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潇湘云雨 》

a24795
初级会员 (威望:1917)
05-23-2019 03:00:36 AM 由 a24795 发表,共有16个章节

潇湘云雨

第一章 云若凌之死 2019-05-23 03:00:36
第二章 潇湘派的秘密 2019-05-23 03:00:36
第三章 妖女 2019-05-23 03:00:36
第四章 刑毙 2019-05-23 03:00:36
第五章 不死魔女 2019-05-23 03:00:36
第六章 求你死 2019-05-23 03:00:36
第七章 永驻你心 2019-05-23 03:00:36
第八章 小妮子下山 2019-05-23 03:00:36
第九章 孟村河神 2019-05-23 03:00:36
第十章 还是难逃一根绳 2019-05-23 03:00:36
第十一章 菜鸡游街 2019-05-23 03:00:36
第十二章 菜鸡投河 2019-05-23 03:00:36
第十三章 被骗 2019-05-23 03:00:36
第十四章 八爪河神 2019-05-23 03:00:36
第十五章 菜鸡自救记 2019-05-23 03:00:36
第十六章 菜鸡出逃记 2019-05-23 03:00:36
a24795
初级会员 (威望:1917)
05-23-2019 03:00:36 AM 由 a24795 发表,共有16个章节

潇湘云雨

第一章 云若凌之死

  铛铛铛铛的铜锣声中,余杭的百姓如同过江之鲫那般吩咐聚拢道路两边,尤其是一个又一个登徒子双眼放光的指指点点着,而一些老人则是叹息的直摇头,感慨着好人不长命!
  
  穿着差服拿着长刀的官差组成了两行长长的行刑队伍,前后还有骑兵护持,然而如此森严的行刑队伍,看押的竟然仅仅是两名女子,前一辆木驴之上,是一个三十上下的妖艳美妇,鹅蛋般的脸蛋上满是虚汗,银牙紧咬,带有淡紫色的头发盘成飞凤状,如今却如同跌落凡间的村鸡那样随着木驴晃动一点一点的,还被绳子吊在木驴背上的刑柱上,一双白净的手臂盘在后面,被五花大绑着,一双迷死过不知道多少男人的大腿亦是对折捆绑,骑在木驴两边,修长的木驴求明显顶进了她的子宫,在她平坦而毫无赘肉的肚皮上时不时支起个小包,那双丹凤眼眯着,却不时间回过头去,哪怕头发绞的生疼,也要恶狠狠的瞪着到后面那个美人。
  
  不过后面的美女同样没比她强多少,也是骑着木驴,同样浑身一丝不挂,藕断般的玉手背在背后被五花大绑着,绳子紧紧的勒进肉里,两条修长美腿虽然没有对折捆绑,不过却是套在木驴两旁各三个根大小不一皮套索之内,跟对绑了没什么区别,也是伸展不开,全身的重量通过两个脆弱的蜜穴菊台压在木驴的两个驴求上,清爽的马尾辫子绑在木柱后头,两颗沉甸甸的玉乳随着木驴的颤动而上下晃动着,不过和前面的美妇气急败坏的模样不同,这个英气勃勃的少年女侠脸上却全都是淡然的微笑,仅仅偶尔因为遇到颠簸,木驴捅进她身体太深,才会微微露出吃痛皱眉的模样。
  
  不过毕竟是女人,再淡然也逃不过身体的诚实,两个女人下身都是汁水淋漓,奶子硕大膨起,奶头硬的跟石头那样,尤其是前面的妖艳美妇,最终再也忍不住木马的蹂躏,最后一段路上鬼哭狼嚎,引得无数登徒子跟着哄笑着叫好。
  
  人群中,谁都没注意,人群中一个总角女童通红的大袄下拳头捏的咯咯作响,一双眼血红,目光死死的盯着后面那个五花大绑骑着木驴的女犯。两个登徒子正指指点点着女侠的奶子与大腿说的起兴,忽然感觉尾椎骨一凉,旋即裤裆里硬了半天的棍子突然一泄如注,然后软了下来,再也没有丝毫雄起的感觉。一丝亮光在女童手指间闪过,擦身而去。
  
  行刑队伍足足绕了半个城,最后才在菜市口停下,余杭县令脸色难看的坐在监斩位置上,看着两辆木驴行驶进刑场。几十个全副武装的差官上前将两女从木驴上拔起来,那个腿对折的妖艳美妇直接被捆成粽子模样抬到了行刑台之上,旋即有刽子手抓着她的头发吊绑在门字型的邢架上,两条大腿烧鸡般的被撑开绑在两旁,成熟到诱人的女阴对着所有人展露着,头发上的疼痛和耻辱让她脸色愈发的难看。
  
  而后面的女侠被人从木驴上拔下后,虽然玉手还是五花大绑着,那修长的美腿却是恢复了自由,眼看着一个官差拿着铁镣铐过来,人群中看热闹的女童再一次握紧了拳头,心头疯狂的呐喊着:“师傅,玩的够大了,逃跑的机会就在现在啊!”
  
  女侠微笑着,对着矮了自己半头的官差,轻柔的弯下了腰,顺从的让他把镣铐锁在自己修长的美颈之上,然而在他的牵奴隶那样牵引之下,小屁股一扭一扭,两条赤裸裸的美腿迈着优雅的步伐,也是被牵到刑场之上。她所面对的刑具也不比那妖艳美妇轻到哪儿去,一个组合刑具立在门字型木架旁边,下面是几个大锯齿木板,木板中间立着块三角木马,三角木马上还有两根满是颗粒,狰狞的假阳具,再看前面,一块平板搁在木架上,上面露出枷锁,孔却是又粗又圆,似乎不是枷手的,随着官差的牵引,女侠乖巧的走到这狰狞的刑具面前,在人们的惊呼中跪在了锯齿之上,旋即跪坐下,两根阳具深深扎入她屄穴与肛门中。
  
  这俩东西太过粗大,插入中云若凌立马发出了娇媚的呻吟声,那俏丽的小脸上亦是流露出一抹红晕,可惜,两个刽子手是丝毫没有怜悯,将锯齿木板两边的铁条狠狠地合上,云若凌那双修长美腿牢牢的盘铐在三角木马两侧,让她只能承受着这压腿切阴之刑。紧接着,女侠背着捆绑结实的小手,娇躯微微前倾,人们这才明了,那个粗大的两孔枷锁是干嘛的,枷乳的!
  
  女侠硕大的奶子被塞进下枷之中,又是一声令男人裤裆发紧的呻吟中,旋即上枷落下,略窄的乳枷将奶子蘑菇那样挤出大半,牢牢固定在乳枷上,这居然还没完,在女侠娇媚的呻吟中,刽子手又粗又黑的脏手揉捏着她的乳头,等待乳头肿胀到极点,旋即两个小锁头居然穿乳头的穿孔而过,又锁在乳枷下面木板上钉着的铁环上,将奶子长长的向前拉着。
  
  腿两侧的铁环将大小腿折叠绑紧,修长的美腿除了跪在咯人的锯齿上,再也伸展不开,木马深深切近鲍鱼,奶儿还被拷着,拉扯着,这刑具对于女人来说真是绝了,可这还没完,侧面的看客又发现,锁了乳头之后,刽子手又把手放在了女侠的胯下,同样玩弄起她的阴蒂来,待其肿胀膨大后再一次一把小锁把阴蒂锁在了三角木马尖锐的马背上,阴蒂被牵制,明显吃痛的女侠只能将她诱人的鲍鱼更狠的卡在木马背上,似乎尖锐的马背都切进了她的阴唇,胸乳被迫向前抻,才不至于被乳头锁拽的太疼,头上修长而丽质的发辫被前面那个刽子手抓在手里,不得不把修长的脖颈露出,五花大绑,玉腿盘龙,锁乳锁阴,固定在刑具上的女侠,似乎除了伸出脖子乖乖迎接那一刀之外,再没有别的路可走。
  
  人群中的女童凌初雪却是怪异的微微放下心来,看似走投无路,可每次,她这个师傅都能死里逃生,估计这次也不会例外吧!毕竟除了那几下吃痛,师傅脸上都是一贯调皮的笑意。两个待宰女犯都各就各位,束手就缚,等待屠宰,师爷也是端起了朝廷公文,声音阴阳古怪的念起来:“逆贼安紫烟,匪号绯魂夺命,前宰相秦桧逆贼党羽兼职小妾,其罪拂逆淫荡,为虎作伥,枉杀忠良,罪不可赦,吾皇圣明,判处剖腹割乳之刑!潇湘派飞鸿仙子云若凌,揭露秦逆,诛杀叛贼,有功于朝廷,然其习武犯禁,并与多起朝廷重臣之死有瓜葛,功过不能相抵!陛下特在京师赐予贞洁牌坊一处,并判处云若凌法场斩首之刑,以儆效尤!”
  
  这话语再一次让凌初雪心头一颤,隐约间,她再次想起五天前的情景。小雨淋淋,这妖艳少妇安紫烟被五花大绑着双手,按着跪在地上,嘴里塞着还是她的肚兜,仇恨瞪过来,凌初雪怯生生的拽着师傅云若凌的衣袖,苦苦相求着。
  
  “师傅,把这个贱人往衙门口一扔不就行了,你为什么要陪着去,太冒险了!那些狗官不会放过你的!”不过一手牵着绳头,白衣如雪的云若凌英气勃勃的瓜子脸上却依旧是满是自信的笑容,笑着拍了拍自己小脑瓜。
  
  “放心好了,那次不是总要刁民想害朕?那次不是被师傅我逃了出来,这个贱人身份有点特殊,她是前些天咱们诛杀的奸相秦桧的相好,她可知道不少狗官的把柄,如果为师不给跟着,怕狗官会官官相护,把她放了。”
  
  “放心!顶多在大牢待几天,破县衙,这儿还不是咱们的后花园!”被师傅的风趣逗乐了 凌初雪也终于露出了几点笑容,然而这时候,云若凌却是忽然笑容一收,又是拍了拍她的肩膀。
  
  “不过还是老规矩!”
  
  “是,师傅万一出事 就立马回潇湘山紫薇仙境!”这一刻,云若凌的眼神似乎带了点复杂,最后一次拍了拍凌初雪的小脑瓜。
  
  “还有一件事!雪儿,记住,命运不是固定的,路是自己走的,如果你不愿意,离开它!”
  
  “师傅!”凌初雪还想问些什么,然而这时候,云若凌已经拽着捆住安紫烟脖子的绳索,毅然决然的走向县衙了。
  
  趴在墙角的凌初雪清楚的记得,两个差役愕然的出来,听着师傅说了几句什么,旋即向炸窝的蚂蚁,又出来了一大堆,将两人团团围住,接着云若凌也是这般从容的跪下,把小手背在身后,让差役五花大绑起来,两人都是被绑着送入了县衙中。回到法场。这样的场面凌初雪不是没有经历过,只不过她感觉这才师傅有些怪怪的,让她升起了些许不安。
  
  宣读完毕,法签被狠狠扔出,眼看着刽子手寒光闪闪的牛耳尖刀贴到了自己乳根下,紧贴着乳根切了进去,同时另一把刀插进了自己双乳间,开衣服拉练那样向下抛开自己肚子,被绑着让人剖腹割乳,安紫烟愤怒而痛苦的大喊着:“云若凌,你追杀我一路,到头来不也是要受这裸身之辱来这法场餐刀献首!我与你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你如此!啊……”
  
  惊叫中,一只肥美的奶子已经被割了下来,破开的肚皮中,内脏淫荡的冲出来,让安紫烟也淫荡的叫了起来。不过忍受着身下刑具全方位禁锢,连晃晃奶子都做不到的云若凌却没理会她,她的一双杏眼一直在人群中寻找着,前头刽子手抓住她的马尾向前,后头刽子手举起鬼头大刀的时候,云若凌的脸颊上忽然流露出一个温馨的笑容。
  
  下面,小初雪脸上亦是满是兴奋。好几次必死之局!她这个调皮师傅都是当众表演了次消失,再一次,她要见证奇迹了。
  
  可这一次,奇迹并没有发生,鬼头刀呼啸而下,咔嚓的声音中,女侠那娇媚的人头飞溅而出,狂飙着鲜血被刽子手拽住马尾,最后落在他那鼓鼓的肚皮上,没了脑袋的娇躯亦是失去了矜持,乳枷下的奶子拼命向后扯着,箍在锯齿上的修长双腿试图再次支撑身体站起来,那绑在身后的小手亦是一刹那把绳索都深深拽入肉中,一股子喷涌的蜜露顺着被塞的满满的蜜穴喷溅而出。
  
  师傅真的被斩首了!凌初雪大脑中一片空白……

a24795
初级会员 (威望:1917)
05-23-2019 03:00:36 AM 由 a24795 发表,共有16个章节

潇湘云雨

第二章 潇湘派的秘密

  淼淼仙云围绕着紫薇仙境,这里仙树茵茵,花团锦簇,山间谷间,到处飘荡着一股子灵气,巍峨中,一座宫殿若隐若现的显露在仙境群山环绕中,就像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人,充满了韵味。
  
  云雾间,一位衣抉蹁跹,步履如虹的白衣仙子玉足点雾,飘飘若仙的飞速漂浮在了层层建筑中,急促的向最山巅赶去,这份纵云轻功 江湖中都是罕有匹敌。
  
  六年前,凌初雪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浑浑噩噩的为师傅扶灵西去,第一次来到这潇湘山紫薇仙境,然而她根本没有心思去感慨这儿的神奇,满心都扑在练武与学文当中,学成文武艺,她要为师傅云若凌复仇!
  
  今天是她十八岁成人礼 也是她继承掌门位置的日子。可惜,这个大日子,也只有凌初雪自己来过,偌大的潇湘派,只有她这一个女弟子。
  
  六年前,机械木人将云若凌身首分离的尸身带到大殿里,她就再也没来过这儿,再次来时候,历代祖师灵位上,已经添加了云若凌的名字,看的凌初雪再次感慨万分,怅惘的对着灵位深深一拜。
  
  “不孝之徒凌初雪拜见各位祖师,凌初雪今日继承掌门之位,并发誓,此生此世,必定荡尽江湖宵小,将潇湘派之名……,啊!”怎么也没想到,祖师大殿暗藏机关,没等凌初雪宣誓完,她已经掉下了翻板,怎么也想不到在这儿会倒霉,四面八方一阵迷雾,凌初雪就昏迷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凌初雪只觉得全身上下麻痛,却又无比的舒爽,她费力的想摇晃下脑袋,可却被扯得生疼,一个激灵,凌初雪清醒过来,旋即大惊失色:她竟然全身赤裸一丝不挂,被绳索五花大绑着跪在狗朝廷处死她师傅的刑具上,双腿被金属箍箍的大小腿对折跪在锯齿木板上,锯齿刺的她修长的美腿生疼,冰清玉洁的阴道还有菊穴撕裂般的疼痛,贞血顺着两个插入的异物流淌下,阴蒂被开了孔,被一把小锁头锁在木马尖锐的背上,一点也不敢动弹她只能任由木马背深深切进了她阴唇中间,已经发育得比她师傅还要雄伟的奶子也被乳枷枷住,变得硬邦邦的乳头也被穿孔,锁在前头铁环上,一双力拔千斤的小手被结结实实的绑在身后,绳子似乎锁住了穴道,一点力也用不了,头发被梳理成马尾,抓在身前木人手里,身后,一木人举着鬼头刀,做斩首状,似乎随时要砍下她的臻首,现在她也体会到了云若凌被斩首前的痛苦。
  
  然而令她倍感羞耻的是,痛苦的同时,她心头居然升起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胸前乳头愈发的膨胀坚硬,阴蒂亦是肿胀,每一次略微挣扎,都犹如电流那样刺激着她,扎进体内的狰狞之物发热会动那样,让她恨不得刺的更深,抽动起来,这痛苦的凌虐,对她来说,反倒是成为了享受。
  
  “甲一,这是,这是干什么?”惊慌羞怒下,难耐的挣脱着捆绑在背后的小手,凌初雪对着那个木头人愤怒的大喊着。
  
  “这就是潇湘派继承掌门仪式,历代掌门皆在此!”这话让凌初雪再次一惊,扭过头去,左面云台上,果然十六架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邢架拜访在身旁,十六个环肥燕瘦的美人儿被绑在其上,一颗颗硕大或者精致的奶子拷在乳枷中,这些乳枷似乎都是量身定做,连十二代掌门孙碧凝的豆蔻小乳都枷的住,奶头被略长的小锁锁在圆环上,不过无一例外,她们秀丽的美人头都被砍下,插在了身前的人头架上,连自己师傅云若凌也在其中。
  
  除了孙碧宁似乎气呼呼的撅着小嘴外,每一代掌门都是面带温馨的笑容。只有自己眼前的人头架是空的,估计等待摆放自己的首级,看着那空的架位,不知为何,进凌初雪的内心居然又是一阵骚动,恨不得立马自己的人头也被砍下,放在上面,好不容易遏制住这种诱惑,凌初雪再次惊愕的叫喊出来:“为什么?”
  
  “这就是潇湘派的命运!”木人机械的声音中,揪着凌初雪大红头结的头发,双眼放光在墙上,一副当年的记忆开始浮现在凌初雪眼帘:那还要追溯三百年前,那时候还没有潇湘派,最开始的记忆,是模糊的。
  
  似乎是一个巨大的战场,似乎又不止一个,茫茫中凌初雪只看到了满眼的血腥,杀!杀!杀!尸骸叠的一层又一层,身边的人也在断倒下,换上新面孔,不过战场的中心,一个潇洒的年轻剑客,还有个窈窕的翩翩仙子,事情也不是一帆风顺 几次,两人都深陷绝境,征衣血染,可是靠着两人同心,坚不可摧的默契与感情,每一次伤痕累累的两人都挺过来了。
  
  那时候,他叫她师妹,她叫他师兄。可渐渐的,机械木人放出的记忆碎片变得眼色鲜明起来,群雄逐鹿的乱世开始明朗,经历了一次次血的考验,剑客的队伍也壮大起来,初具规模,犹如凌空龙门的神鲤,就差一步腾云化龙,这一段时间,也是记忆最明快的时候,然而不知不觉中,师兄变成了将军,师妹也变成了萧护卫,可这一切依旧没有打破少女的迷梦。
  
  直到那一天,将军府变成了红色,他的身旁多了个盖着红绸子,娇滴滴的姑娘,那一晚上,喝的醉醺醺的他告诉师妹,这不过是政治联姻,自己心里爱的是她,等天下太平了,自己一定会娶她做皇后,做天下最幸福的女人。少女的梦碎了一个角,可她依旧相信了他。
  
  日子一天一天的变好,江南在剑侠手中逐渐太平,剑侠的称呼也变得也来越高,元帅,公爷,大王。可他身边的女人也是越来越多,甚至到了成群结队,凌初雪看到的记忆也越来越灰暗。
  
  陇川一战,曾经统治中原,鱼肉百姓的异族主力被彻底击溃,他也是终于龙袍加身,称了皇帝,可她一直等候的承诺,彻底碎了。成为皇后的北方最大的世家的女儿,国婚那夜,与群臣喝的醉醺醺的他,入洞房之前,再一次拍着他的肩膀笑呵呵的承诺着 一定会给她个名分,然而这一次,堂堂皇帝脸上迎来的却是个狠狠地巴掌,自此,他再也没有见过她。
  
  三年后,本已太平的天下再起波澜,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前朝余孽们和曾经仇深似海的造反者余部后裔们就联起手来,新朝廷面临着建立以来最艰难的考验。
  
  叛军起自南边,却龙伏西北,先夺取了优良的战马群,又与异族勾结,直扑中原,一系列惨烈的大战,十几个功臣先后全军覆没。然而,眼看着直逼京师,胜利在望之前,天晓得叛军为何出了个昏招,自己闯进了个绝地,旋即被堵截的朝廷大军团团包围,几十万人舍生忘死的搏杀了七天七夜,最终反叛的余孽叛军全军覆没。
  
  为了庆贺这份胜利,朝廷举行了前所未有的庆贺,数万大军押送着叛军首领进京献俘,志得意满的皇帝,趾高气昂的皇帝,唯我独尊的皇帝站在城楼上 看着他的敌人们被送到自己脚下,然而皇帝的笑容明显没有持续多久,在第二个囚车中,穿着红衣长发蹁跹,被五花大绑着的女人,哪怕就算是几世轮回他也不会认错:是她!
  
  跪绑在囚车中,一直面无表情的她似乎也看到了皇帝惊愕的眼神,忽然露出了一个前所未有,魅惑众生般的笑容。
  
  入秋,消杀之季,朝廷的诛戮前所未有的残酷,数万叛军不管男女老幼,都掉了脑袋。
  
  然而她,却似乎被遗忘了,遗忘在天牢的最深处,身上所有衣服都被剥除,那双藕段般的莹莹玉臂上 夹杂着金丝的锁金绞双龙绕柱般的缠绕着,最后锁死她的青葱玉腕,五花大绑着高高捆在后颈,让她将一对儿粉丘堆雪的硕大玉乳高高挺起,踢杀了不知道多少英豪俊杰的如玉美腿并拢在一起,如同美人鱼的鱼尾那样,锁金绞以二龙如海之势将其牢牢捆住,四根陨铁环鱼尾巴那样扣住她脚腕上的,锁在地下,这个人被捆绑的丝毫不能动弹。
  
  据说那天,是皇帝亲手将囚室铁门合上的。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