。   我不会叫床,不会大声哭。   只能一边压抑着哭声,一边还在喘息。   高潮的时候腿会夹紧,他感受到了我的力量,放慢了抽插,然后抱着我的腿 舔了上去,湿润的舌头顺着大腿一路舔到了脚尖,这样使得高潮的快感更加强烈。   我喘息着,他把我的双腿并拢提在了胸前,还在抽插,我一度很不喜欢这样 的姿势,自己像条折叠的蛇,把小穴凸出来让男人更方便的操。   可是现在我连反抗都没有力气,只能在高潮中颤抖。   雨势已经小了很多,我睁开眼睛,男人头上的水滴一滴一滴的落在我的乳胸, 是汗水?是雨水?身下的塑料布积了小小的一滩水,啪啪啪,啪啪啪。   天地间似乎只存在我们,还有身下的水,交合的啪啪的声响。   我似乎晕了过去。   上次被人操到晕是什么时候?高潮到哭晕是第一次吧,我侧过头去,透过泪 水朦胧的视线,感到被人窥视的目光。   我一惊,四肢拼命的挣紮,原本没有的力气一瞬间涌了出来,他却更加大力 的压着我,在这个时候,射精了。   原来是材料组的工人,刚才和我们一起上来保护样品,下雨的时候灵机一现 揭开布子鉆了进去避雨,却看到了一场难忘的活春宫。   我真的呆了,身败名裂这个词涌上心头。   一个着急,真的晕了过去。   恍恍惚惚也不知道晕了多久,下身传来撞击的力量把我弄醒。   我居然还在天台,雨已经停了。   强奸我的男人坐在旁边抽烟,材料组的工人趴在我身上干我,阴道一阵阵的 酥麻,大腿根部一片滑滑腻腻的凉。   那天趁着下班后我们才出了公司,他们发誓绝不外传,不损坏我名誉,后来 也真的没传出什么风言风语,第三天我回到总公司,我是命苦的女人,就这么过 去吧,就这么淡忘吧。   (为什么是第三天,第二天我被这两个急色的家夥搞了个舒爽,也是第一次 试着一整天都有肉棒插在穴中,这是又一个故事了)待续                (待续) 本帖最后由 菊花好养 于 2015-9-13 13:45 编辑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5-9-15 00:02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