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绝世舞姬 前传 》

冰封雪舞
初级会员 (威望:1048)
03-22-2019 02:04:09 AM 由 冰封雪舞 发表,共有4个章节

绝世舞姬 前传

第一章 2019-03-22 02:04:09
第二章 2019-03-22 02:04:09
第三章 2019-03-22 02:04:09
第四章 2019-03-22 02:04:09
冰封雪舞
初级会员 (威望:1048)
03-22-2019 02:04:09 AM 由 冰封雪舞 发表,共有4个章节

绝世舞姬 前传

第一章

  雷声隆隆,黑云滚滚,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感充斥着皇城内每一个人的心。这座皇城被称为秋叶城,每年夏秋之际,枫叶漫山遍野,犹如一城花火,经久不退。而如今,这个风雨飘摇的国家,一如风中盘旋的秋叶,只待风消雨散,散作遍地的红泥。

  

  他是秋叶城的主人,至少现在还是,在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刻,他坐在一个总角少年的对面静若沉渊,侃侃而谈,只有眉间的些许疲惫诉说着他多日来的操劳。“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这是《诫子书》中的一句话,你记住了么?”“孩儿记住了,孩儿将来一定要成为父皇一样的人。”他淡淡的笑了笑,英俊而刚毅的脸上透出一丝少见的温情。此时,一个身穿铁甲的士兵冲进殿内,“陛下,大事不好,秋叶城守将张将军战死,外城被破,内城恐怕守不了多久,定边王...”他剑眉一立,喝到:“他不是朕的哥哥,他不过是个贼子,定边王这个称号,他不配!”士兵猛地低头“是,是...但还请陛下以社稷为重,撤离秋叶城!”他侧脸如刀削一般刚毅:“朕十八岁为太子,二十二岁继任皇位,八年来兢兢业业,自认为无法比拟先皇的开国大业,却也能做个守成之君,让人民修养生息,却不料引来萧墙之祸,如今秋叶城百姓遭难我怎能独自逃生,让他来,我会让他看看什么是君王的威严。”“陛下万万不可,那定边...那贼子可是继承了先皇的靛青之血,有万夫不当之勇。”他轻蔑的笑了“难道我沧溟国没有靛青之血就不能立国了么?”说完,他又把目光转回到那个总角少年的脸上,少年朗眉星目,英俊一如父亲,只是线条不如父亲那般刚毅,俊美的有点像个女孩,他曾经一直以此为憾,认为孩子没有君临天下的气势,而如今他却很庆幸这孩子长得不像自己这般锋芒毕露,因为孩子可能会作为百姓甚至逃犯过完自己的一生。“父亲本来想把这个国家变得富强之后交给你,以你的天资,也许真的能终结这个乱世,可惜,恐怕没有机会让你大展宏图了,现在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过完一生。”说完,他就快步离开了,只留下宣纸上的一片湿润。

  

  此时,秋叶城的外城已经完全沦为一片人间地狱,定边王叶成炽为了鼓舞士气对士兵许下诺言,城破之时,允许士兵任意劫掠三日,百姓任意屠杀。叶若炽这个决定还有很多深层次的考虑,屠城不仅可以鼓励士兵奋不顾身,还可以清除城中的异己,同时,还可以借此立威。而定边王还有一个很特殊的爱好,那就是喜欢少女的双足,尤其是被砍下来的玉足。当年帮助父皇攻城略地的时候,每攻下一座城池,叶成炽都要搜寻城中美貌少女,抓到营中恣意淫辱,随后将那些少女的双足亲手砍下,喝干断足中的鲜血,并将断足食用或是收藏,而那些被砍去双足的少女则都被活埋在营后。每个夜晚,巡营的士兵都会隔着帐篷内的烛光看见闪烁的刀影,染红的帐帷,滚落在地的玉足和啜饮断足鲜血的身影。秋叶城背山面海,气候湿润,城中年轻少女大多出落的娇美可人,叶成炽站在外墙城头,俯瞰城中避难的少女少妇在破败的街道上东躲西藏,虽然狼狈却也另有一番韵味,攻入城中的士兵多在忙着抢劫金银细软,遇到抵抗才进行屠杀,少女无力反抗,大多免于劫难。

  

  此时听见城上叶成炽大喊:“众将士听着,现在本王颁发悬赏令,悬赏之物就是城中少女的玉足,凡砍下一双少女玉足献给本王者,赏白银二十两”。此令一出,全城沉默,没有喊杀声,没有哭闹声。短暂的沉默之后,所有士兵都爆发出了野兽般的欢呼声,一个个扑向呆若木鸡的少女,这些少女生在太平年代,完全没想到逃跑,银光闪过,鲜血濡湿了美丽的裙摆。疯狂的士兵用匕首刺穿那些断足的脚踝,用腰带把一双双断脚穿起来围在腰间,再扑向下一个猎物,一时间断足飞舞,哀嚎遍地。一些机灵的少女知道城中已经绝无幸存的可能,便想逃到城外,秋叶城外全是荒山,逃去山里或许还能活命,可是她们逃到城门口却发现叶成炽正守在那里,叶成炽身高膀阔,右手一柄锯齿金刀隐约闪着赤金色的光,两个站在前面的少女向他的左右两边同时跑去,她们相信至少能有一个人逃出生天,可叶成炽仅仅旋身一刀,便将两个少女腰斩,好像划过空气一般毫不费力,两个少女没有立刻断气,满眼泪水的艰难爬行,内脏在地上拖出了长长的血迹。叶成炽笑道:“还有哪个想试试么?不想逃跑的话,就都在地上坐好,脱下鞋袜,本王要甄选几位妃子陪本王共度秋叶城的第一个夜晚。当然,没有被选上的也不必惋惜,本王会亲手取下你们的一双尤物,它们会成为本王进驻秋叶城的第一批收藏品。”少女们知道在劫难逃,有的楞在原地不知所措,有的已经脱下了鞋袜露出白嫩的玉足等待残酷的命运...

  

  内城告破之时,外城的屠杀已经接近了尾声。满地都是染血的鞋袜和失去双脚的少女,士兵腰间已经挂不下这么多的玉足,索性都脱下了盔甲下的布衫,把这些“战利品”裹成一个大包背在背上。那边叶成炽的甄选也已经完成了,四个最为美貌的少女赤着脚被捆在马车上。

  

  其余的女孩被捆在一辆马车上,旁边放着一个赤红色的布袋,里面装的全都是刚刚砍下来的嫩足,一双双玉足齐踝而断,断口还在滴着鲜血,叶成炽恋足成性,所以也有一批专门负责处理断脚的士兵,他们把一双双断足用麻绳捆好,一双双摆齐,等待下一步的处理。叶成炽说话算数,斩脚之后,并未屠杀这些少女,虽然保住一命,可她们即将迎来的是被士兵们轮奸的命运。内城被破,大臣们深知已经无力回天,于是纷纷效忠新主,内城多为朝中大臣和皇室宗亲,叶成炽纵然嗜杀成性却也是粗中有细,深知治理天下还需这帮臣子辅佐,进城一路也是秋毫无犯,并颁下军令,但凡效忠本王者,一概既往不咎,若有追随旧主者,一律满门抄斩。此令一出,满朝文武无不俯首,纵有几个忠勇之士,想要追随旧主,无奈家眷的轮番恳求,只能慨叹生不逢时。

  

  内城西门告破之时,他带着妻子和一双儿女在禁卫军的保护下且战且退,出了东门。可追兵如海浪一般涌来,三千禁卫军纵然英勇却也是独木难支,眼见大势已去,禁卫军首领跪地说道:“陛下,还请换身衣服,属下以姓名保您冲杀出去,等来日东山再起!”他笑了,昔日冷峻的脸上流露出一丝难得的温情:“我知道,也许我们能冲的出去,进了秋叶山,也许能够苟活一命,可是他们呢?”他的目光扫过还在奋战的勇士,最后停留在皇后和两个孩子的脸上,“他们恐怕没法活着离开这里了吧?我现在也许已经不是皇帝,但至少还是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一个活着的人。我如果活着,我的弟弟不会善罢甘休,我没有东山再起,只剩下一生的躲躲藏藏,戴上了王冠的头颅只有被砍下的那一天才能将其摘下,我在即位的那一天已经早有觉悟,只不过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你们都是有妻儿老小的人,回去吧,做一个田间的农夫也好,没必要在这里为我而死。因为你们都有未来,而我...没有。”“不,陛下,小人愿与您同生共死!”他摇摇头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虎目含泪:“如水,明归,父亲其实有很多东西想要教给你们,可是来不及了,不必想着复仇,忘了自己是公主和太子也好,天大地大,你们姐弟二人去哪里都好,活下去就好。”说完,他昂首而立,声若龙吟:“叶成炽,你出来吧,我虽然不知道你在哪,但是我知道你一定还在看着这场厮杀,不亲眼看见我死,你是不会甘心的!”“哈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弟弟,果然料事如神啊,怪不得当年先皇总是夸奖你是治国之才。”只见远处一道烟尘,面前停着一匹赤碳火龙驹,马上坐着的正是叶成炽,叶成炽皮里秋阳的说道:“众将士退后,陛下呼唤臣子有何吩咐?”所有士兵退后二十步,将叶成炽和他围在中心。他说道:“我现在让我的属下放下兵器,你能饶他们一命么?”“当然了,这些都是忠勇之士,我还要好好的重用他们呢”“那好,希望你说话算数。”“君无戏言!”“我还没死就自称君王了?”叶成炽没有说话,但从他的眼神里面已经看得出他的决心。“有没有胆量下马与我决一胜负?”“哦?弟弟,你好像还没有弄明白自己的处境吧?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我没有跟你谈条件,这只是我的请求,希望能像小时候一样和你再决一次胜负,因为这将是我人生的最后一战!”说着他从腰间抽出了先皇传下来的宝剑--夜空,这是沧溟国的传国宝物,也是皇帝的证明,这把剑由一块罕见的玄铁打造,通体漆黑,当年为了打造这把剑,铸剑者连续锻打十天十夜,剑成之日,铸剑者也吐血而死,几滴鲜血溅到剑上,竟然在黑剑上染上了几滴银色,犹如夜间的星斗,因此命名为夜空。叶成炽久久不言,往事如水流过,他想起了年少之时与弟弟一起学艺,自己身强体壮喜欢习武,弟弟天生聪慧喜欢兵书,二人学习之余便经常切磋武艺,他天生神力自然经常获胜,而弟弟纵然力量不及却有时能够突发奇想,用招数致胜。那一年叶成炽十九岁,弟弟十八岁,叶成炽与先皇被毗邻的雪国围困秋叶山,危在旦夕,弟弟年仅十八岁便屡出奇策,佯攻沈国国都,同时从雪国的世仇唐国搬来救兵,而在危急关头,叶成炽的靛青之血终于觉醒,里应外合,一举歼灭雪国主力,奠定了沧溟国的根基。本来满心欢喜的叶成炽想要与弟弟痛饮几天,结果却得到父皇改立弟弟为太子的消息,从此便怀恨在心,终于有了这场篡位之战。

冰封雪舞
初级会员 (威望:1048)
03-22-2019 02:04:09 AM 由 冰封雪舞 发表,共有4个章节

绝世舞姬 前传

第二章

  叶成炽定了定神,眼角竟然有点湿润了,但他素来薄情,一瞬间便回到了往日神情。说道:“好,看在兄弟多年的份上,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不过话说在前面,我不会因为这些年的感情手下留情,虽然你有利剑夜空,但是你却绝不是拥有靛青之血的我的对手。如果你输了,你和你的儿子今天都得死,而你的皇后今天就会住在我皇宫中,她是当年名震天下的舞姬,当年一曲幻舞霓裳不知让多少秋叶城的王孙公子拜倒。我会与她共度良宵,并让她再跳那只幻舞霓裳来庆祝我的登基,在舞蹈的尾声砍下她那双曼舞的玉足,那将是我最完美的收藏。而你那个倾国倾城的如水公主,会在你十年后的忌日与你重逢,当然,是在我取下她的双脚之后,希望她能有母亲一样舞姿和嫩足,成为和她母亲一样完美的收藏品。”说着,叶成炽抬头去看叶如水,结果却发现躲在皇后身后的两个孩子已经不见了,同时不见的还有禁卫军的首领。叶成炽并非莽夫,他虽不如弟弟那般博学聪敏,却也有一番阴险狠毒,他说了这番话也是为了动摇弟弟的战意。但是当他看见弟弟嘴角的笑容时,他明白了,自己还是输了,自以为动摇了弟弟的心。没想到弟弟与他决斗完全就是为了给两个孩子争取一线生机。直到很多年后,叶明归都会在夜里梦到父亲那铿将有力的话语,母亲那温柔的眼波,以及在黑暗中抱起他和姐姐的那对强健的臂膀,而这些都是他永远逝去的东西,但是他会用回忆,来见证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天已经黑了,这个由火把围成小小的决斗场中将会走出沧溟国未来的君王,叶成炽使了一个眼色,一个二百人的精锐小队出发了,他们被称为猎狗小队,专门用来追踪,他们的任务是抓住叶明归和叶如水。禁卫军也想行动却被他叫住了,“你们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两个孩子的命我交给天意来决定,你们不要白白浪费了我为你们争取到的生机,你们一动便是反贼了。”听到这里,禁卫军们潸然泪下,跪倒在地,见证这位君王最后的战斗。叶成炽看到这里,冲着进山的小队说道:“猎狗小队且慢,发现两个孩子杀无赦,记得在杀公主之前一定要先砍下她的双脚,我要把她的双脚收藏起来了。”接着叶成炽对着皇后说:“我会把你和你女儿的嫩脚收藏在一起,不知道你们谁的脚会更漂亮一些呢?只可惜幻舞霓裳就此失传了啊。”叶成炽时刻想着对弟弟进行讥讽。此时皇后轻启朱唇,声如莺歌燕舞:“兄长没听说过青出于蓝么?我的女儿舞姿玉足自是要胜于我,只不过你恐怕无缘得见。”“你这么说我还真要看看了,舞姿可能见不到,但我今天一定会让她的双脚和你作伴。”皇后笑道:“我的双脚今天一定是你的囊中之物,若你想要随时都可以来取,如何砍下也是随你心意,可我的女儿我相信自有天相,一定能够逃出沧溟国。”叶成炽还要反唇相讥,这时他身边的军师谢空山对他耳语几句,他蓦然醒悟,原来皇后也是在拖延时间,叶成炽怒火中烧,对停下来的小队吼道:“快快进山,执行任务!”对于这伙人来说,抓到一个带着两个累赘的大人简直是易如反掌,即使先让他们逃出十里也能轻易捉回,他们十人为一个小队进入山中,好像一条条夜行的蛇。

  

  秋叶城东,秋叶山脚,两个君王的刀剑碰撞在了一起,金刀对黑剑,力量与速度的对决。叶成炽势大力沉,招招狠辣,而他虽不敢直撄其锋,却也仗着夜空锋利在招式之间寻求机会刺杀。两人斗了十余个回合,叶成炽的金刀锯齿崩断,而他也被哥哥的巨力震得右臂发麻。叶成炽看着破败的金刀说道:“神剑夜空果然非同凡物,我这柄金刀也是削铁如泥的利刃,没想到还是变成这样,弟弟,你有神剑相助却也不是我的对手,看来我要为这场兄弟的决斗做个了结了。”说着,叶成炽脱下了外衣,只见他身上的血管如树根一般根根突起,不同于一般人的是,他的血管在皮肤之下竟发出隐隐的蓝色,好像血管中就躺着青蓝色的血,肌肉坟起,皮肤通红,叶成炽说道:“亲爱的弟弟,让你看看狂王之血的力量。”双手握住刀柄,高高跃起,好像劈开大地。而他也双手握紧了剑柄,以剑作刀,旋身斩出,仿佛横断苍穹。叶成炽没有想到弟弟居然敢和自己硬碰硬的对决,靛青之血爆发的时候,可以让人的体能突破极限,性格也会变得极度狂暴,所以,人们又称这是狂王之血,这是一种恩赐,却也是诅咒,他们的父亲因为狂血而建功立业,也因为狂血英年早逝,也是因此,先皇才将皇位传给了没有继承狂血的二子。在叶成炽看来,与狂王状态下的自己硬碰硬完全就是自暴自弃,他奋起全力想要将弟弟一刀两断,这时,叶成炽又扭头看了看一旁的皇后,只见她以手掩口,脸色煞白,她也没有想到丈夫会和叶成炽硬碰硬,叶成炽心中暗喜:看我胜利之后如何折磨你,我要让你亲眼看见你孩子的首级,还要在你面前玩弄你女儿的断脚,不管你怎么哀求,我都要用最残忍的方法砍下你这双玉足,让你看着我把玩你的断脚,然后把你和你女儿的脚变成我的收藏品,我要让你看看这两双绝世玉足的悲惨下场。就在此时,刀剑相碰,声若龙吟,但叶成炽并没有感觉到那种利刃切开血肉的熟悉感,手上的金刀却突然变轻了,铛的一声,金刀断为两截,夜空长驱直入,切开了叶成炽前胸的皮肉,深可见骨,叶成炽颓然倒地,大脑一片空白,不明白为什么狂血爆发的自己会输。他抬头看见弟弟单手拄剑,站在面前,另一只手撕开了早已破碎不堪的上衣,露出了血管虬结的上身,那些血管竟然也是蓝色的!叶成炽不敢相信面前的一切,一时间哑口无言,只听见弟弟说道:“天意如此,天意如此,我隐藏着狂血,连我的妻子都不知道,只等待你的奋力一击,终于借着神剑之利打败了你,可惜却是败给了上天!”说完,他喷出一大口血,倒在地上,一天的持续战斗早已经让他受了许多暗伤,他只不过一直瞒着别人,可是,受伤的身体却无法承受住狂血带来的负担,体内血管爆裂。死里逃生的叶成炽慌忙站起来,将倒下的弟弟踢出丈许,见弟弟久久不能爬起,才明白自己已经侥幸得胜,这时才感觉到胸口剧痛,若非自己体魄强健,恐怕早已死了,这场决斗让叶成炽心惊胆战,从开始一切就都在弟弟的计算之中,若非天助,恐怕自己真的已经功亏一匮。叶成炽不敢再靠近弟弟,以防其另有诡计,他命令弓箭手准备好,若有异动立刻放箭。此时却见皇后轻移莲步,走到弟弟身旁,随意的坐下,把丈夫的上身扶起靠着自己,动作自然的犹如出门踏青,竟没人上前阻拦,听叫他轻轻的说:“我本以为能救你和孩子,可是,我却最终什么都没有做到。”“别这么说,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你看,孩子们不是已经得救了么?”“可是,你...”说着,他哽咽了。“我也很好啊,在人生的最后,我能在你的身边,这就够了”“可我一想到死后你还要受尽那个禽兽的侮辱...”说着,他看向了妻子的一双玉足,这双玉足娇小可爱,只着白鞋白袜,犹如出水芙蓉。她淡淡的笑了:“我的人陪你去了,两只脚丫子留在此间又有何妨?百年之后,有人还能看见我这双小脚,回想起有那么一个舞女曾经用舞姿征服了一位君王,那我不也算流芳百世了么?”但他知道,舞女最重视双脚,双脚是舞女安身立命的根本,寻常舞女脚受了伤都不肯轻易让他人知晓,更何况皇后这样一位绝世舞姬,不仅要被人砍去双脚,还要成为别人的玩物。可到了现在,一切都已成定局,他反倒镇定下来,眼见叶成炽包扎好了伤口,提着一柄钢刀向二人走来,他笑着对妻子说:“看来兄长已经等不及要让你流芳百世了。”接着对叶成炽说:“据小弟所知,兄长多年来斩脚无数,最是了解女人的玉足如何砍下最为精美,还请不吝赐教。”叶成炽看了看他,说道:“若要收藏,当是足踝之上一寸处砍断最好。”“那应该是在这里喽?”说着,皇后提起裙摆,露出白嫩的足踝,“不知兄长是要如何取下小妹的双脚?一只一只的砍,还是一刀砍断双足?”叶成炽目露凶光,把利刃放在她的足踝之上,却没有砍下,捏住她的下巴,说道:“本王说一不二,一定会砍了你的双脚,到时候你求饶也没用,但是我还要等你跟我同房之后,我要好好把玩这双绝世舞姬的玉足。”她笑道:“如今我已经落入你手,绝计无法逃跑,既然兄长开恩,不立刻取下小妹双脚,可否再让我为丈夫跳一只舞?”说完,她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他清了清嗓子,抚掌而歌,她也随着歌声翩盘起舞,乐声悠扬,舞姿优美,舞着舞着,只听见树林响动跳出两只松鼠,瞪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起舞的皇后,随后树梢摇晃百鸟出巢,盘旋在皇后的头顶久久不散,随着舞步,皇后脱下了锦绣长袍,摘下了玉坠银簪,满头青丝垂下,身着贴身舞衣,星空之下,所有在场的观众都忘记了时间。

  

  他看着妻子,仿佛回到了八年前秋叶城的皇宫,回到了那场先皇的寿宴。那时,国家初建,正逢皇帝寿诞,举国欢庆,皇帝听说秋叶城中有一个出色的舞姬,于是请进宫来表演舞蹈,作为寿宴最后的节目。那时的她年方二八,出落的秀美绝伦,轮到她表演之时,她在殿门口欠身一福,如所有舞女一般轻轻脱下了鞋袜,赤着双足走到殿中,随着乐声翩翩起舞,可没过多久,“争”的一声,配乐的古琴断了一根琴弦,先皇大怒,要杀了配乐的琴师,这时,他站了出来,对先皇说:“今天是大喜之日,父皇何必如此动怒呢?琴弦断了也无妨,如果这位姑娘不嫌弃,儿臣愿意伴奏一曲。”可她当时心高气傲完全看不起这个长在皇宫中的纨绔子弟,更何况琴弦已断,琴音不全,即使勉强演奏,舞蹈也会出现瑕疵。她正要请辞,却听见琴声已响,宫商俱全,五韵不缺,一时间楞在原地,接着听到他说:“在下自知琴技不足,但今日是父皇寿辰,不想扫了兴致,可否请姑娘再舞一曲?”,他人虽在说话,琴声却丝毫未断,每一句话都应合着乐曲,竟如歌唱一般,她听到这里,也只好随乐起舞,令她惊讶的是,无论自己舞步如何变幻,公子的琴声总能够与其完美契合,好像不是舞者追随乐曲,而是乐曲围绕着舞步,她好胜心起,脚步奇幻,一瞬间,犹如彩蝶穿花,一双玉足轻踏地面,整个人腾空而起,一时间,宫闱幔帐尽是她的舞台,身如风中飘絮,足似水面浮萍。但不管她舞蹈如何奇幻,公子的琴声总是与她舞步相合,丝毫不乱。她舞到酣处,广袖流仙,婀娜多姿,她曾以为自创的这套舞蹈没有机会表演,因为凡乐大多不能令她满意,今日不料一位素未谋面的公子竟能奏出这般乐曲,她争锋之心渐去,将全身心投入舞蹈之中,众人沉浸在这舞蹈之中,物我两忘,突然,宫殿门口响起啁啾之声,紧接着扑楞楞一阵响声,皇宫附近所有鸟儿倾巢而出,飞入殿中久久不去,而舞女的身边竟满是色彩斑斓的蝴蝶,一时间,好像整个御花园的蝴蝶都为她伴舞,众人都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谁都不发一声,任凭时间的流逝...不知过了多久,曲终,舞罢,一切好像都是一场梦,只有满地的鸟羽才能让大家确信刚才的经历不是大梦一场。大家抬头,注视场中的少女,只见她面颊微红,嘴角含笑,香汗浸透重衫,彩蝶的鳞粉渲染了她的舞衣,百鸟的羽毛沾满了她的裙摆,她宛如身着霓裳羽衣的仙女,地位卑贱,也让人满怀着敬畏,不施粉黛,却已经惊艳了时光。她走到他的面前,撩起裙摆,露出白嫩的玉足,将左脚腕的银铃解下,赠与了他。在当时,舞女把脚铃赠送乐师是最大的礼节,因为舞女一生只有一副脚铃,赠送脚铃不仅是表示把乐师看作知音,同时也有托付终身的意思,他含笑接过,然后俯下身去,用手轻轻托起她白净的玉足,凑到面前,轻声说道:“好美的脚啊。”她顿时羞愧难当,连忙缩回玉足用裙子盖住,向全场作个福,悄然退去,正在门口穿鞋袜之时,听见背后响起他的声音:“敢问姑娘,这支舞可有名字?”她又想起了刚才他托起自己小脚称赞的一幕,心中羞愧而又甜蜜,她曾经将这支舞命名为“幻舞”,取其奇幻空灵之意,可她没有想到在他的配乐之下,这这支舞居然神奇如此,看着自己的舞衣如神话中的霓裳羽衣一般,心中一动,说道:“幻舞霓裳。”她有些害羞,并没有回头,轻移莲步,走向殿外。这时背后传来他的声音:“好名字,希望来日还能与姑娘合演此舞。”她满心甜蜜,快步走出皇宫....这就是他们的人生初见。八年过去了,时间似乎遗忘了这位倾国倾城的舞姬,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一丝岁月的痕迹。

  

  他看着妻子忘我的舞蹈,自己也激动起来。这一刻,宏图霸业如烟云过眼,刀山剑林似桃源圣境,能够在死前看完妻子的“幻舞霓裳”,再无遗憾。这时,叶成炽提着钢刀走了过来,只见寒光一闪,他的双眼便被鲜血覆盖,然后听到叶成炽怨毒的声音:“虽然她在为你而舞,我却要让你无法看见,我要让你带着遗憾去死。”他并未回答,拾起手边的长剑夜空,倾听妻子曼舞的脚步,屈起五指,弹剑而歌:望远山,枫红草绿,万物不知人间苦。

  

  千古争战无人胜,只见满城焦土。

  

  成者王,败者寇,生灵涂炭子不语。

  

  王图霸业,垒千载悲愁,万民枯骨,终归随风去。

  

  回忆处,皇城殿中歌舞,方知心之所属。

  

  一曲舞罢彩蝶飞,百鸟翩跹为羽。

  

  山海誓,身相许,连理并蒂共甘苦。

  

  星空夜语,一舞道别离。

  

  狂歌幻舞,深情无须诉。

  

  她舞步不断,全心为丈夫表演最后的舞蹈,他引吭而歌,与妻子进行最后的道别。他虽然看不见,可他的歌声与妻子的舞步配合得丝丝入扣,一人唱一人跳,仿佛回到了从前一个个歌舞相和的夜晚。待他唱罢,他把夜空横置膝上,十指连挥,犹如弹琴,剑身铮铮作响,竟然真如古琴一般。倏忽间狂风呼啸,她双足一点,乘风而起,鸟儿没有归巢,反而盘旋在她周围,这般百鸟来朝的景象再次惊呆了所有观众,士兵们不敢大声出气,唯恐破坏了这圣洁的舞蹈。风起,雨落,幻舞霓裳再现人间...

  

  秋叶山中,禁卫军统领听到身后进山的脚步声,明白一定是叶成炽手下的猎狗小队,他们精通追踪之术,自己还带着两个孩子,找到自己就是时间问题,而且听脚步声进山人数过百,自己一人无论如何也难护二人周全,但好在自己对地形相对了解,找到一个山腰处的隐秘山洞,放下两个孩子,对他们说:“如水公主,看来追兵太多了,他们分兵而来,我恐怕带着你们二人无法脱身,太子被抓肯定会被杀死,而您还有一线生机,在下...在下...”说着便哽咽了。叶如水今年虽然刚刚十二岁,可却深明大义:“我没事,被他们抓到最多也就是囚禁起来,请你一定保护好明归,他是我们复国的希望。”说着,她眼中也泛起了泪花。禁卫军首领接着说道:“公主,这个山洞隐秘,追兵未必能够找到,如果公主侥幸逃脱,请一定想办法前往唐国,我和太子会到那里求援。”叶如水点了点头,默默的坐在角落里...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