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绝世舞姬 前传 》

冰封雪舞
初级会员 (威望:1300)
03-22-2019 02:04:09 AM 由 冰封雪舞 发表,共有4个章节

绝世舞姬 前传

第一章

  雷声隆隆,黑云滚滚,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感充斥着皇城内每一个人的心。这座皇城被称为秋叶城,每年夏秋之际,枫叶漫山遍野,犹如一城花火,经久不退。而如今,这个风雨飘摇的国家,一如风中盘旋的秋叶,只待风消雨散,散作遍地的红泥。

  

  他是秋叶城的主人,至少现在还是,在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刻,他坐在一个总角少年的对面静若沉渊,侃侃而谈,只有眉间的些许疲惫诉说着他多日来的操劳。“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这是《诫子书》中的一句话,你记住了么?”“孩儿记住了,孩儿将来一定要成为父皇一样的人。”他淡淡的笑了笑,英俊而刚毅的脸上透出一丝少见的温情。此时,一个身穿铁甲的士兵冲进殿内,“陛下,大事不好,秋叶城守将张将军战死,外城被破,内城恐怕守不了多久,定边王...”他剑眉一立,喝到:“他不是朕的哥哥,他不过是个贼子,定边王这个称号,他不配!”士兵猛地低头“是,是...但还请陛下以社稷为重,撤离秋叶城!”他侧脸如刀削一般刚毅:“朕十八岁为太子,二十二岁继任皇位,八年来兢兢业业,自认为无法比拟先皇的开国大业,却也能做个守成之君,让人民修养生息,却不料引来萧墙之祸,如今秋叶城百姓遭难我怎能独自逃生,让他来,我会让他看看什么是君王的威严。”“陛下万万不可,那定边...那贼子可是继承了先皇的靛青之血,有万夫不当之勇。”他轻蔑的笑了“难道我沧溟国没有靛青之血就不能立国了么?”说完,他又把目光转回到那个总角少年的脸上,少年朗眉星目,英俊一如父亲,只是线条不如父亲那般刚毅,俊美的有点像个女孩,他曾经一直以此为憾,认为孩子没有君临天下的气势,而如今他却很庆幸这孩子长得不像自己这般锋芒毕露,因为孩子可能会作为百姓甚至逃犯过完自己的一生。“父亲本来想把这个国家变得富强之后交给你,以你的天资,也许真的能终结这个乱世,可惜,恐怕没有机会让你大展宏图了,现在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过完一生。”说完,他就快步离开了,只留下宣纸上的一片湿润。

  

  此时,秋叶城的外城已经完全沦为一片人间地狱,定边王叶成炽为了鼓舞士气对士兵许下诺言,城破之时,允许士兵任意劫掠三日,百姓任意屠杀。叶若炽这个决定还有很多深层次的考虑,屠城不仅可以鼓励士兵奋不顾身,还可以清除城中的异己,同时,还可以借此立威。而定边王还有一个很特殊的爱好,那就是喜欢少女的双足,尤其是被砍下来的玉足。当年帮助父皇攻城略地的时候,每攻下一座城池,叶成炽都要搜寻城中美貌少女,抓到营中恣意淫辱,随后将那些少女的双足亲手砍下,喝干断足中的鲜血,并将断足食用或是收藏,而那些被砍去双足的少女则都被活埋在营后。每个夜晚,巡营的士兵都会隔着帐篷内的烛光看见闪烁的刀影,染红的帐帷,滚落在地的玉足和啜饮断足鲜血的身影。秋叶城背山面海,气候湿润,城中年轻少女大多出落的娇美可人,叶成炽站在外墙城头,俯瞰城中避难的少女少妇在破败的街道上东躲西藏,虽然狼狈却也另有一番韵味,攻入城中的士兵多在忙着抢劫金银细软,遇到抵抗才进行屠杀,少女无力反抗,大多免于劫难。

  

  此时听见城上叶成炽大喊:“众将士听着,现在本王颁发悬赏令,悬赏之物就是城中少女的玉足,凡砍下一双少女玉足献给本王者,赏白银二十两”。此令一出,全城沉默,没有喊杀声,没有哭闹声。短暂的沉默之后,所有士兵都爆发出了野兽般的欢呼声,一个个扑向呆若木鸡的少女,这些少女生在太平年代,完全没想到逃跑,银光闪过,鲜血濡湿了美丽的裙摆。疯狂的士兵用匕首刺穿那些断足的脚踝,用腰带把一双双断脚穿起来围在腰间,再扑向下一个猎物,一时间断足飞舞,哀嚎遍地。一些机灵的少女知道城中已经绝无幸存的可能,便想逃到城外,秋叶城外全是荒山,逃去山里或许还能活命,可是她们逃到城门口却发现叶成炽正守在那里,叶成炽身高膀阔,右手一柄锯齿金刀隐约闪着赤金色的光,两个站在前面的少女向他的左右两边同时跑去,她们相信至少能有一个人逃出生天,可叶成炽仅仅旋身一刀,便将两个少女腰斩,好像划过空气一般毫不费力,两个少女没有立刻断气,满眼泪水的艰难爬行,内脏在地上拖出了长长的血迹。叶成炽笑道:“还有哪个想试试么?不想逃跑的话,就都在地上坐好,脱下鞋袜,本王要甄选几位妃子陪本王共度秋叶城的第一个夜晚。当然,没有被选上的也不必惋惜,本王会亲手取下你们的一双尤物,它们会成为本王进驻秋叶城的第一批收藏品。”少女们知道在劫难逃,有的楞在原地不知所措,有的已经脱下了鞋袜露出白嫩的玉足等待残酷的命运...

  

  内城告破之时,外城的屠杀已经接近了尾声。满地都是染血的鞋袜和失去双脚的少女,士兵腰间已经挂不下这么多的玉足,索性都脱下了盔甲下的布衫,把这些“战利品”裹成一个大包背在背上。那边叶成炽的甄选也已经完成了,四个最为美貌的少女赤着脚被捆在马车上。

  

  其余的女孩被捆在一辆马车上,旁边放着一个赤红色的布袋,里面装的全都是刚刚砍下来的嫩足,一双双玉足齐踝而断,断口还在滴着鲜血,叶成炽恋足成性,所以也有一批专门负责处理断脚的士兵,他们把一双双断足用麻绳捆好,一双双摆齐,等待下一步的处理。叶成炽说话算数,斩脚之后,并未屠杀这些少女,虽然保住一命,可她们即将迎来的是被士兵们轮奸的命运。内城被破,大臣们深知已经无力回天,于是纷纷效忠新主,内城多为朝中大臣和皇室宗亲,叶成炽纵然嗜杀成性却也是粗中有细,深知治理天下还需这帮臣子辅佐,进城一路也是秋毫无犯,并颁下军令,但凡效忠本王者,一概既往不咎,若有追随旧主者,一律满门抄斩。此令一出,满朝文武无不俯首,纵有几个忠勇之士,想要追随旧主,无奈家眷的轮番恳求,只能慨叹生不逢时。

  

  内城西门告破之时,他带着妻子和一双儿女在禁卫军的保护下且战且退,出了东门。可追兵如海浪一般涌来,三千禁卫军纵然英勇却也是独木难支,眼见大势已去,禁卫军首领跪地说道:“陛下,还请换身衣服,属下以姓名保您冲杀出去,等来日东山再起!”他笑了,昔日冷峻的脸上流露出一丝难得的温情:“我知道,也许我们能冲的出去,进了秋叶山,也许能够苟活一命,可是他们呢?”他的目光扫过还在奋战的勇士,最后停留在皇后和两个孩子的脸上,“他们恐怕没法活着离开这里了吧?我现在也许已经不是皇帝,但至少还是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一个活着的人。我如果活着,我的弟弟不会善罢甘休,我没有东山再起,只剩下一生的躲躲藏藏,戴上了王冠的头颅只有被砍下的那一天才能将其摘下,我在即位的那一天已经早有觉悟,只不过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你们都是有妻儿老小的人,回去吧,做一个田间的农夫也好,没必要在这里为我而死。因为你们都有未来,而我...没有。”“不,陛下,小人愿与您同生共死!”他摇摇头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虎目含泪:“如水,明归,父亲其实有很多东西想要教给你们,可是来不及了,不必想着复仇,忘了自己是公主和太子也好,天大地大,你们姐弟二人去哪里都好,活下去就好。”说完,他昂首而立,声若龙吟:“叶成炽,你出来吧,我虽然不知道你在哪,但是我知道你一定还在看着这场厮杀,不亲眼看见我死,你是不会甘心的!”“哈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弟弟,果然料事如神啊,怪不得当年先皇总是夸奖你是治国之才。”只见远处一道烟尘,面前停着一匹赤碳火龙驹,马上坐着的正是叶成炽,叶成炽皮里秋阳的说道:“众将士退后,陛下呼唤臣子有何吩咐?”所有士兵退后二十步,将叶成炽和他围在中心。他说道:“我现在让我的属下放下兵器,你能饶他们一命么?”“当然了,这些都是忠勇之士,我还要好好的重用他们呢”“那好,希望你说话算数。”“君无戏言!”“我还没死就自称君王了?”叶成炽没有说话,但从他的眼神里面已经看得出他的决心。“有没有胆量下马与我决一胜负?”“哦?弟弟,你好像还没有弄明白自己的处境吧?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我没有跟你谈条件,这只是我的请求,希望能像小时候一样和你再决一次胜负,因为这将是我人生的最后一战!”说着他从腰间抽出了先皇传下来的宝剑--夜空,这是沧溟国的传国宝物,也是皇帝的证明,这把剑由一块罕见的玄铁打造,通体漆黑,当年为了打造这把剑,铸剑者连续锻打十天十夜,剑成之日,铸剑者也吐血而死,几滴鲜血溅到剑上,竟然在黑剑上染上了几滴银色,犹如夜间的星斗,因此命名为夜空。叶成炽久久不言,往事如水流过,他想起了年少之时与弟弟一起学艺,自己身强体壮喜欢习武,弟弟天生聪慧喜欢兵书,二人学习之余便经常切磋武艺,他天生神力自然经常获胜,而弟弟纵然力量不及却有时能够突发奇想,用招数致胜。那一年叶成炽十九岁,弟弟十八岁,叶成炽与先皇被毗邻的雪国围困秋叶山,危在旦夕,弟弟年仅十八岁便屡出奇策,佯攻沈国国都,同时从雪国的世仇唐国搬来救兵,而在危急关头,叶成炽的靛青之血终于觉醒,里应外合,一举歼灭雪国主力,奠定了沧溟国的根基。本来满心欢喜的叶成炽想要与弟弟痛饮几天,结果却得到父皇改立弟弟为太子的消息,从此便怀恨在心,终于有了这场篡位之战。

猜您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