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绝世舞姬 前传 》

冰封雪舞
初级会员 (威望:1300)
03-22-2019 02:04:09 AM 由 冰封雪舞 发表,共有4个章节

绝世舞姬 前传

第四章

  噗的一声,鲜血四溅,两只雪白的舞鞋掉在地上,这双鞋子里面的,曾经是这个国家最引以为傲的双脚,而如今,这双脚就这样随意的放在地上,鲜血从被砍断的脚踝冒出,很快染红了雪白的鞋袜。砰的一声,一个人影重重的摔在地上,雨下了起来,满地的泥水沾上了雪白的舞衣,可她并没有回头去看自己的双脚,而是用手撑地,艰难的爬向不远处躺着的那个人。叶成炽走到她的身后,拾起那双刚刚斩断的玉足,对着染血的足踝,咕嘟咕嘟的啜饮玉足中的鲜血,喝完哈哈大笑:“看你这下怎么给他跳舞,我让他听都听不见!”这一个变故来的太过突然,许多士兵刚刚回过神来,皇后的幻舞霓裳跳到高潮,腾空而起,叶成炽发现就算弟弟瞎了也能与妻子配合,也能感觉到妻子的舞步,于是怒火中烧,正看见皇后跳在空中,双足并拢,于是猛地一刀,砍去皇后的双足,双足斩断空中无法保持平衡,皇后也随之扑倒在地。皇后爬到他的身旁,坐在地上,把他的头搂在怀里,轻轻的说:“我回来啦。”“你跳完了么?”“当然啦,完美的舞蹈,完美的谢幕。”说着,皇后眼泪流了下来,一半是心中的疼痛,一半是身体的疼痛,利刃划过脚腕的时候她差点就哭出来,可是她不想让叶成炽开心,如今她回到丈夫的身边,终于可以哭出来了。他明白妻子的心思,对她笑着说道:“若说你没有跳完的话,你此刻就在这里抱着我;若说你真的表演完成,优雅谢幕的话,此刻滴在我脸上的是什么呢?”她噙住泪水,咬了咬嘴唇,笑着说道:“这是雨,温热的雨而已。”他把手伸向了妻子脚踝,可他摸到的只有两只光洁的小腿,被鲜血濡湿的裙摆已经说明了一切。虽然他早就猜到,可当他真正发现之时,还是心中剧痛,泪水和鲜血一起从眼眶涌出,“薇儿,对不起...”在他的记忆中,这是他唯一一次在外人面前称呼妻子的闺名,“不必对不起,这支舞因你而生,我们也因舞相爱,如今你去了,我也不会再舞,在你我共创之舞的高潮砍下双脚,这才是我作为一个舞姬最完美的谢幕。”他握住妻子的手,“能娶到这样一个绝世舞姬,此生无憾了。”“从前我是这个国家的绝世舞姬,可今后我只是你一个人的妻子,只是我没了双脚,不知你会不会嫌弃我呢?”“在我的心里,我的妻子永远都是我的绝世舞姬。”说罢仰天长笑。雨声渐急,笑声渐弱,这位沧溟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短的君王死在的妻子的怀里。皇后搂着他,没有回头,“兄长,小妹知道你一直觊觎我的双足,如今小妹双脚被你亲手砍落,想必你是得偿所愿,小妹在此先恭喜了,只是不知道这两只脚中的鲜血合不合兄长的口味,希望小妹这双断脚能让你百看不厌,天下女子可以不再遭受这断足之苦。”“别以为砍了你的双脚,我就会放过你,我要每天晚上奸污你,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地狱。”叶成炽怒发冲冠,走了过来揪住薇儿的头发,把她的脸扭向自己。可他看见薇儿嘴角溢出鲜血,胸前赫然插着一把匕首。薇儿微微睁开迷蒙的双眼,弥留之际,她仿佛又回到十年前的秋叶城皇宫,看见一个英俊潇洒的公子朝自己走来,说道:“姑娘不嫌弃,在下可否为你伴奏一曲。”她淡淡一笑,温柔缱绻,“这一次,幻舞霓裳永远不会落幕”,她轻声呢喃,而后闭上杏眼一缕芳魂随他而去。

  

  在后世的历史中,这场战争被称为“萧蔷之祸”,这场战争之后,沧溟国陷入了长达十年的血腥统治,作为这场战争的失败者,他的哥哥给他的谥号是“孝慈”,孝慈帝叶成煦,而她是沧溟国历史上唯一一个有姓名传世的皇后,孝慈皇后叶薇儿。后世的史学家大多认为叶成煦是一个平庸的君主,那只是因为他的光芒被他那伟大的父亲和他更伟大的儿子遮盖了。叶成煦一生没有对外发动战争,没有任何政绩传世,因此,“孝慈”二字也是叶成炽对他的讽刺,意思是叶成煦除了孝和慈之外,一无是处。可据皇宫内侍口耳相传,战争结束后的第二天,叶成炽清点国库之后,竟然在自己的宫殿中发呆了整整一天,没有这笔财产,叶成炽的穷兵黩武的统治根本持续不了十年。许多史书认为叶成煦这是间接的为虎作伥,可当时太史家族为孝慈帝修史的史官在他临死的时候说过这么一句话:“太史是什么啊?太史其实就是一个说书人,以岁月为醒木,以笔墨为喉舌,为后世人讲述他们无缘参与的故事,可是啊,多少人都忘记了自己手中的那块醒木呢?没有漫长岁月的沉淀,没人分得清到底哪些历史才是真正的金子啊。当年我以为武烈帝留下的那笔财产是祸国殃民,如今看来,若非那笔财产,沧溟国早就被人吞并,哪里会有皇上的中兴,又何来如今大陆的一统?”说着,他又想起了二十年前的那个早朝,那时,如今的皇帝叶明归刚刚登基,第一件事就是要修改父亲的谥号,满朝文武尽数反对,可叶明归以最强势的姿态力排众议,他现在还记得叶明归那铿锵有力的话语:“父亲是一个雄鹰一样的人,可是,他深爱着自己的子民,所以他收起略天之翼,忘记浩瀚长空,只为了守护自己的家园。”之后就是由自己提出的“武烈”这个谥号,当讨论到皇帝的母亲时,皇帝说:“母亲一生善良,母仪天下,尊敬师长,爱护晚辈,孝慈二字,实至名归。”从那天开始,沧溟国的史书中,出现了一对谥号不同的皇室夫妻,武烈帝叶成煦和孝慈皇后叶薇儿。

  

  叶如水银牙紧咬,双目微阖,一双赤裸的小脚在雨中颤栗,她在等待利刃斩断脚踝的疼痛感,她知道自己的两只小脚就要掉进那个漆黑的木匣,所以她竭尽全力把双脚摆出最完美的姿势,这是她作为舞者的骄傲,她要把这份骄傲保持到双脚被斩落的那一刻。可钢刀却迟迟没有落下,叶如水猜测可能是两个刽子手想戏弄自己,在自己放松的时候一刀砍下,好让自己亲眼看见双脚被剁掉的瞬间,然后欣赏自己崩溃的表情。叶如水很害怕,她害怕砍去双脚,也害怕自己会辱没了家族的荣誉,她害怕得有点想哭,可是她不想在两个刽子手面前流泪。她知道,一旦流泪,她失去的将不仅仅是双脚,而是整个皇室的荣誉。叶如水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不睁开眼睛直到双足落地的那一刻,这时,她反倒是希望对方赶快砍下自己的双脚。可她越是焦急,钢刀越是不落下,就在此时,她听到提着钢刀的刽子手惊慌失措的喊道:“你这小崽子还想要造反么?等我砍下这双脚我就要取了你的脑袋!”另外一个人说:“跟他费什么话,一刀杀了就得了,反正大王也是要提头去见。”“不...不是...我也想...可是...”。此时,叶如水终于忍耐不住睁开了眼睛,她万分惊讶,看那张脸分明是自己的弟弟,可那与身材不相称的肌肉和虬龙般的蓝色血管让她倍感陌生,而他,竟用右手托住了刽子手紧握钢刀的手臂。叶明归左手擎起一柄银质小匕首刺向刽子手的胸口,紧接着听见那刽子手一声惨叫,钢刀落地。通常这种小匕首都是王孙公子随身佩戴,用来拆信或装饰。而此刻,这柄小刀却成为了幼龙的爪牙,帮助幼龙撕碎他的敌人。叶明归一刀刺入刽子手的胸膛,力量之大让他的整只手都插了进去,收回之时,叶明归的手中攥着对方还在跳动的心脏。刽子手双目圆瞪,直到死前他也不愿意相信自己会输给一个十岁的孩子。另一个刽子手看到此景已经吓破了胆,慌忙掏出烟筒要给其他人发信号,可是大雨打湿了引信,难以点燃,正在他忙于点燃之际。叶明归形如鬼魅,提起钢刀欺近身来,卯足全力,旋身出斩。那刽子手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最后看到的是一个没有头的身体,和旁边那个浑身浴血的男孩。叶如水看见此情此景终于流下眼泪,自己真的得救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明白,她们姐弟二人还有希望。大雨哗哗,冲尽了男孩身上的鲜血,也带走了他身上如同地狱修罗一般的杀气。叶明归肌肉和血管恢复如初,他又变回了那个俊美得有点柔弱的男孩,他脸色苍白,淡淡的笑了笑,随即便倒在泥淖之中。叶如水赶忙解开捆在脚上的丝带顾不得穿上鞋袜便跑到弟弟身边,扶起弟弟的上身。叶明归渐渐清醒过来,伸手摸去姐姐脸上的泪痕,说道:“姐姐,你放心,只要我还活着,你就不会有事!”叶如水端详着那张满是泥水的脸,点点头“我相信你!”她像是在笑又像是哭了。在叶明归漫长的生命中,他曾经不止一次梦到过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和那张分不清是哭是笑的绝世容颜。每当他做到这个梦,第二天的早朝都会取消,大臣们都以为可能是皇帝身体偶尔不适,可只有亲信的几个内侍知道,其实皇帝去了秋叶山腰的林间小道,可是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会在此久久伫立,怅然说道:“我一生只给过你一个承诺,可我连这个最简单的承诺都没能兑现。”

  

  叶明归对姐姐说:“现在虽然敌人已死,但此地不能久留,两人不能归队,明天一早一定被发现,到时候再逃就难了。”叶如水点点头,将叶明归搀扶而起,自己则穿好了鞋袜。叶明归说:“姐姐,把那个木匣带上,也许会有用处。”叶如水笑了笑:“弟弟,难不成你要砍下姐姐的双脚去请功?”叶明归也笑了:“我要是真的提着姐姐的双脚前去求饶,恐怕一炷香的功夫,我的人头也要装在那个匣子里面了,不过听那两个家伙说姐姐的脚是香的,这我还能放心一点。”此时,姐弟二人死里逃生心情也是大好,互相打趣起来。叶明归脱下了刽子手的衣服裹在自己身上,又撕下了衣摆将木匣裹好背上,两人整理停当,一路东行,朝沈地而去。

猜您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