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鲜女外卖 》

Ramperoge
初级会员 (威望:2340)
05-23-2019 03:17:08 AM 由 Ramperoge 发表,共有4个章节

鲜女外卖

第一章 2019-05-23 03:17:08
第二章 2019-05-23 03:17:08
第三章 2019-05-23 03:17:08
第四章 2019-05-23 03:17:08
Ramperoge
初级会员 (威望:2340)
05-23-2019 03:17:08 AM 由 Ramperoge 发表,共有4个章节

鲜女外卖

第一章

  这篇文是咱和永夜者dalao一起想了个梗,准备拿来投矽统重口征文赏的——永夜者,就是那个写旅程的重点、食蜂操祈的最期、冷石镇守护者、龙裔简餐的dalao。
  
  见鬼,我都说好了要金盆洗手,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结果,结果dalao发了一个梗……咱……咱他。妈这手就忍不住了,就忍不住了啊!
  
  这篇文章其实更倾向于一篇实验性质的文——用来讨论秀色。
  
  太多人将秀色纯粹当做极端的小黄文的一种,但是这实在是大错特错。
  
  人对于食物,对于烹饪的追求,贯穿种族延续的始终,从一开始的刀耕火种时代,到现在信息化,全自动烹调……我们对于美食的追求永无止境。
  
  作为一个生活在,哪怕在天朝,都算食谱广泛的省份的人,咱在某一天,和家长一起去吃某些灰色地带的食物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人类不是食材?
  
  应该说,除了人类,我们似乎没有什么不能当做食材了。
  
  但是为什么不能是人类?
  
  我们在屠戮猪羊牛鱼的时候,我们当然没有在意过他们的挣扎,他们的反应。
  
  但是为什么我们在发现人类,哪怕最轻微的伤害,都要给予他们相对极大的惩戒,以杜绝这种行为的发生?
  
  当今地球,人类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突破六十五亿人之后,我们已经是除了诸如蚂蚁之类的生物群体之外,在地球上数一数二的大种群了。
  
  翻开历史书,历史在「吃人」。
  
  翻开历史书,人们在吃人。
  
  只要我们这样继续下去,今天我们保护的这种戒条,那种戒条,迟早都是要完蛋的。
  
  那个时候……看看周围吧,你身边不都是食材吗?
  
  活生生的食材。
  
  我想,与其在到时候痛哭流涕,与其在毁灭前绝望哀嚎……我们有可能改变自己吗?
  
  抖M在当今社会已经不奇怪,有自虐倾向的人已经司空见惯。
  
  那么,死亡呢?
  
  若有人能够从如此的「死亡」中获得快慰……那么,我,有没有可能,用自己贫乏的笔力……来预绘出她们的世界呢?
  
  本文为FO4背景,文中的女主为永夜者dalao提供的角色,豪威尔是咱原创的,在文中一闪而过的凯瑟琳·安德森……看过《花开美利坚》的都知道这是在neta谁了。

Ramperoge
初级会员 (威望:2340)
05-23-2019 03:17:08 AM 由 Ramperoge 发表,共有4个章节

鲜女外卖

第二章

  「见鬼,见鬼……」柳月绫不得不不断地揉着眼睛,才得以跌跌撞撞地看清前面的路,走进忙的热火朝天的厨房。
  
  粘稠腥臭的液体糊了她完完整整的一身,用来作为上场包装的白色丝带早就无影无踪,从被变种人撑烂的括约肌里涌出的浊液将她走过的地面都糊出一条白色长滩。
  
  果然在还需要行动的时候,不能随便用眼珠玩啊……这样路都看不清了……一边给自己定下一个肯定无法在极度的刺激中回想起的提醒,柳月绫总算找到了主厨。
  
  「豪威尔!呕……噗,豪威尔!」刚想喊一声,从食道里翻涌而上的浊液就将她的声音变成了粘稠的喉头腻声。
  
  但是幸好,从追猎者改良而来的主厨豪威尔还是通过其灵敏的声音捕捉系统发现了柳月绫的声音。
  
  「啊,柳月绫女士,您总算回来了,现在我们遇到了一个麻烦。」不知道是不是地下那群还是不愿意上来透透气的死宅们的恶趣味,虽然已经拥有了足够完整的音源,但是追猎者们——不论什么改型,语音语调都被设置成了一模一样。
  
  这让柳月绫根本没办法从声音上分辨出到底回应自己的是谁——好吧,考虑到现在耳道里也被白。浊填塞到还在外溢,也不能太过指望此时的听觉。
  
  「有话快说,我还赶着去洗澡呢!」不得不在一张配料桌旁靠着,以维持自己的平衡,柳月绫没好气地说道。
  
  怪不得她,刚刚在大厅里被锁在流动餐车上,一边依靠自己提臀的力气来驱动餐车,通过腔肉的不同收缩方向来控制方向,将各色菜肴递上餐桌——顺带被每一张桌子的食客们亵玩到单桌时间极限,一边还要保持着腹内沉重的菜肴的形状不被破坏……一个晚上下来,就算有多年邮差工作练出来的躯体打底,她也实在是累坏了。
  
  「我认为,您可能很难去洗澡了。」明明声音还是那样古井无波,名为豪威尔的特装追猎者却非常人性化地耸耸肩。
  
  「原本作为今天晚上压轴王牌肉女的凯瑟琳·安德森女士因为紧急事项而离开了,现在我们急需您来顶替她的位置——时间非常紧急,我们必须现在就开始工序。」「哈!那个老女人……那个老女表子能有什么事要忙?难道今晚又有哪位老主顾要宅急送了!」还没缓过气,柳月绫就被豪威尔一把抱起,用公主抱的姿势,抱向处理间。
  
  没打算反抗,也没力气反抗,柳月绫哼唧了两声,也只好接受了今晚上突然增加的额外任务。这也让她不由得气冲冲地问起另外一位与自己一样的老板娘的去向。
  
  「根据『老主顾』释义,我认为,是的。罗尼·肖女士在十分钟前向凯瑟琳·安德森女士发送了一份紧急全体外卖请求——当时,我正准备将最后一个装饰的葡萄放入凯瑟琳·安德森女士的肚脐——但是被打断了。这让我的工作幸福度下降了3% ——根据自我调整系统建议,我……」「好了,闭嘴,豪威尔,我们给你设计这么高的智能可不是让你耍嘴皮子的。」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柳月绫将脖颈彻底放松,让自己被粘液粘成一缕缕的白色短发更加垂向地面,将自己纤细的脖颈向上彻底暴露出来——卡在喉咙里的一定是变种人们的分泌物,只有他们才会射出这种简直凝结成块的体液。
  
  「好吧,我都不用你来向我通报细节了,肯定是罗尼那边又被找麻烦了吧?
  
  而且我敢保证,普雷斯顿那正义感爆棚的蠢货肯定又因为身在援助某个定居点的路上,而无法赶回——于是他们果断找到了我们,要我们来给他们义勇军来擦这个屁股——哼,还什么人人为我我为人人,遇到事情就找我们,这算什么本事……」咳出好几口粘稠到仿佛变成半固态的白。浊之后,柳月绫总算恢复了正常说话的能力——刚刚恢复说话能力,她对义勇军的不满就好像竹筒倒豆子一样喷薄而出。
  
  「好吧好吧,柳月绫女士,让我们先将不满意的事情放一边。我需要您在接下来的烹饪中保持愉快轻松的心情,以提高您的肉质——为什么不想想接下来的烹饪呢?就当是一天辛勤工作后的一场按摩,舒适美好,足以让您忘记一切不快与不满……」将柳月绫放在专属于自己的料理桌上,豪威尔一边试图用语言安抚虽然在行动上配合无比,却在心态上还没调整过来的少女。
  
  虽然同样身为美鲜餐厅的老板娘兼当红头牌,但是柳月绫与凯瑟琳·安德森却并在肉质上完全不同。
  
  凯瑟琳——身为被从战前一直冰鲜到现在的「老冰棍」,她身上那「曾经的味道」是让无数理性尸鬼愿以一切作为交换的恩赐,她丰腴滑嫩,胖瘦有致的躯体也是她最大的吸引力来源。减肥已经是一个仅存于历史上的词汇,在这个就差回到茹毛饮血的黑暗时代里,那肥嫩多汁的大腿,外酥里嫩的肉块,和一叉下去,油脂吱吱地往外冒的山峰,才是让无数人为之惊叹的资本——到底要多少精致的食物,多少充盈的营养,多少富足的保养,才能造出这么一位魔鬼般诱人的柔腻如水的女体!
  
  相比之下,柳月绫……据她所说,长年的邮差跑腿,让她练就了如今的一副健美的身材。她的肉。感更加具有嚼劲,结实,有弹力,能被扯出两三倍的长度仍然藕断丝连。她的山峰,虽然比不上凯瑟琳那震撼人心的丰腴,却也有着别具一格的弹力与充足分量下的紧致——就更别说独具一格的腹肌与腿肌——相比之下,柳月绫其实更加受变种人与理性死亡爪的欢迎——烤成脆骨,那结实的肌肉与酥脆的骨骼,往往让吃惯了硬邦邦的冷食的变种人、死亡爪们赞不绝口——然后成为学院心甘情愿的实验体与苦力们。
  
  一边聊着两人不同的肉质,豪威尔一边配合上被输入记忆体里的按摩手法,老练地将台上已经开始发情的女体调整到最适宜的肌肉状态。
  
  虽然已经再度开始媚吟,虽然几乎被捅烂的三个小孔又开始涌出带着诱人媚香的透明体液,虽然她的乳腺似乎仍然充沛……但是她毕竟已经被用了一个晚上,肌肉里积累的乳酸毕竟不可能这么快被代谢,而依然积攒在女体各处,难以在短时间内洗净的各色白稠也实在是个大/ 麻烦……学院引以为豪的情感思维系统在此时帮了豪威尔一个大忙,在柳月绫断断续续的慵懒吟唱里,他很快想到了该怎样重新做出一份不负自己主厨威名的压轴菜。
  
  将两个真空罩罩上被扩开,但依然粉嫩的车头灯,豪威尔打开开关,然后将四根电击针刺入柳月绫两肋中间偏下的位置——那是乳腺所在处。
  
  连上自己左手手背提供的输电口,豪威尔继续手头的工作。
  
  而柳月绫的吟唱却在下一刻变成了从喉咙里咳出的岔气声——几乎与之同时的,是迅速将两个透明真空罩染白的飞溅乳液。
  
  好吧,有点猛,但是毕竟时间不够,而这道菜对于乳液的还不少。
  
  豪威尔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情感思维系统居然传出一个被标记为「抱歉」的信号——但是,抱歉,行动系统里似乎没有对应的动作反应预设……没有管那些,豪威尔将几个安插在料理台旁的喷嘴拉起,握住喷嘴,将需要的液体类型传给输液台。
  
  没办法,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被喷出肉杵的液体估计是挖不干净了,这样想来,还不如反其道而行之,将乳酸菌、酸甜酱、和更多的同样液体灌进去……豪威尔将三个喷嘴安插。进还在伴随电击是不是挺动一下的女体下方,然后用一个腰带将三个喷嘴锁死——接下来女体腔内的水压可能会很高,需要先做好准备。
  
  当然,灌注的液体不能只停留在对应的器官里——那样毫无意义。
  
  右手附上女体已经开始逐渐变硬的鼓起倒三角,豪威尔用掌心的多用途探头扫描了一下,然后切换了探头功能。
  
  「啪」只是在倒三角上轻轻拍下的动作,却激起柳月绫的剧烈动作——她健美纤细的腰肢猛地反弓起来,在啊啊哦哦的不明叫声里,她的四肢都开始胡乱挣动起来。
  
  超声波作为一种武器,在调低了输出功率后,当然也能将三个容液器官的器官壁打成一圈漏网,这样,各色液体才能从器官里溢出,逐渐填满女体腹腔的每一寸空间,将五脏六腑全数包裹,将腹腔变成一锅浓汤的预备料。
  
  只是这穿刺,破碎的感觉,就实在是美妙到难以形容了。
  
  液体再度从柳月绫的眼眶里溢出,这次不是粘稠的浊液,而是清亮的泪水——不过再参考一下她咧开的嘴角,上翻的眼白,这显然不是因为痛苦导致的。
  
  「好吧,柳月绫小姐,现在我需要取下您的四肢了,接下来一段时间您可能会失去行动力。我需要向您确认一下,您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右手食指弹出的高能激光刀已经准备就绪,红色的激光束已经贴上了柳月绫的右腿根部。
  
  豪威尔例行公事地问道。
  
  「根据常识推定,我认为您用沉默表达了交代结束。那么,您需要麻醉吗?」柳月绫上翻的白眼依然没有回来,卡在喉咙里,变得模糊不清的叫喊声也没传达出任何实质含义。
  
  「根据常识推定,我认为您不需要麻醉。那么,开始切割。」「咕噢噢噢噢噢噢!————————」真是奇妙,常人若在大腿根部遭到被切割的痛苦,此时应该已经像一只青蛙一样一蹦三尺高。
  
  但是柳月绫在剧烈的刺激下,反而更加瘫软。她的四肢原本还在下身的刺激下不断扭动,踢蹬,现在却好像断了电一样,瘫在一边,任由采摘。
  
  激光刀切割人体无异于银刀切奶油,一刀两断,工整齐缝。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