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渴望被淫玩虐杀的我 》

dollybee
初级会员 (威望:2850)
05-22-2019 03:00:41 AM 由 dollybee 发表,共有5个章节

渴望被淫玩虐杀的我

第一章 公厕 2019-05-22 03:00:41
第二章 树林 2019-05-22 03:00:41
第三章 监狱 2019-05-22 03:00:41
第四章 山村 2019-05-22 03:00:41
第五章 祭品 2019-05-22 03:00:41
dollybee
初级会员 (威望:2850)
05-22-2019 03:00:41 AM 由 dollybee 发表,共有5个章节

渴望被淫玩虐杀的我

第一章 公厕

  这次我选择了一个废弃的公厕,这个公厕在一个已经关闭的旧工厂后面,周围非常荒凉。我在傍晚9 点左右来到了这里,周围一片漆黑,连一点灯光都没有,我将衣服脱光,穿上一双紫色的丝袜和白色的高跟凉鞋,这次吸取上次的教训没有戴乳夹。
  
  我把衣服丢在厕所旁边的草丛里,然后走进厕所,这种厕所是老式的,里面没有隔间,只有地上一排长方形的坑。我走进的是男厕所,我幻想自己是一个因为淫荡勾引男人而被工厂的人处以私刑的女人。男厕所里面除了蹲坑外,还有一排尿渠,我抬头看到尿渠上面正好对的是一根支撑屋顶的木梁,于是我将绳子抛上木梁,然后小心地踏到尿渠的边缘上,结果没想到尿渠的边很滑,我一下子摔了下来,痛得我差点哭了出来,赤裸的身体上也沾到了很多秽物。
  
  我想象着工厂的人在把我处决之前要残忍地羞辱我,让我在厕所中弄脏自己洁净的身体,这样想着,我感觉到淫水开始流出,摔倒的痛感也减轻了,于是我爬了起来,先把绳子系好,算好我站在尿渠边上刚好可以吊住自己的高度,将绳套结好,然后用手抓住绳套来支撑身体,这才踩住尿渠站了上去。
  
  勉强站稳之后,我吃力地将脖子伸进绳套中,然后将双手在背后用手铐铐住,拷好之后,我突然萌生了一个淫荡的想法,我想把钥匙塞进自己的阴道中,这样就可以在一边忍受绞刑的折磨时,还要夹紧阴道让钥匙不要掉出。这个想法让我再一次淫水失控,我于是就用力地弓起身体,用拷在背后的双手把钥匙向我阴道中塞。
  
  「这有厕所!」突然传进来的声音吓得我阴道一紧,结果反倒是让我把钥匙塞了进去,可是因为之前一直精神紧张,这下刺激得我尿道一松,尿液不受控地流了出来。
  
  「唔……」我忍不住地发出了声音,但是马上就闭上嘴避免发出声音,因为我看到有两个人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
  
  虽然周围环境很暗,但因为厕所顶部有开口用来通风,因此我还是能勉强看清进来人的样子,像是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脚步虚晃满身酒气,应该是两个路过的醉汉。
  
  「你看我说有厕所吧。」其中一个男人摇晃着走到尿渠旁开始脱下裤子撒尿。
  
  我恐惧地全身颤抖,拼命屏住呼吸。我在尿渠的另一侧,而且我在的这个位置比较暗,我想他应该看不到我。
  
  另一个男人也踉跄着走到尿渠旁撒尿,他站的位置在前个男人旁边,幸好离我也比较远,我心里算是轻出了一口气,心里想着他们赶紧上完厕所离开,我就安全了。
  
  「你离我这么近干嘛?」之前那个男人看到后来的男人站到自己旁边,很不爽地一把将他推开,后来的男人本来裤子都脱了,被这么一推绊了一下,再加上醉酒更站不稳,就朝我这边倒了过来。
  
  我被突然发生的情况吓傻了,想躲可是身体都被固定着没法动,这时这人已经朝这边倒了过来,他伸手想抓个什么东西扶住,结果正好一把抓住了我的乳房,我被他这么一抓,脚下一滑,就从尿渠边上滑了下来,脖子在绳套中瞬间被套紧,失去支撑的身体在半空中摇晃。
  
  「诶,怎么有个软的东西啊,老王你过来看看。」倒过来的人因为抓住我的乳房而没倒下,但是却对抓住的东西好奇起来,于是不断地揉捏我的乳房,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抓住了我另一个乳房开始拼命抓揉起来。
  
  「老李你又发什么神经。」叫老王的男人走了过来,朝我这边看过来。
  
  我这时正被绳套套住,无法发出声音,也无法呼吸,可我还抱有一丝希望,这两个醉鬼如果能赶紧离开,我还可以想办法挣脱开,于是我拼命压制住自己想挣扎的本能,克制自己一动不动。
  
  可是我太天真了,乳房都被抓住了,对方怎么可能就此罢休呢。老王走了过来,可能是透过昏暗的光线看到了轮廓,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往后跳了一步,大喊道:「老李快跑!那是吊死鬼!」叫老李的男人听到一点都不为所动,「喊什么,你这胆小鬼!我摸出来了,这是奶子,这么软的奶子,就算是吊死鬼老子也要研究研究。」,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部手机,点亮了闪光灯朝我照了过来。
  
  这时我已经因为窒息的痛苦而意识模糊了,身体不受控地扭动,双腿徒劳地挣扎着乱蹬,嘴张开着,舌头也开始伸到了外面。眼前突然出现的强光让我的尿道括约肌瞬间决堤,失禁地尿液顺着大腿留下沾湿了我的丝袜。
  
  在二人面前出现的,是一具正在扭动着的全身赤裸只穿着丝袜和高跟鞋的淫荡肉体,这种被陌生人审视的羞耻感和失禁地放松,让我的骚穴顾不得死亡的恐惧,泛出了淫湿的蜜汁。
  
  「天!这是人是鬼?」老王看到了我的样子,依然不敢近前。
  
  「你瞧你那废物的样子,这明显是人。你看。」说着,老李用手用力拧了一下我的乳头,我的身体因为疼痛而跳动了一下。「这是个在上吊的人,而且……」老李打量了一下我,「这还是个骚货,你看她上吊都不穿衣服。」老李这时候非常震惊,他根本不管我扭动着的垂死挣扎,用一只手指戳了戳我的阴蒂,然后又伸进我的阴道中转了转,最后拔出来给老王看。「你看,没什么可怕的,你看着骚水,这妞够淫荡的。」「哈哈,不过这么淫荡的货为啥要自杀呢?真想不通,我说就这么死了也怪可惜的,咱们先玩玩吧。」老王这时也放下了心,走到我身边,开始揉捏起我的乳房。
  
  「不急,等她死了再说。」老李坏笑着看了看我,伸手抚摸起我的屁股,「我一直在想啊,这上吊的都喜欢蹬腿,我要是抱住不让她蹬腿,她是不是会死得特别难受啊?」老李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之后就俯下身,用力抱住了我的双腿,让我无法动弹,而且还特别小心地只是抱紧而不想上用力,让我想借他双臂支持一下都不行。
  
  我这时已经处于昏迷的边缘了,意识非常微弱,身体的挣扎被压制住让我感觉非常难受,但是这种强制着让我连挣扎都无法挣扎,必须被迫顺从地接受死亡的感觉却又让我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快感,我的乳头这时坚挺了起来,小穴也开始一张一合,淫水慢慢溢出。
  
  「不好吧,我听说人吊死之后就会变得特别可怕,而且身体还会僵硬什么的,那就不好玩了,不如咱们现在趁她没死先好好玩上一下,然后再让她死不就好了嘛。」「嗯,你说的也有道理,那咱们就先玩玩她。」老王的提议暂时救了我的命,我这时已经处于濒死状态的抽搐中了,老李把我向上举起,从绳套中弄了出来。
  
  我被他们丢在厕所的地上,身体还止不住地痉挛着,大口地喘着气。老李一脚把我踹得平躺在地上,然后骑到我的身上,用力地抽了我几巴掌。
  
  「骚货!看到没,是我们救了你,你还不好好报答我们?」老李恶狠狠地瞪着我说。
  
  我这时已经恐惧到了极点,连忙点着头,口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老李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另一只手掏出肉棒就塞进我的嘴里。
  
  老王这时也扑到我身上,把我的双腿用力地掰开,然后掏出肉棒就朝我的阴部插入,可是我的阴道中还有一个钥匙,这下被他顶了进去,他也被钥匙硌了一下,估计是疼了,赶紧又拔出来。
  
  「老李,这骚货下面有东西!戳着我了!」老王喊了起来。
  
  「废物!有东西你不会掏啊?」老李根本顾不上老王,正忙着把肉棒往我的口中用力地插入,我这时还处于缺氧的状态,正不自觉地大口呼吸,可是他每次插入都故意查到最深处让我无法呼吸,而且还要故意停在最深处,一定要看我被憋得快要昏死过去才拔出来,等我刚呼吸两下又再插进去,如此反复,搞得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老王停了老李的话,就真的开始伸手进我的小穴去掏,我的小穴哪里插进过手臂这么粗的东西,痛得我下体拼命地扭动,老王生气了,一巴掌就拍在我的阴蒂上,痛得我身体一挺昏迷了过去,老李看到我昏迷,就伸手掐住我的乳头用力地一拧,刺痛感又把我弄醒了过来。
  
  老王这时已经摸到钥匙了,他用两根手指夹住想拔出来,可我的阴道这时正因为疼痛而肌肉僵硬,于是钥匙就被卡住了,老王看拔不出来,索性用力向里面一推,正好把钥匙推进了我的子宫之中。
  
  子宫中突然的异物感让我难受不已,子宫颈的疼痛也让我下体失控地痉挛,尿液又一次流了出来。老王根本不管这些,感觉到钥匙好像摸不到了,就把手拔出来,换上肉棒开始肆意抽插蹂躏我的小穴。
  
  二人疯狂地抽查了一阵,然后先后在我的口中和小穴中射出了大量的精液,我虽然被粗暴地蹂躏,可身体却依然被他们玩弄得达到了高潮,我在厕所肮脏的地板上扭动着身体,口中发出淫荡的声音,淫汁从蜜穴中不断地喷出。
  
  「我看这骚货不像是自杀,倒像是自己玩自己呢。」老李打量着在地上因为高潮而做出淫荡丑态的我,冷冷地说。
  
  「管她呢,反正咱们也过瘾了,就扔这吧。」老王提起裤子准备走。
  
  「那不行,既然她喜欢玩自己,咱们就让她好好玩玩。」老李眼露凶光,俯下身子一把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拖了起来。接着他把我的头一下子按到了尿渠里面。
  
  「你现在不想撒尿吗?」老李指了指我,看了看老王。老王立刻心领神会,脱下裤子,就对着我的头尿了起来,然后老李又拎起我一只脚也丢到尿渠中,让我的身体躺在尿渠边上,我的屁股刚好卡住尿渠边,双腿垂在尿渠两侧,阴户正好被尿渠边顶起,因为之前的高潮开合着暴露在二人面前。
  
  老李看到我这幅样子,就掏出肉棒,朝着我的小穴就尿了起来,两个人尿得我的口中和小小穴里全是尿液,这才罢休。
  
  尿完后,老李把我举了起来,又套入了绳套中。然后两个人就扬长而去。我这时心情才稍微有些平复,心想总算是得救了,然后就用已经感觉有些无力的双腿努力踩住尿渠的边缘,勉强支撑住身体后,我就在想怎么才能解开手铐,没有钥匙的情况下,只能把双手从脚下绕过来,于是我屏住一口气,用力把双脚抬起,双手从后面拼命向下伸展,尝试要把手绕到前面来。
  
  「你这样就不好玩了。」突然传来的说话声吓得我动作一下子僵住了,原来是老李,他不知为何又回来了。
  
  「我觉得你还是好好玩比较好。」老李用嘲弄的语气说着走了过来,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恐惧得一动也不敢动。
  
  「其实我也知道你这个玩法,我还会更好玩的。」说着,老李拿出了两根绳子,他把两根绳子一左一右地固定到吊住我的绳索的两侧。
  
  「你知道三点绞首吗?」老李根本不管我的反应,将我的左腿扯了起来,拉过一根绳子捆在膝盖位置,然后又把我的右腿扯了起来,也在膝盖位置用绳索固定。现在我的双腿被很大幅度地分开,双腿被吊在空中,我的淫穴彻底地暴露在了外面。
  
  我现在是彻底地动弹不得了,双腿被固定住后,虽然可以支撑一部分体重,可是却用不上力,过不了多久,我的双腿就会失去力气。
  
  「再给你来点刺激吧~ 」老李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根烟,塞进我被强迫张开的小穴中,然后用打火机点燃。「就这样~ 哈哈哈~ 」做完这些后,老李满意地离开了。
  
  烟在燃烧着,我感觉到炙热的感觉越来越近,双腿也越来越无力,脖子上的绳套感觉越来越紧,呼吸开始变得异常困难,我尝试挣扎身体,可是却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被捆绑的双腿也无法活动,我感觉到意识逐渐离我远去。
  
  突然,我的下体感到一阵火热,烟已经燃到了阴道口,这个刺激的感觉让我瞬间清醒,随后痛感夹杂着羞耻感和异样的快感,还有对死亡的恐惧和绝望,将我冲上了一个绝顶的高潮,我的身体弹跳着痉挛了几下之后,就瘫软了下去,我的意识也随之而飘散。
  
  第二天,一个拾荒的老头走进了这件厕所,看到了一个被绳索吊住的裸体艳尸,双腿还被大幅度分开,露出了仍然湿润的阴户,阴户中还夹着一根烟头。
  
  老头先是一惊,然后他自己也不知为什么,就把烟头拔了出来,拿起自己用来翻垃圾的棍子,塞进女尸的阴道中捅了几下,脸上露出满意地笑容,随后这老头就把绳索隔断,用一个破蛇皮袋子把女尸装了起来。
  
  这天晚上,老头坐在火堆旁,支起一个锅子,煮着肉。
  
  「这肉还真好吃,哎哟,什么这么硬,怎么有个钥匙啊?」

dollybee
初级会员 (威望:2850)
05-22-2019 03:00:41 AM 由 dollybee 发表,共有5个章节

渴望被淫玩虐杀的我

第二章 树林

  这片树林似乎没什么人来,我这次选定了这个地方,我决定这次白天来,反正没什么人,而且白天会感觉比较刺激。
  
  我走进树林深处,脱掉所有衣服放在一块岩石下,然后就穿上了一双肉色的连裤袜,连鞋也没有穿。我想象自己是一个为情自杀的单纯女性,自杀后却被人将衣服全都偷走了,结果最终就落得裸尸荒野的悲惨结局。
  
  我跳了一颗比较粗的树,搬来一块石头到一根树枝下,然后把绳子绑在树枝上绑好,接着我就站到石头上,把头套进绳索。我微蜷双腿,开始体验着窒息的快感。
  
  正当我犹豫着要不要把双手束缚住的时候,突然我听到有人在朝我喊叫,我惊得脚下一蹬,却将石头蹬到了一边,这下我就真成了上吊了,我被绳索吊在空中,我连忙伸手想要解开脖子的绳套,可是慌乱中却越弄越紧。
  
  这时,发出声音的人也来到了旁边,那人一把把我抱了起来举在空中,我这才终于解脱开,那人看我解脱开就把我放到了地上,可是我这时双脚瘫软,结果就跪倒在那人面前。
  
  我心神逐渐平复后,这才发现救我的是一个背着背包的黑人,可能是来附近旅游的背包客,刚好路过看到了我,我对他笑了一下表示谢意。
  
  那个人低头看着我,有些好奇,口中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我抬起头摇摇脑袋表示听不懂,可是一抬头就发现他的裆部就在我眼前。他穿的是那种紧身的单车裤,可能之前是骑单车到这附近的。我发现他的裆部很鼓,而且好像还在越来越鼓,我这才注意到自己现在几乎是赤身裸体的状态。
  
  我这时不知是鬼迷心窍还是怎样,居然伸手去摸那个黑人的裆部,那个黑人先是很惊讶,随后突然脸上露出了鄙夷的表情,也开始任由我抚摸他的裆部。
  
  过了一会他可能觉得不过瘾,一把扯下裤子露出了他那根又粗又长的肉棒,我被那根东西吓得身体一抖,可是内心的淫欲却让我的下体淫水泛滥。
  
  他毫不客气地把我的头按向他的裆部让我舔吃他的肉棒,可我拼了命也没办法含入一半,他粗暴地用肉棒在我口中肆虐,我被他残暴的玩法摆弄得意乱情迷,蜜汁狂泻。
  
  很快,他觉得口交也不过瘾了,于是用两只手抓住我的腰,一下子就把我举了起来,我娇小的身体在他手中就如同玩具一般。他把我举高,用挺立着的坚硬肉棒对准了我的小穴。
  
  我吓坏了,因为我还穿着连裤袜呢,他难道打算不脱下连裤袜就这么插进去?
  
  我的猜想被证实了,他猛地一用力,肉棒一下子深深插入我的骚穴之中,龟头直突子宫,连裤袜居然就这么被他捅破了。
  
  这一下的刺激实在是太强烈了,我瞬间被这巨大的刺激给弄到高潮,深深的满足感填充了我的小穴和子宫,酥麻的快感在身体中回荡着,让我淫荡的肉体不停地扭动着。那人索性将双手放开,就用肉棒将我顶在半空中,我淫靡的肉体就在这根巨棒上痉挛着。
  
  他随后就这样用力地扭着腰,将我顶起来之后,又让我因为重量而落回来,每一次肉棒都因为我的重量压下来而直插入底,一次次地将我顶向快感的云端。
  
  持续一个小时后,我已经精疲力尽地感觉要昏死过去,这时黑人才伸出手捏住我的乳头,腰部快速扭动几下,龟头深深插入我子宫深处,在哪里爆出了大量的滚烫的精液。
  
  这一下又把我推上了高潮,身体已经无力扭动,只能微软地痉挛,意识被快感冲得七零八落,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尿液因为失禁而流出。
  
  黑人把已经被高潮弄得绵软无力的我丢到地上,然后从自己背包中掏出了两根绳子。他把我的左手和左脚向后绑在一起,然后又把右手和右脚也向后绑在一起。
  
  我全身无力,只能任由他摆布。他把我绑好之后,用一种非常鄙视仿佛看着低等动物的眼神看着我,然后说了一句中文:「骚逼!」。
  
  我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可是却感觉到了恐惧,我挣扎着活动身体,然后用微弱的声音说着不要。
  
  黑人根本不管我的抗议,把我从地上举起,这下让我子宫中的精液都顺着大腿根流了出来。他把我的脖子又重新套回绳索里,我吓得哭了出来,言语凌乱地向他求饶,可他根本不在意,就把我又吊回到绳索里,然后朝我吐了一口口水,骂了一句骚屄,之后转身走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身体动弹不得,这时我仍然在神志不清地求饶,窒息的痛苦感让我的意识和视线逐渐模糊,我已经看不清他了,可我仍在不断地求饶,于是我就摆着这么淫荡的丑态,屈辱而下贱地失去了意识。
  
  第二天,黑人和他的两个朋友又回到了这棵树下,这时树枝上吊着的只是一个失去了生气的淫骚肉体。黑人和朋友们调侃了几句,然后从背包中拿出了弓箭。
  
  几个人开始比赛射箭,很快有人射中乳房,接着有人射中了阴蒂,越来越多的箭射到了这幅肉体上,终于一支箭射中了绳子,这幅插满了箭的肉体掉在地上,恰好由绑在身后的手脚撑了起来,双腿无力地分开,微张的肉穴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
  
  「看我的。」黑人说到,随后一箭,非常精准地射入了肉穴之中,这一箭力度很大,不但插入了一半,而且还震得肉穴洒出了一些淫汁。
  
  黑人的朋友纷纷向黑人喝彩。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