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命案女尸的遭遇 》

夜羽寒
初级会员 (威望:1938)
06-29-2019 03:00:10 AM 由 夜羽寒 发表,共有8个章节

命案女尸的遭遇

第一章 现场1 2019-06-29 03:00:10
第二章 现场2 2019-06-29 03:00:10
第三章 现场3 2019-06-29 03:00:10
第四章 现场4 2019-06-29 03:00:10
第五章 解剖 2019-06-29 03:00:10
第六章 殡葬1 2019-06-29 03:00:10
第七章 殡葬2 2019-06-29 03:00:10
第八章 附录 2019-06-29 03:00:10
夜羽寒
初级会员 (威望:1938)
06-29-2019 03:00:10 AM 由 夜羽寒 发表,共有8个章节

命案女尸的遭遇

第一章 现场1

  九月十二日,星期五,距桥田由美子被杀已经过了整整一个星期。专案组人员谁也没意识到这是个有特别意义的日子。
  
  晚上9点45左右,西武池袋线的东长崎车站走出一位妙龄女子。
  
  这是个年轻的女人,也就是20岁左右,个头不高,大约1.5米多点,但身材极好:大胸脯、细腰、长腿。而且她确实是个美女,有一头又长又直的秀发,秀发染成了栗色,显得格外的飘逸动人。鹅蛋型的俏脸,光洁的额头,有一梳留海,浓黑微向上挑的眉毛,像扇子一样的长睫毛下,是一双清澈黑白分明深邃而透着神秘光彩的大眼睛,细长的眉毛下那双杏眼几乎会说话,鼻梁高而直,那张弧度优美、比樱桃大不了多少的小嘴柔嫩得让人恨不得咬一口,尖而圆润有个性的下巴,配上细腻柔滑的肌肤,多完美清纯的一张脸孔!这个女人的皮肤油黑发亮,似乎经过了长期的日光浴照射,黑油油的皮肤使她更增丽色。
  
  女人穿一件粉色短袖T恤衫,胸前一束白色丝巾,裙子是白色超短裙,露出两条性感的大腿,脚上穿一双白色一字带高跟凉鞋,勾跟带的前端是好几朵花朵,鞋底是性感的大红色,细细的鞋跟有9厘米。
  
  路上很安静,女人只听见自己脚上的高跟凉鞋走路的噔噔噔声。前面是一个暗巷,女人听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但是,回家必须穿过这条没有路灯的暗巷。她鼓足勇气,加快脚步,高跟凉鞋在青石板上急促地敲击着。前面就是自己租住的公寓了,女人已经看到了邻居家的灯光,她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加快了脚步。
  
  忽然,一只大手从旁边伸过来,紧紧地捂住了她的嘴。“唔”的一声之后,高跟凉鞋的敲击声戛然而止。这双手,将会把她带向无边的黑暗……对通产省工作人员三木伸介,九月十二月,也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日子。这天,既不是他的生日,也没有好友聚会,虽说他已满二十五周岁,但还没有特定的情人。
  
  下班的时候,他突然想去看电影,便跑步到池袋一家影院看了一场美国的科幻片。因此,当他在住所西武池袋线的东长崎车站下车时,已过十点半钟。归途中路经N 大的运动场,这是条近道,他夜归时常走。今天,三木从铁丝网的空隙走进运动场,在照亮的月光下,他走近运动员休息室和运动器械房时,停下来点了一支香烟。突然,从房子里冲出一条黑影。三木惊讶地叫了一声,随即被那黑影撞倒在地,衔在嘴上的香烟也飞出去了。
  
  “这混蛋!”三木骂了一句,从地上爬了起来,觉得左臂剧痛。用于一摸,血顺手指滴落下来。他被那个撞倒他的人刺伤了。
  
  三木疾步奔进附近的派出所,要了止血绷带,并向警察报告了情况。警察闻讯立即拿起手电筒,和三木一同来到现场。
  
  警察打亮手电,一面照三木倒下的地方一面问:“你看清对方的面孔没有?”
  
  “没有,因我停下来点烟,有风,我用手捂住低头点火,所以没顾得上看对方的脸就被撞倒了。”
  
  “你的伤是凶手砍的吗?”
  
  “是的。”
  
  “凶手个子高矮?”
  
  “没看清,也许跟我差不多。”
  
  “你身高多少?”
  
  公分。”
  
  “那人有多大年龄?”
  
  “从他的力气来看,不可能是老年人,我的体重130 斤呢,他一下子就把我撞倒了。”
  
  “你说凶手是从那屋子跑出来的?”
  
  “是的。”
  
  “深更半夜的,他在那屋里干什么呢?”
  
  警察边用手电照射那屋子,边朝屋子走去。三木也跟随其后。
  
  屋子的门锁已坏,掉在地上。门半开着。警察和三木脚前脚后走了进去。
  
  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屋子里狼藉地堆放着体育用具。地面上有三行脚印,往里的脚印是两个人的,分别是运动鞋和高跟鞋的脚印,而往外的鞋印只有运动鞋的没有高跟鞋的,看来刚才那个男的在之前和一个穿高跟鞋的女人一起进入这个屋子,而那个穿高跟鞋的女人则没出来。
  
  “奇怪。”警察嘴里说了一句,继续往里走。突然,警察“啊”地叫了一声,只见一个铁架子挡住了他的视线,架子后面一只纤巧的脚丫暴露在地面上。这是一只女人的细嫩的脚,这只脚修长纤细,长得很好看,绷紧的皮肤上隐约看得见青筋,一排可爱的小脚趾头整齐的布排在一起,鲜嫩的脚趾甲在凝脂的玉足上闪闪发光。这脚脚掌纤美,踝骨浑圆,脚背黝黑,上面有几条相对浅色的条纹状印记,这是夏天经常穿凉鞋留下的印痕。脚的附近有一只白色一字带高跟凉鞋。他走了过去,顺着脚往上看,霎时看见一位平躺在地上的全裸的女人!
  
  手电筒的光圈停在这个地板上躺着的呈大字形的赤裸女人的身上。这是个年轻的女人,完完全全的裸体,她的皮肤晒得黝黑,乳房和下腹部有明显的穿过比基尼泳装的白色痕迹。比基尼泳装的白痕在她晒黑的皮肤上特别鲜明,在手电筒的光柱中反差强烈,异常炫目。这个女人毫无遮掩的下体,从丛生的阴毛到裂开的阴唇,整个散发出无可比拟的性感美。
  
  裸体女人的双腿呈大字形裸露展开,警察走过去拨开盖住女人面孔的染成栗色的头发,露出一张年轻漂亮的面孔,女人一双布满血丝的大眼睛努力睁着,瞪向天花板,眼神无辜而又诧异!她双目瞪大,嘴角、胸乳、下体瘀青,失禁的尿和精液,以及女人淫液的混合味道刺激鼻孔。她那两条修长性感的美腿呈现出让女人感到极度难为情的大字型,令人销魂的阴部完全裸露,米汤样的浅白稀浆挂在她的私处,恐怕是遭到了强奸。女人滑嫩的大腿肌肤微带粉红色,也许她还没死透吧?
  
  三木从警察身后屏声静息地观望着两眼大张、眼球歪斜的裸体女人,仿佛在和女人对视。女人似乎已经死了:她不但一脸紫黑,而且有些浮肿,脖子上还有几道明显的褐色勒痕呢!三木看得口都合不起来,觉得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硬了。
  
  为了确认这个女人是否已经死亡,警察先是用手电筒照了照女人睁大的眼睛,发现女人的瞳孔已经完全散了,并且毫无反应;然后他弯下身子去按裸体女人的脉搏,肌肤下面静如止水,没有一点脉动了;又用耳朵贴在她高耸的胸前仔细听了听,女人直挺挺地横卧着,半点反应也没有,心跳也已经停止,想必是已经香消玉殒了。
  
  “已经死了。”警察心想。
  
  虽然她已死了,但这具女尸并不冰冷,还有点体温呢,显然这个女人才刚刚被害身亡!死者也许只有20岁吧,而且人挺漂亮的。不,只能说“应当漂亮”。因为这时她的样子并不漂亮:面容此刻已因窒息呈现青紫色,能勾人魂魄的眼瞪得巨大,好像要从眼眶挣出来似的,白色的眼球上布满了血丝,眼睛周围散落着一些紫色的粉末,应该是眼影。两行泪水带着脸上的妆彩和灰尘,在如玉的俏脸上绘出了一组如图腾般的纹样,青紫色的舌头被勒得吐出唇外。扭曲的面孔上充满了惊恐和绝望。
  
  看得出这个死去的女人的身材是那种相当惹火的类型,肌肤还带着晶莹圆润的光泽,在她下体的两条大腿被分的很开,她脸朝上仰卧着,一双茫然无神的眼睛向上空洞洞地注视,似乎在眺望极为遥远的地方。
  
  “死了?”三木用手指着躺在地上的女人,颤抖着声音问。
  
  警察没回答三木的问话,仍在对女人的尸体进行检查,末了站起来对三木说:“请你等在这里。”说着,把手电筒递给了三木。
  
  “怎么回事?”
  
  “这是杀人命案,我必须向警察局报告。”警察说着走出屋去。
  
  三木只好把手电筒的光圈照着死尸,以却惊恐的心情。等三木神情安定下来之后,他才认真地观察起这具全裸的女尸,心想:“好美的身体呀!”
  
  这具女尸泳装痕迹鲜明,乳房硕大,乳晕发黑,乳头怒挺,下腹部白而细嫩,阴唇发黑外翻,看上去她生前性生活很频繁,恐怕早就是非处女了吧。黑色的阴毛及其浓密丰厚,上端已经接近小腹在生长了,两侧也蔓延到了大腿根。阴毛杂乱卷曲,油黑发亮,在直觉上性感极强。她的两腿叉张着,一缕白浆从她的黑木耳里流了出来,想必是被强奸了。她的私处周围是一大滩尿液,看样子她被杀的时候小便失禁了。就像侦探剧里被勒死的女人那样,这具女尸也翻着白眼,舌头吐出来老长,脸上充满了痛苦的神情,脖子上一圈紫色。
  
  三木正想着,警车的蜂鸣器响起来了。
  
  现场很快拉起了黄色警戒线,一众刑警正在其中仔细搜寻着凶手留下的蛛丝马迹。
  
  警探白石走进那建筑里,只见这具全裸的女尸呈“大”字型仰面朝天直挺挺地躺倒在地上,她张大双眼,瞪视着这个奇怪的世界。
  
  长长的头发盖住了她部分脸颊,紫色的舌尖伸出口外,口水顺着舌尖和嘴角流了下来,从头发中露出的脸上满是痛苦的神情。两座小山似的乳房从胸脯上高高隆起,超越了她这个年龄的丰满。她就这么劈开两条玉腿,门户大开。异常浓密丰厚的阴毛也遮盖不了蜜穴的彻底绽露。大小阴唇象被强行揉掰开的花瓣一样,肿胀发亮的阴蒂下,一指宽的小孔里,还在缓缓涎出着半白的黏液。在双腿之间,积成小小的一潭。她的右脚踝红肿不堪,应该是扭伤了。
  
  女人的面部像憋足了气一样泛着潮红,这种潮红与娇羞可人的色泽截然两样,打着灰暗的印记,双侧睑结膜有几处点状出血,这些征象提示这个女人是因为窒息导致她的死亡。死者腿间湿湿的,小便在叉开的两腿间形成了一个小水潭,这个漂亮的姑娘在断气的时候连尿都泄出来了。那遗体躺在地上,全身赤裸。她的两腿叉张着,玉洞里流出了大量白浊的液体,有明显被奸污的迹象。虽然已经完全失去了生命的气息,但她的两只眼睛仍然大大的睁着,仿佛在诉说着她的不甘与无奈。白石差点以为她身着比基尼泳装,因这具女尸的皮肤油黑发亮,似乎受过长期的日光浴照射,少女的尸体上有比基尼泳衣的白色印记,印记在她的乳房,阴部等处,在黝黑的皮肤下很明显。就像身体穿着白色的比基尼一样。这美丽的身子比一般裸体看上去更有性感。
  
  警探见到这具仰躺在地的裸体女尸,想起了一周前世田谷的那起强奸杀人案,这与其说是因为两起案件的被害者都是被强奸后掐死,不如说两个死者的皮肤都经过日晒,而且两个女人晒得油黑发亮的玉体上都留有白色的比基尼游泳衣的痕迹。看来继桥田由美子被奸杀之后,又一位不幸的姑娘惨遭奸淫并被杀害了。女尸也就二十岁左右,生前是属于长的很过瘾的十全十美的女孩儿。只见她眉儿细弯,睫毛浓长,鼻子精致,唇形小巧。一米五二三的身高,体态苗条,比例均匀,她的全身沾满了灰尘。一般被勒死的死者面容极其难看,或是眼梢吊起,或是淌着鼻涕,也有被害者由于过度痛苦而咬着舌头的。这次的被害者也不例外:双眉紧蹙,嘴角歪斜,舌头伸出。但尽管如此,仍使人感到漂亮,生前想必为男人所纷纷议论吧。肌肤很细腻,也没有什么疤痕。艳尸下体狼籍不堪,看起来颇为凄惨。女尸的面部表情极为痛苦,其脸部有明显的掌印,死者嫩滑的脚尖蹦得很直,似乎还在挣扎着。

夜羽寒
初级会员 (威望:1938)
06-29-2019 03:00:10 AM 由 夜羽寒 发表,共有8个章节

命案女尸的遭遇

第二章 现场2

  “大概只有20岁吧。”白石自言自语道。
  
  安田不无惋惜地:“真可惜,竟把这样年轻美貌的姑娘杀了。”他说出了男人的感慨。
  
  “太可恨了!”同来的刑警青木愤然说。
  
  临死前被勒紧脖子的痛苦,使得被害人娇美的脸型扭曲了:她的舌头向外伸着,超出了牙齿,眼球溜圆,突出在眼眶外面。
  
  被害者尸体周围有她的粉红色T恤衫、白色超短一步裙、白色一字带高跟凉鞋、白色乳罩、丁字裤和一个小挎包。挎包里只有装了几个零钱的零用钱袋,一些化妆品,手帕,钥匙,在包内夹层里警探还找到了一盒开封了的避孕套,已经用过两枚了。
  
  “冈本避孕套003超薄白金10片,随身携带装备,这个妞儿也是个现代姑娘。”
  
  白石感叹道。青木接过避孕套,放在手里翻来覆去看了好半天,又看了看死者那黑黑的流出了白浆的阴唇,没吱声。
  
  钱袋里装有学生证和定期车票夹,里面装有从东长崎经往池袋到御茶水的学生定期车票。从死者的学生证和定期车票上得知,被害者芳名谷本清美,芳龄20,是明治大学英文系三年级的学生。住址是附近长崎三丁目14号“福寿庄”公寓。不过,现在在地上躺着的谷本清美小姐,已经是一具没有生命意识的肉体了。
  
  从学生证的照片上看,谷本清美小姐眉清目秀冷艳惊人好一个芙蓉娇貌,但现在再看这个少女,她蓬松的长发、酱紫色的面皮,伸得长长的舌头,以及那怒目圆睁、死不瞑目的双眼,如同惊悚片里的特写镜头,和生前的明眸皓齿对比极其强烈。
  
  青木为了确认被害人是否是谷本清美本人,立即把公寓的管理人员叫来辨认尸体。在叫人来的这段时间里,调查组的成员忙着现场拍照。
  
  这时公寓管理人员脸色苍白地赶到现场,仔细地观察了死者的容颜,虽然死者面容扭曲得很厉害,但他仍然辨认出这个一丝不挂地横尸在冰冷的地板上的赤裸女人,正是自己熟悉的女房客——谷本清美小姐!想不到平时那个活力十足的谷本清美竟然死了。谷本清美的死状极为凄惨,她两手臂伸展在头两侧,身体成女人极难为情的大字形仰躺,下体红肿,私处还挂着男人的精液。谷本清美的尸身上密布着细细的汗珠,湿漉漉的,在光线的照射下泛出绮丽的光彩,勒痕以上的肌肤被绞成淡青色,脸上还凝固着死前的痛苦、不甘与绝望,还隐约带有一点点……兴奋?半截香舌挂在唇间,嘴角是已干成白沫的唾液。她一双美目像死鱼一样直勾勾地凸出,那对乌黑摄人的眼珠已变的有些黯淡无光,瞳孔已经放大,显得无神空洞,从那空洞中,一汪清泉涌出,在眼角凝聚成一滴泪,划过脸颊,化为一道凄美的泪痕。
  
  他确认死者就是谷本清美本人。并介绍说,谷本清美是高中时从福井到东京都来的,一直独自一人过公寓生活,高中时在名门女高读书,高中毕业后保送的明治大学。
  
  “她家在福井经营当地很有名的大旅馆,家里每月都寄十五六万元来。”管理人最后说。“她是去年4月搬到这里的,当时她还在明治大学和泉校区读书,现在则到骏河台校区了。对了,她男友足利纯一就在这附近的冈本庄里住。”
  
  听了管理人的叙说,白石心里琢磨:如果每月有这么一笔钱,完全可以过相当富裕的学生生活,但她的皮包里只有零钱,想必是凶手盗走了钱包。
  
  就在此刻,一阵高跟鞋的蹬蹬声传来,原来是住在附近的检视官冴羽洋子小姐接到电话,匆匆赶来了现场。冴羽洋子今年24岁,今年刚刚毕业于明治大学(日本医学系本科学制6年)。算是躺在地上的女死者的学姐(同校不同系)。读书时,洋子就协助导师进行了多次尸体解剖,也算是经验丰富。今天晚上洋子和男友约会,一番云雨之后,男友就回家去了。洋子烧好洗澡水准备入睡时,接到了电话。匆匆起床后便赶到现场。
  
  冴羽洋子小姐和她的助手换上隔离服,戴上口罩,开始进行现场验尸。
  
  第一件事就是确认谷本清美是否已经死亡。洋子看到谷本清美的瞳孔已经散开,而且呼吸及心跳都以停止后,确认她确实已经死了。
  
  确定谷本清美已经死亡后,冴羽洋子开始观察死者,死者的乳房和私处白白嫩嫩的,其余小麦色的部位好像被浇了水一样,浸满汗液与脂油,油油亮亮的。从女尸圆瞪的双眼和大张的嘴来看,这个女人临死前一定受过巨大的惊吓和痛苦。这个可怜的学妹有一张娇媚凄惨的瓜子脸,眼睛还画了浅浅的眼线,妆容被泪水冲乱了,她无助的瞳孔望着天花板,看来是死的那一刻充满了对生存的渴望,这是一双美丽的眼睛,可惜已经再也发不出诱人的神韵来了,只有死亡的空洞。死者微微张开着小嘴,嘴唇上还涂抹了些许口红,呈大红色,鲜艳的红色唇彩让她的双唇看起来鲜嫩欲滴,樱唇间露出雪白光洁的贝齿。牙齿间还有女孩吐出的一小截舌头,紫红的颜色看上去有些惊悚,就像在时刻提醒洋子女孩的死因。
  
  “死者谷本清美,女性,20岁。尸体皮肤细腻,深度小麦色,身材匀称,受过良好的保养。”洋子对着助手说,助手会把她进行尸检过程中的所见记录下来,以便事后整理报告。
  
  下面开始正式尸检了,冴羽检视官先用尺给女尸量了尸长,1米52,她把这个数字记录在了尸检表上。然后,采集了死者的指纹,开始从头检查死者的尸表。
  
  死者头发凌乱,头面部有多处皮下血肿,鼻孔和嘴角出血。洋子怜惜地将谷本清散开的栗色长发整理了一下,长长的睫毛下,谷本清美失神的瞳孔上朦胧的映出洋子的身影。都说死者的眼睛会残留下凶手的影像,但这只是无聊的虚言而已。不过谷本清美的双眼瞪得那么大,或许也是信了那个传说而做的努力。洋子用镊子夹住谷本清美的眼皮,掰得大大的。洋子看见了她眼底的出血点。
  
  “死者眼底有明显出血点,与机械性窒息死亡特征相符。”
  
  洋子接着检查了死者的耳道和鼻孔,耳道附近有被殴打的痕迹,鼻孔里,有些许泡沫状物体,她用棉签取了样。谷本清美的口红被流出的口涎给弄花了一些,嘴角边流出的一缕鲜血已经凝固了。洋子摇摇头,掰开谷本清美的嘴,发现姑娘的口腔内壁有几处破损,虽然已经干涸,但仍能看出她在死亡时口腔里积了不少口水。死者的舌头还吐在外面,舌尖上有少量出血,这应该是死者和凶手搏斗时留下的。洋子用钳子夹住死者的舌尖,往外拉了一下。她的舌头很轻松地被洋子拉了出来,很明显,死者舌根的软骨断了。洋子用相机拍下了谷本清美这个样子。谷本清美僵硬地张着嘴,似乎在向洋子提问。
  
  洋子摸了摸谷本清美的脖子。细长的美颈上,印着多个粗粗的扼痕,显然这个俏丽的少女是被凶犯扼勒导致机械性窒息而毙命的。洋子伸手扼住谷本清美的脖子,发现那扼痕远比她的手大得多,握着谷本清美脖子的手感,如同握着一件精致的瓷器似的,狠狠卡住她的脖子的话,一定会是很舒服、很令人兴奋的事情吧?只是不知道那个杀死她的人,有没有好好体会这种美。
  
  “死者牙齿呈淡玫瑰色、舌骨骨折,双眼睑点片状出血,双手指甲床紫绀,颈部有扼痕,口腔内有积液,被人扼颈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说完后,洋子继续观察这具全裸的女尸。
  
  女尸那硕大无比的乳房高耸着,这对尤物也毫不在意自己的美女主人已经一命呜呼,依旧怒挺在前,抢尽众人火辣辣的视线!
  
  “这奶子差不多得H罩杯了吧。”洋子咽了口唾沫。这具女尸的乳房是她见到的最大的。这双硕大的乳房莹白如玉,饱满挺拔如鸽子,可谓吹弹欲破。娇嫩的肌肤下几乎能看到青色的细小的血管,优美的球体上在灯光下匀染着诱人的光泽。乳晕也很大,几乎覆盖了大奶子的整个前端,大大的黑褐色乳晕似乎闪耀着光芒,还凸起了成熟的小疙瘩,乳晕中央是的勃起发硬的乳头。女尸双峰怒突一对乳尖宛若一双红透的葡萄高高挺起,双峰上仍留有几个男人的手印,洋子取出工具将手印拓下,然后揉了揉那对美肉,的确是浑然天成的,并非硅胶制品。只可惜双乳之上满是粗暴揉捏造成的瘀伤。
  
  这时洋子注意到谷本清美的两只乳头上有红色的针眼,还有干涸了的血珠。她生前被凶手在乳头上注射了什么。洋子心中一动,试着捏了捏谷本清美的乳房,一股乳汁竟然喷了出来!喷了洋子一脸。
  
  “空孕催乳剂!”洋子擦了擦脸,恍然大悟。死者没生过孩子却能分泌乳汁,而且死前被注射过药物,恐怕药物就是传说中的空孕催乳剂了。
  
  传说中,空孕催乳剂是发明出来给舞女使用的,舞女就定期注射一种空孕催乳剂,使她们未经生育却分泌出奶水,以此来吸引更多的顾客。这种烈性空孕催乳剂不仅能无需生育即使妇女的乳房分泌出大量的奶水并激起无法抑制的性欲。还有另外一种副作用,即:如果不及时把分泌出的汁液排出来,乳房便会极度膨胀,甚至发生乳房肌肉痉挛,导致爆裂般难以忍受的剧痛。所以凡是注射过这种空孕剂的姑娘,只好不断地把奶水挤出乳房,以减轻痛楚;然而,她们愈是挤清乳房内的奶水,奶水分泌得反而愈多,乳房则愈肥硕,奶头也愈发达。看来谷本清美的乳房如此硕大,有一部分原因可能是她刚刚被注射了空孕催乳剂的缘故。洋子一直以为空孕催乳剂的传说是假的,想不到居然在这里看到了。
  
  清美凹陷的小腹上也有两处浓重的淤青。一处在肚脐下方,一处在肋骨下侧。这两击的力度很大,谷本清美很可能因此而造成昏厥。
  
  “死者面颊、乳房和腹部有严重虐打痕迹。死前死者遭受过猛烈的袭击。”
  
  被害者手腕有戴表的痕迹,但手表被摘下仍在手的旁边。死者一双柔荑半握着,位于颈部两侧,除了左手中指外,另外9个手指头涂了鲜红的指甲油。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指甲有几处已经开裂了,看得出谷本清美在死前也拼命挣扎过。指甲缝里,已经塞满了从地上抠下来的尘土以及一些布料纤维。右手食指和拇指的指甲缝内除了尘土和纤维外,还有暗红的血迹和一小片皮肤片,这血迹和皮肤片可能是被害者临死前挣扎时从凶手身上挠破的。洋子小心地用镊子把皮肤片夹到一个塑料袋里,还有这些血迹,在解剖尸体时可以化验下血型。
  
  检查到小腹时觉得那里微微鼓起,洋子心中一动,莫非这个女人被奸杀前身怀有孕?她一手按住女尸小腹用力一压。
  
  “吓”的一声,女尸两腿间的私处突然喷出一股浅白色的稀浆,是男人的精液,已经液化了。冴羽检视官吓了一跳,这个女人生前阴道里竟被凶手内射了如此多的精液,当然,谷本清美死前被凶手注射了空孕催乳剂,这些精液里面应该混合很多她分泌的淫水。她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将它顶在女尸的阴道口然后继续挤压,又有大量精液从阴道口喷入瓶中,整整装了一瓶。
  
  收集了精液后,洋子开始仔细检查死者的私处。女死者那两条性感的大腿被分得很开,浓密的毛发被脏东西粘结在一起,显得凌乱。洋子剪下几根阴毛,和死者的几根头发分别收集到两个塑料袋里,准备送去检验。
  
  死者的阴唇外翻并且呈暗褐色,看起来她生前应该有较为频繁的性行为,接着洋子用手指拉开谷本清美的阴唇,谷本清美的处女膜已经完全破裂,而且都是陈旧性裂痕,看来谷本清美在很久之前就不是处女了。
  
  谷本清美的阴道里仍然残留了少量精液,显然她被凶手强奸了,也有可能被杀身亡遭到了奸尸,这需要进一步检查。洋子把窥阴器插入死者阴道,进行阴道观察。谷本清美的阴道壁粘膜有少量擦痕呈暗红色,这是生前48小时内发生性行为所致。一般说来,阴道内瘀伤在内侧上方,这就意味着性行为是自愿的;如果瘀伤在内侧下方,这就意味着性行为是被迫的。谷本清美阴道内的瘀伤是上下都有,同时她的子宫颈有轻微撕裂,说明她除了被凶手强奸以外,这两天还和别的男人发生过性关系。
  
  这时,洋子注意到一个细节,死者的阴蒂和她以前解剖过的其它女尸的有些不同,比一般的要长一些,可以看出有些充血。洋子用镊子拨弄了一下,它居然还非常地有弹性。难道,她死的时候,非常性奋吗?
  
  “死者的外阴红肿外扩,死前进行过性行为……在阴道里发现有精液,血型待检测。”
  
  说完这些,冴羽洋子端详着地上这具裸体女尸的惨态,脑海中慢慢出现这样一幅画面:一个男人的模糊身影在谷本清美小姐的玉体上大肆蹂躏,谷本清美不堪重辱地惨嚎,被堵上嘴……一会儿又变成谷本清美全裸的娇躯被男人压在身下绝望地蠕动,男人发出亢奋的呼嚎,疯狂的交媾场面……一乎儿又变成男人在一丝不挂的谷本清美身边狞笑,谷本清美在绝望地抽气,精液从她的私密处流了出来,男人在月光下如鬼如魅……一会儿又变成谷本清美小姐那娇嫩的脖子被掐住,男人在用力地勒着谷本清美的脖颈,谷本清美在拼命挣扎,两条赤裸油光的美腿不停地踢蹬,眼珠突出,嘴大张,舌头吐出。最后,谷本清美小姐娇躯一颤,小便喷了出来,然后她秀目圆睁,头向旁边一歪,美丽性感的赤裸长腿用力一蹬,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后当场毙命!一缕鲜血从嘴角缓缓渗出,赤裸的娇躯像滩烂泥一样瘫在地上……洋子看着女尸苦闷至极的脸上绝望无比的眼神,美女身体隐秘部位的污浊痕迹,想象着谷本清美小姐在死前所遭受的无法体会的噩梦,死后还要被人们羞辱与意淫的悲惨……猛省过来收回神思,才发觉自己下面已经湿透了。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