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绝世舞姬 前传 》

冰封雪舞
初级会员 (威望:1300)
03-22-2019 02:04:09 AM 由 冰封雪舞 发表,共有4个章节

绝世舞姬 前传

第三章

  夜空之下,秋叶山北,一个匆匆前行的身影被猎狗小队的探子发现了,这个身影刚刚冲入一片空地,便被一百多人围住,只听见为首的人说:“放下武器,带着你背上的孩子跟我回去见定边王,没准还能饶你不死,大王下了格杀令,如敢反抗,杀无赦!”他抬起头,果然是禁卫军首领,背后之人被斗篷盖住,只露出一双小鞋,这赫然就是太子。他说:“如果我带着太子回去,叶成炽会如何处置太子?”“呵呵,将军这就是明知故问了,做人何必与自己过不去呢?您骁勇善战,全国皆知,只要你肯归顺,大王定会远近相迎。”“无耻的小人,我只知道食王之禄,忠王之事。一会开战我会先杀了你,不过杀你之前,我有个问题,你怎么会知道我走这条路?还部了重兵把守。”带头之人呵呵一笑:“我们猎狗小队没有禁卫军那般骁勇,却也有自己的专长,我们善于分析心理,知道你们若要复仇,最好的选择就是去唐国,于是我们就在沿途部下重兵,十人一哨,相距五里,一旦发现你的行踪就立刻围追,计划中围住你的地点就是这片空地。”他笑了笑:“不愧是猎狗,果然鼻子灵通,可就是不知多少猎狗才能都的过一头猛虎呢?”说着,他抽出了腰间的车轮大斧。“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您再勇猛背着一个累赘还能战斗多久呢?而且告诉您一个秘密,我们猎狗小队出动二百人,而用来围堵你和太子的有一百八十人,您猜猜另外的二十人在哪里?”他脸色一沉“公主...”,紧接着听见那猎狗小队的首领说道:“我们早猜到你会放弃公主,保护太子,想必你把公主藏在什么地方让她听天由命,所以留下了二十人搜寻公主。”“十二岁的小小女孩独自在深山恐怕活不了几天,你们又何必如此费神呢?”“将军离开的早有所不知,我们之所以非要找到公主也并不是认为她能一个人活下去,她的死活也真的无关紧要,但是定边王颁下了悬赏,如水公主的一双小脚价值千两,兄弟们大半夜冒死追来,总要有点赚头,不过将军放心,我吩咐过属下要脚不要人,提回公主双脚即可,放她一条生路。”禁卫军首领怒火中烧:“你这无耻小人,一个小小女孩没有双脚,怎么能在旷野中存活?”猎狗小队首领笑了:“本来呢,我也想命令下属将公主一刀杀了再砍双足,可王爷有令,一定要活着砍下公主双脚,将军也知道,王爷的爱好就是收藏美女的玉足,也是品评断足的个中里手,一双小脚是不是活着剁下来他一眼便知,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小人也是不得不办啊。”“放屁!我看就是你们这帮走狗给那个混蛋作孽太多,一个个都变得奸邪残忍。”“呵呵,小人真的没有说谎,跟在王爷身边多年,小人对于断足也会品评一二,活着砍脚的时候,女人由于恐惧和紧张,血液都会集中到头上,手脚会变得冰凉惨白,这样砍下来有助于保存,而利刃断踝之时,脚趾会因为疼痛而蜷曲,双脚落地之后,脚趾慢慢伸直会让两只断脚变得非常动人。当然,如果是用于饮血和食用的话,最好是在女人刚跳舞之后,趁其不备一刀砍下,这样能保证双足肉质细嫩,可王爷说了要将皇后和公主的双足一起收藏,那自然要活着砍下来最好了。想必现在公主的双脚已经送到了王爷的手里,至于公主嘛...可能正在抱着断腿哭吧。将军如果能够投降的话,现在和我赶回王爷那里,可能还来得及观赏皇后为王爷的最后一舞,当然,最最精彩的就是那双曼舞的玉足被取下的时刻,王爷的手段可是很高的啊,哈哈哈哈。”猎狗小队围住禁卫军首领和太子,他们断无逃跑之理,所以猎狗小队队长不慌不忙,还用言语激怒。正自得意之际,只听见一声咆哮,禁卫军首领如猛虎出山,向他冲来,他微微冷笑,两旁盾牌手举起藤牌,盾牌旁边两名士兵冲出,举起匕首刺向他的两肋。只见他大斧横挥全然不管藤牌和匕首,噗的一声闷响,他两肋中刀,但他的大斧也挥了出去,藤牌断裂,人头落地,他的身边只剩个无头尸体。面对这疯子一样的进攻,猎狗小队所有人吓得灵魂出窍,眼见对方冲向队长都忘了动弹,而猎狗队长此时知道逃跑已然不及,拉过身旁士兵挡在身前,他高高跃起,纵身下劈,只听见“咔嚓”一声,那个士兵从头顶被一劈两半,猎狗队长只觉得右臂剧痛,伸手一摸竟满是鲜血,原来这一斧不仅看死了士兵,顺势也把他的右臂卸了下来,猎狗队长慌忙逃入人群,禁卫军首领的声音如同来自冥域,让人不寒而栗:“今天算你幸运,这一斧没能杀了你,恐怕我是没有机会了,不过不要急,我在地府等着你,再看到你我会让你死无全尸。”猎狗队长大喊:“快,格杀勿论,取下他首级者赏银一百两!”士兵举起刀剑,禁卫军首领丝毫不惧,冲进人群之中,一时间,人头乱滚,断肢遍地,人群中的他以如浴血修罗一般。猎狗队长包好了伤口,发现了其中的怪异,这禁卫军首领好像完全没有冲出包围的意思,反而向人群冲杀,他心中一动,命令手下朝太子下手,两个黑衣士兵跳向他的背后,用匕首插在斗篷之上,可是手感完全不是刺入人体的感觉,禁卫军首领回身一斧砍死二人,然后解开了背后的斗篷,所有人赫然发现他身后背着的竟是一段枯木,两只小鞋被绑在两个枝桠上。猎狗队长大惊失色,明白原来自己中了计,可害怕对方骁勇,又不敢分兵回去搜山,但他转念一想,两个孩子无论如何无法逃出秋叶山,现在还是对付此人要紧,笑了笑说道:“将军,没想到老虎竟会沦落到和猎狗都计谋,这是我大意了,不过两个孩子一定还在山中,没有我们猎狗小队找不到的人!”禁卫军首领仰天长笑:“大话不要说得这么早,刚刚不是你还说自己算无遗策么?而且你刚刚又弄错了一件事,你们没有败给我,你们输给了一条困在浅滩的幼龙!”说道这里,禁卫军首领回想起了让自己震惊一幕...

  

  那时他看见公主坐在角落,内心满是自责,可是他没办法,他一定要保护好太子。太子开口了:“不行,我不能跟你走。”禁卫军首领蹲下来:“我知道你和你姐姐感情好,可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是啊弟弟,你快走,我会在唐国跟你汇合的。”禁卫军首领见太子不动,轻轻的抬起了右手,想要把太子打晕带走,“将军不忙动手,且听我说完,如果听完之后将军还执意带我走,那时再打晕我不迟。”语调冷静得完全不符合他的年纪,禁卫军首领心中一惊,素闻太子聪慧,却不料他小小年纪竟然能洞悉人心,“我曾听父皇说过,定边王手下有一只猎狗小队,他们善于追踪,也善于分析心理,我们此时逃出沧溟国,目标一定是去唐国,只有那里才能助我复国,要去唐国必然要翻过秋叶山,秋叶山北坡陡峭道路极少,将军带着我恐怕也只能走平路,他们只要在几个重要的道路设下埋伏,我们插翅难飞,到时虽然将军英勇,恐怕我二人也难逃厄运。”“那太子意下如何?”“我倒是有一计,虽然不能确保活命,但总是好过硬拼,只是对不起将军您了。”“太子请说,下属的命就是为了保您周全。”“将军,请您找一段枯木,我把鞋子套上,外罩您的披风,远看无法分辨您背上是不是我,但是他们一定会认为你会放弃姐姐,保护我去唐国,你一路向北引他们翻过秋叶山,山北路险,回头不易,而且您骁勇难当,他们短时间难以回来,我和姐姐趁机逃走,我们向东去,那里是沈国的旧地,那里的人民思念故国,对沧溟国的命令一直抗拒,即使抓我和姐姐的公文发到,当地百姓也未必在意,从那里出关更有把握。”“太子果然聪明过人,属下佩服。不过,恕属下直言...”叶明归挥了挥手“我知道,我姐姐从小练习舞技,双足柔嫩步行缓慢,自己出逃更容易生存,可是,据我所知,秋叶城外城被破,全城少女无一幸免,姐姐如果被抓了回去,即使不死也难免要被斩脚示众。”说道这里,看见叶如水浑身一颤,把一双小脚缩了缩。叶明归走过搂住了姐姐,低声耳语:“现在我已经一无所,什么都不怕,可就怕你会离开我。”叶如水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其实姐姐是骗你的,姐姐也不想离开你,姐姐不想被砍脚,母亲传给我了那套幻舞霓裳,我想有一天让这支舞重现世间。”叶明归终于明白父亲给自己授最后一课的时候为何姐姐没有来,原来母亲也已经知道今日的结局,所以把自己最引以为傲的舞技传给了女儿。“放心吧姐姐,总有一天,我们会回到秋叶城。”叶明归回头看时,禁卫军首领已经离去,地上扔着一块树皮,上面银钩铁画的三个大字“活下去”。

  

  姐弟二人平静之后走出山洞,但见漫天星斗,叶明归猜到猎狗小队可能会有人留下搜山,于是专挑小路一直东行,走了不足二里,发现姐姐越走越慢,他知道姐姐为了学习舞技,每天保养双足,她的双足柔嫩异常,崎岖的山路已经让她的小脚吃不消了,而且姐姐出逃穿的是舞鞋,舞姬的鞋子都是软底,山路满地石子树枝,便是常人也要吃不消的,可是时间不等人,如果不能再天亮之前离开这里,天一亮就很难行动。他让姐姐坐下,为她脱下鞋袜,发现姐姐双脚通红再走下去,恐怕就要受伤,他灵机一动脱下外衣撕成两半再用随身的小刀切下两片护身软甲上的牛皮,把姐姐的脚层层裹好,外面套上舞袜,舞鞋中垫上牛皮,这样一来姐姐便能轻松许多。同时也不再选择特别偏僻的道路,可他还是小看了猎狗小队的追踪能力,两人身材矮小,穿林而过难以辨认,可走在大路上被发现的几率就大得多,但是叶明归别无选择,只能铤而走险。

  

  搜山小队只有二十人,他们的任务就是找到公主,这对于他们来说只不过是一个熬时间的工作,为了提高效率,小队分成了十组,每组两个人。他们相信总会找到公主,对于公主那种娇生惯养的女孩来说,旷野不啻于地狱,很有可能明天清晨公主就会饿的受不了主动出来受降,可是他们并没有带多余的干粮,他们带的只有钢刀和木匣,木匣是用来装逃犯首级的,可这次要用来呈放公主的小脚。所有士兵都到山腰的树林中搜索,因为队长告诉他们,公主要么藏在石洞,要么藏在树林,而且她一定是向北去,那里才有生机。而有两个人却没有匆忙进山,并不是他们两个智慧过人,只不过是这两个人接到了独特的任务,他们两个原本就是两个刽子手,没有什么本事,后来靠着关系成为定边王亲兵,主动选择分配到猎狗小队。因为猎狗小队很少正面作战,多数是追捕逃犯,危险性很小,而且追捕时人数众多,犯人大多是束手就擒,猎狗小队其他队员也知道这两个家伙什么德行,但是好在人数充裕,这两个家伙也就没人理会,后来队长知道他们曾经是刽子手,于是便让二人专职行刑,二人倒是也乐得自在。这次负责搜山的小队头目也没有指望他们有用,吩咐他们两人不要走远,一旦发现公主就会发出信号,二人前去汇合即可。他们的任务就是砍公主的双脚,队长知道王爷要收藏公主的玉足,所以力求完美,这两个人做刽子手的时候砍下少女玉足无数,知道如何才能让少女的双足被砍下之后也栩栩如生,所以此时二人成了两个闲人。两人无所事事,穷极无聊,“我这辈子还没见过公主的脚长什么样,一会砍脚的时候一定要好好把玩一番,不知那公主的脚香不香?”“香?逃了这么久,还担惊受怕的,脚丫子早就被汗浸透了,不臭就不错了。”“我不管,我这辈子恐怕也就能砍这么一双公主的脚,我一定要好好闻闻。听说宫中礼乐严格,想必公主会非常矜持,剁脚之时估计也不会放声惨叫。”“算了吧,你别在那想入非非了,想当年作刽子手的时候,王爷身边的舞女每天不都有送来的?那些舞女再怎么矜持,剁脚的时候不都叫的死去活来?咱哥俩不用多说,抓住公主以后,一切都见分晓。”说着二人举目四顾,等待远方的信号,突然,看见林间小路上走着两个矮小的身影,其中一个说道:“这会不会是公主?不对啊,公主应该是孤身一人啊,难道那个是太子?”另一个说:“管他是谁,先抓住再说。”说着,二人一前一后包夹过去。姐弟二人走着走着,突然看见前面树林中闪出一个彪形大汉,手提一口鬼头刀,看着二人面带笑容,叶明归耳听身后树响,知道必是有人截住后路,而且他带着姐姐,便是想逃跑恐怕也力有不及。叶明归并不惊慌,轻轻捏了捏姐姐的手,叶如水也是伶俐的女孩,立刻明白弟弟的意思,轻启朱唇对面前的人说道:“我带弟弟上山游玩,不料天黑迷了路,二位想必是江湖好汉,不知可否送我姐弟二人下山,我的父母必有重谢。”说着只见叶明归也在旁边不住的点头,咋一看真的像一个懂事的姐姐和一个胆小的弟弟迷了路。可面前的人却是一动不动,只是看着二人微笑,叶如水有些慌了,不知说什么才好,她自知相貌秀美,而弟弟也颇为英俊,二人怎么看都不像寻常人家的孩子。这时听见对面的人说道:“久闻如水公主倾国倾城,去没想到也是这般聪明伶俐啊。”叶如水“啊”的一声轻呼,叶明归暗叫不好,叶明归猜到对方一定会怀疑他们姐弟的身份,但他们没想到自己和姐姐在一起,所以无法断定,可姐姐的一声惊呼就直接暴露了他们的身份。他听见身后脚步声起,知道硬拼一定没有机会,于是拉起姐姐冲入道旁树林之中,没跑两步就被对方追上,听见背后风响知道是对方挥刀砍来,叶明归无法可想,只好抽出短刀格挡,当的一声,短刀飞起,叶明归重重的撞在树上,他头晕眼花,耳畔嗡嗡作响,他明白已经在劫难逃了,任他如何聪慧,以孩子的身体总是无法与成人对抗,他静静的靠在那里,不想再做挣扎,耳畔响起了姐姐带着哭腔的声音“弟弟,快跑,快跑...”,他全力凝聚模糊的视线,看见姐姐正抱那个人的腿,而那个人完全没有急着甩开姐姐,在他眼里,对付两个孩子还是太简单了,更何况,身边还有自己的同伴。叶明归笑着摇摇头,他不想辜负姐姐的心意,可是他知道真的没有机会,这时听到那个提着钢刀的人对同伴说:“你刚才还说公主矜持呢,看看她现在的样子,满脸的眼泪鼻涕,我就说的吧,所有女孩都一样。”他身后的人耸耸肩,“也许吧,但这公主长得是真的很美,再过个几年绝对是倾国倾城的人物,可惜啊!”说着他一把提起了叶如水,扔到一片空地上,对另一个人说:“好了,干活吧,看这女孩哭的这样肯定是放心不下弟弟吧,那咱们就先送她上路,看太子的样子也是动不了了,一会在结果他吧。”说着,他一把扯下了公主的鞋袜,就着皎洁的月光细细打量,只见叶如水一双莲足白净如玉,脚趾整齐,一双脚掌不肥不瘦,上有些许红色痕迹,想是逃跑之时磨破了皮,接着他俯下身去轻轻一嗅,这双小脚仅有一点点的汗味,而且带有微香,他大喜过望,对同伴说:“我说的果然没错,公主的脚真是香的”另一个人过来轻轻一闻,果然有隐隐的香气,虽然不愿意认输,无奈事实摆在眼前“好,算你说对了。”其实,虽然叶如水双脚不臭,但是奔跑多时也不会有香气,只不过是因为刚刚叶明归用自己的衣服包裹了她的双脚,而衣服上的熏香之气沾染到了她的脚上,而此时,这香气却成了二人意淫的对象,二人一边嗅着,一边夸赞公主双脚就是和寻常女子不同。叶如水知道她和弟弟已然无幸,也就镇静下来,不管那两人如何羞辱也毫不反抗。叶明归躺在树上动弹不得,只见两人把姐姐抬到一块大青石旁,将她双腿放在石上,双脚悬在边沿之外。他看见那两个人神情猥琐的摩挲着姐姐的小腿和玉足,一个人用丝带把姐姐的脚掌紧紧捆住,另一个人死死的把姐姐的小腿按在大青石上,一切就绪,那个提着钢刀的人把一个木匣放在姐姐双脚的正下方,叶明归知道,一会姐姐的双脚就会落进那个木匣从此变为别人的玩物,当他看向姐姐时,发现姐姐完全没有在意身边发生的一切只是焦急的看着自己,可是他真的没有力气逃跑,他只能躺在那里,等待姐姐被斩脚的时刻。姐姐终于闭上了眼睛,眼角含泪,这一刻,他愤怒,他悔恨,他绝望,他希望自己还能有站起来的力量,他想要冲上去保护姐姐,也许会死在刀下,那也好过眼睁睁的看着姐姐被斩断双脚,他的心突突的狂跳,好像冲出胸膛,血管好像流淌着炽热的岩浆。那两个人准备就绪,其中一个高高的举起了钢刀,淫笑着说:“公主别怕,我一刀就给你这双嫩脚砍下来,砍完了脚咱哥俩再让你好好快活快活。”叶如水银牙紧咬,双脚绷直,等待残酷的命运。滴答滴答,下雨了,叶如水听见耳畔呼的一声,钢刀伴着细雨落下...

冰封雪舞
初级会员 (威望:1300)
03-22-2019 02:04:09 AM 由 冰封雪舞 发表,共有4个章节

绝世舞姬 前传

第四章

  噗的一声,鲜血四溅,两只雪白的舞鞋掉在地上,这双鞋子里面的,曾经是这个国家最引以为傲的双脚,而如今,这双脚就这样随意的放在地上,鲜血从被砍断的脚踝冒出,很快染红了雪白的鞋袜。砰的一声,一个人影重重的摔在地上,雨下了起来,满地的泥水沾上了雪白的舞衣,可她并没有回头去看自己的双脚,而是用手撑地,艰难的爬向不远处躺着的那个人。叶成炽走到她的身后,拾起那双刚刚斩断的玉足,对着染血的足踝,咕嘟咕嘟的啜饮玉足中的鲜血,喝完哈哈大笑:“看你这下怎么给他跳舞,我让他听都听不见!”这一个变故来的太过突然,许多士兵刚刚回过神来,皇后的幻舞霓裳跳到高潮,腾空而起,叶成炽发现就算弟弟瞎了也能与妻子配合,也能感觉到妻子的舞步,于是怒火中烧,正看见皇后跳在空中,双足并拢,于是猛地一刀,砍去皇后的双足,双足斩断空中无法保持平衡,皇后也随之扑倒在地。皇后爬到他的身旁,坐在地上,把他的头搂在怀里,轻轻的说:“我回来啦。”“你跳完了么?”“当然啦,完美的舞蹈,完美的谢幕。”说着,皇后眼泪流了下来,一半是心中的疼痛,一半是身体的疼痛,利刃划过脚腕的时候她差点就哭出来,可是她不想让叶成炽开心,如今她回到丈夫的身边,终于可以哭出来了。他明白妻子的心思,对她笑着说道:“若说你没有跳完的话,你此刻就在这里抱着我;若说你真的表演完成,优雅谢幕的话,此刻滴在我脸上的是什么呢?”她噙住泪水,咬了咬嘴唇,笑着说道:“这是雨,温热的雨而已。”他把手伸向了妻子脚踝,可他摸到的只有两只光洁的小腿,被鲜血濡湿的裙摆已经说明了一切。虽然他早就猜到,可当他真正发现之时,还是心中剧痛,泪水和鲜血一起从眼眶涌出,“薇儿,对不起...”在他的记忆中,这是他唯一一次在外人面前称呼妻子的闺名,“不必对不起,这支舞因你而生,我们也因舞相爱,如今你去了,我也不会再舞,在你我共创之舞的高潮砍下双脚,这才是我作为一个舞姬最完美的谢幕。”他握住妻子的手,“能娶到这样一个绝世舞姬,此生无憾了。”“从前我是这个国家的绝世舞姬,可今后我只是你一个人的妻子,只是我没了双脚,不知你会不会嫌弃我呢?”“在我的心里,我的妻子永远都是我的绝世舞姬。”说罢仰天长笑。雨声渐急,笑声渐弱,这位沧溟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短的君王死在的妻子的怀里。皇后搂着他,没有回头,“兄长,小妹知道你一直觊觎我的双足,如今小妹双脚被你亲手砍落,想必你是得偿所愿,小妹在此先恭喜了,只是不知道这两只脚中的鲜血合不合兄长的口味,希望小妹这双断脚能让你百看不厌,天下女子可以不再遭受这断足之苦。”“别以为砍了你的双脚,我就会放过你,我要每天晚上奸污你,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地狱。”叶成炽怒发冲冠,走了过来揪住薇儿的头发,把她的脸扭向自己。可他看见薇儿嘴角溢出鲜血,胸前赫然插着一把匕首。薇儿微微睁开迷蒙的双眼,弥留之际,她仿佛又回到十年前的秋叶城皇宫,看见一个英俊潇洒的公子朝自己走来,说道:“姑娘不嫌弃,在下可否为你伴奏一曲。”她淡淡一笑,温柔缱绻,“这一次,幻舞霓裳永远不会落幕”,她轻声呢喃,而后闭上杏眼一缕芳魂随他而去。

  

  在后世的历史中,这场战争被称为“萧蔷之祸”,这场战争之后,沧溟国陷入了长达十年的血腥统治,作为这场战争的失败者,他的哥哥给他的谥号是“孝慈”,孝慈帝叶成煦,而她是沧溟国历史上唯一一个有姓名传世的皇后,孝慈皇后叶薇儿。后世的史学家大多认为叶成煦是一个平庸的君主,那只是因为他的光芒被他那伟大的父亲和他更伟大的儿子遮盖了。叶成煦一生没有对外发动战争,没有任何政绩传世,因此,“孝慈”二字也是叶成炽对他的讽刺,意思是叶成煦除了孝和慈之外,一无是处。可据皇宫内侍口耳相传,战争结束后的第二天,叶成炽清点国库之后,竟然在自己的宫殿中发呆了整整一天,没有这笔财产,叶成炽的穷兵黩武的统治根本持续不了十年。许多史书认为叶成煦这是间接的为虎作伥,可当时太史家族为孝慈帝修史的史官在他临死的时候说过这么一句话:“太史是什么啊?太史其实就是一个说书人,以岁月为醒木,以笔墨为喉舌,为后世人讲述他们无缘参与的故事,可是啊,多少人都忘记了自己手中的那块醒木呢?没有漫长岁月的沉淀,没人分得清到底哪些历史才是真正的金子啊。当年我以为武烈帝留下的那笔财产是祸国殃民,如今看来,若非那笔财产,沧溟国早就被人吞并,哪里会有皇上的中兴,又何来如今大陆的一统?”说着,他又想起了二十年前的那个早朝,那时,如今的皇帝叶明归刚刚登基,第一件事就是要修改父亲的谥号,满朝文武尽数反对,可叶明归以最强势的姿态力排众议,他现在还记得叶明归那铿锵有力的话语:“父亲是一个雄鹰一样的人,可是,他深爱着自己的子民,所以他收起略天之翼,忘记浩瀚长空,只为了守护自己的家园。”之后就是由自己提出的“武烈”这个谥号,当讨论到皇帝的母亲时,皇帝说:“母亲一生善良,母仪天下,尊敬师长,爱护晚辈,孝慈二字,实至名归。”从那天开始,沧溟国的史书中,出现了一对谥号不同的皇室夫妻,武烈帝叶成煦和孝慈皇后叶薇儿。

  

  叶如水银牙紧咬,双目微阖,一双赤裸的小脚在雨中颤栗,她在等待利刃斩断脚踝的疼痛感,她知道自己的两只小脚就要掉进那个漆黑的木匣,所以她竭尽全力把双脚摆出最完美的姿势,这是她作为舞者的骄傲,她要把这份骄傲保持到双脚被斩落的那一刻。可钢刀却迟迟没有落下,叶如水猜测可能是两个刽子手想戏弄自己,在自己放松的时候一刀砍下,好让自己亲眼看见双脚被剁掉的瞬间,然后欣赏自己崩溃的表情。叶如水很害怕,她害怕砍去双脚,也害怕自己会辱没了家族的荣誉,她害怕得有点想哭,可是她不想在两个刽子手面前流泪。她知道,一旦流泪,她失去的将不仅仅是双脚,而是整个皇室的荣誉。叶如水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不睁开眼睛直到双足落地的那一刻,这时,她反倒是希望对方赶快砍下自己的双脚。可她越是焦急,钢刀越是不落下,就在此时,她听到提着钢刀的刽子手惊慌失措的喊道:“你这小崽子还想要造反么?等我砍下这双脚我就要取了你的脑袋!”另外一个人说:“跟他费什么话,一刀杀了就得了,反正大王也是要提头去见。”“不...不是...我也想...可是...”。此时,叶如水终于忍耐不住睁开了眼睛,她万分惊讶,看那张脸分明是自己的弟弟,可那与身材不相称的肌肉和虬龙般的蓝色血管让她倍感陌生,而他,竟用右手托住了刽子手紧握钢刀的手臂。叶明归左手擎起一柄银质小匕首刺向刽子手的胸口,紧接着听见那刽子手一声惨叫,钢刀落地。通常这种小匕首都是王孙公子随身佩戴,用来拆信或装饰。而此刻,这柄小刀却成为了幼龙的爪牙,帮助幼龙撕碎他的敌人。叶明归一刀刺入刽子手的胸膛,力量之大让他的整只手都插了进去,收回之时,叶明归的手中攥着对方还在跳动的心脏。刽子手双目圆瞪,直到死前他也不愿意相信自己会输给一个十岁的孩子。另一个刽子手看到此景已经吓破了胆,慌忙掏出烟筒要给其他人发信号,可是大雨打湿了引信,难以点燃,正在他忙于点燃之际。叶明归形如鬼魅,提起钢刀欺近身来,卯足全力,旋身出斩。那刽子手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最后看到的是一个没有头的身体,和旁边那个浑身浴血的男孩。叶如水看见此情此景终于流下眼泪,自己真的得救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明白,她们姐弟二人还有希望。大雨哗哗,冲尽了男孩身上的鲜血,也带走了他身上如同地狱修罗一般的杀气。叶明归肌肉和血管恢复如初,他又变回了那个俊美得有点柔弱的男孩,他脸色苍白,淡淡的笑了笑,随即便倒在泥淖之中。叶如水赶忙解开捆在脚上的丝带顾不得穿上鞋袜便跑到弟弟身边,扶起弟弟的上身。叶明归渐渐清醒过来,伸手摸去姐姐脸上的泪痕,说道:“姐姐,你放心,只要我还活着,你就不会有事!”叶如水端详着那张满是泥水的脸,点点头“我相信你!”她像是在笑又像是哭了。在叶明归漫长的生命中,他曾经不止一次梦到过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和那张分不清是哭是笑的绝世容颜。每当他做到这个梦,第二天的早朝都会取消,大臣们都以为可能是皇帝身体偶尔不适,可只有亲信的几个内侍知道,其实皇帝去了秋叶山腰的林间小道,可是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会在此久久伫立,怅然说道:“我一生只给过你一个承诺,可我连这个最简单的承诺都没能兑现。”

  

  叶明归对姐姐说:“现在虽然敌人已死,但此地不能久留,两人不能归队,明天一早一定被发现,到时候再逃就难了。”叶如水点点头,将叶明归搀扶而起,自己则穿好了鞋袜。叶明归说:“姐姐,把那个木匣带上,也许会有用处。”叶如水笑了笑:“弟弟,难不成你要砍下姐姐的双脚去请功?”叶明归也笑了:“我要是真的提着姐姐的双脚前去求饶,恐怕一炷香的功夫,我的人头也要装在那个匣子里面了,不过听那两个家伙说姐姐的脚是香的,这我还能放心一点。”此时,姐弟二人死里逃生心情也是大好,互相打趣起来。叶明归脱下了刽子手的衣服裹在自己身上,又撕下了衣摆将木匣裹好背上,两人整理停当,一路东行,朝沈地而去。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