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猎人日记 》

夜羽寒
初级会员 (威望:1589)
05-21-2019 03:30:34 AM 由 夜羽寒 发表,共有10个章节

猎人日记

第一章 2019-05-21 03:30:34
第二章 2019-05-21 03:30:34
第三章 2019-05-21 03:30:34
第四章 2019-05-21 03:30:34
第五章 2019-05-21 03:30:34
第六章 2019-05-21 03:30:34
第七章 2019-05-21 03:30:34
第八章 2019-05-21 03:30:34
第九章 2019-05-21 03:30:34
第十章 2019-05-21 03:30:34
夜羽寒
初级会员 (威望:1589)
05-21-2019 03:30:34 AM 由 夜羽寒 发表,共有10个章节

猎人日记

第一章

  白梅酒吧的二楼,谁也没注意独自坐在边角的一位脸上薄施脂粉,年龄20左右的女客。她伸出手,举杯喝光那半杯酒,颠着碎步走到吧台前。
  
  “你的饮法很好。”调酒师看了她手中的空杯说。
  
  她回他一个甜笑,因为她感受到了他对自己的好感。
  
  “嗯,再来一杯吧?好,马上给您送去。”调酒师说。
  
  她回到了原来的座位。
  
  调酒师过来给她重新倒了酒又退下了。她闭上眼睛,孤独地坐在摇晃的彩色灯影里。
  
  楼下响起了音乐,接着传来一位男低音的歌声,唱的是一首叫《流浪》的民谣。忧郁的音调,好象在诉说心中的寂寞。
  
  她脚尖合着乐声的节拍敲打着,听着听着,眼眶里竟涌出两滴泪水来,喃喃自语:“谁说我失恋,谁说我失恋?”
  
  她慢慢睁开眼,把视线移到楼下,看到两个伴奏者,一个弹吉他,一个拉提琴。唱歌的是何人,她却看不见。《流浪》是她高中时在学校合唱团常唱的一首歌。
  
  歌声一停,她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站起来咚、咚地奔下楼去。她要看看那位男低音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可是跑到楼梯口,只见那两位乐师已提着乐器走到门边要回去了。、“对不起,先生,”她快步追上去:“请再奏一次《流浪》吧?”
  
  “再奏一次?”头顶光秃的提琴手回过头来,看到她手上拿着百元大钞,便向吉他手点点头:“有钱赚再奏多少次都可以。”说着两人便回到原来位子又演奏起来。
  
  随着乐声,那低沉的男声又出现了。唱歌的人就在她身边,她惊喜万分,转过身来,想仔细瞧瞧那个人,可惜灯光幽暗,只望到一张黑黑的脸庞轮廓。
  
  “请坐吧。”那位歌手趁着乐曲过门的间隙,指着一个位子让她坐下,好象是相约见面的朋友似的。于是她乖顺地坐下,也跟着他愉快地合唱起来,一直唱了好几遍。
  
  “老唱同样的歌,换一首吧!”酒吧里的其他客人喊起来。琴师停了手:“怎么办?换一首吗?”
  
  女的看了男的一眼,牵了一下他的手说:”不用了,我们唱够了。”
  
  男的付了两张帐单,偕女的并肩走出酒吧。
  
  走到门口,借着灯光,她才看清楚他是一个30多岁的人,长得挺俊,身穿一套高级西服,显然是一位有钱的贵公子。
  
  几个钟头之后,这对男女已坐上一部计程车。男的伸手搂住女的细腰,向司机说:“到旅馆找个地方休息。”
  
  “大饭店还是小旅馆?”司机问。
  
  女的没有任何反应。她闭着眼,一动不动地依偎在男的肩上,好象去哪儿并不是她所关心的……女孩叫尾花惠子。而男人叫本田一郎。
  
  本田一郎把惠子领到一家酒店,开了房。
  
  俩人手挽着手走上了长长幽暗的楼梯,惠子脚上的高跟凉鞋敲打着水泥地面,发出噔噔噔的声音。楼梯很窄,两人靠得很近,惠子感觉本田一郎的臂弯就在自己右边乳房的下面,他们每蹬一级楼梯,本田一郎的臂弯就在她的乳头上猛擦一下,到了房间里,惠子已经情不自禁了。
  
  他们狂热地亲吻、拥抱。本田处于极度的亢奋之中,急不可待地拉下连衣裙的拉链,脱下乳罩,那一对她十分骄傲的乳房完全裸露出来。她雪白的双乳确实具有诱惑力,本田一手抚摸着她白嫩的双乳,另一手则伸向她下腹部的三角地区。
  
  “已经湿了。”本田神魂颠倒地说,惠子咯咯地笑着,她踢掉高跟凉鞋,扭动着腰肢。本田终于轻轻地将她抱到床上去……用他的脸在脚上轻擦,他感到少女双足的柔软,开始舔每支脚趾,双手在腿上来回的轻抚着。惠子开始感到很痒,咯咯的笑了,他轻按了她脚上的穴道,她全身一震,满脸变的通红。躺在床上的少女原来是这样的诱人,白皙浑圆的双腿,掀起的短裙里面是一条粉红色的蕾丝少女型三角裤,纤细的腰枝,柔和的腰臀曲线和丰满结实的乳房。
  
  本田一下就扑上去,把嘴唇贴住了姑娘的柔软的双唇,用一个吻封住了她的口。少女身上送来阵阵的幽香,他细细地品尝着这个美丽的20岁少女的双唇,挑逗着她的小舌,销魂地享受着她慢慢动情,全身发抖和发烫的感觉。她全身发软了。本田伸手到惠子的背后,解开了她的乳罩的扣子,她的双乳就暴露出来了,小锥状结实地隆起的乳房,乳头还是粉红色的,比较大,乳晕胀胀的,乳房的底部还没有完全扩展成圆形。他稍使了点力搓揉,惠子就发出荡人心弦的淫叫声。他舒服地吻着她的双乳头,一只手却轻轻耙着姑娘的裆部,一阵甜丝丝的性快感开始弥漫惠子的全身,她呻吟了,本田可以感觉到少女的裆部开始湿了,他用魔术般的手指轻柔地搔爬着少女的阴部,顺着阴唇的中间上下刮,销魂的快感令她不停地喘气和娇吟,双腿乱蹬。惠子紧闭双眼,轻轻喘息着,玉乳也跟着在本田面前一起一伏。本田抽出一只手,顺着大腿,小腹,摸着惠子的胸部,握住其中一只乳房,揉搓起来,“嗯!”惠子一下子就摊软了。本田揉搓了一会儿后,便狠狠地吮吸惠子硬起的乳头。他还不时腾出手来,轻抚惠子那平滑的小腹。突然,本田把手伸进了惠子的真丝三角内裤,直接将手指按在她的蜜处阴户上。惠子温润的小阴唇已整个突出来,拨开阴毛即可触及,再分开阴唇,里面早已淫水泛滥了,摸弄了不一会儿,本田已是满手粘液。他托起惠子的身体,把短裙解开脱下,再把她的三角裤也脱了。惠子的阴阜不是很宽,但阴毛已经很黑地从阴唇一直爬上了阴阜,完全遮住了她的阴部。本田分开惠子的双腿,惠子羞得双手捂住了脸。她的小阴唇很大,完全遮住了她的尿道外口,阴蒂长长地突出在阴唇的接头处。他用手搓动着少女的阴蒂,真是美的身体!
  
  而本田的手指则是继续地去抚弄惠子的花瓣,不仅是用指尖去抚摸,他还用数股回力在上面来回游走,让惠子立刻觉得好像有无数的小蚂蚁在上面走动,那种酥麻骚痒的感觉,让她的美穴立刻就已经泌出了大量的淫液!
  
  这时候的惠子已经被本田摆成了一个大字形,而且他也正跪在她的双腿之间,继续用他的手指去挑逗她,她脸上愈来愈红,而且全身也不住地扭动,只是受限于四肢无力的情况,她根本没有办法摆脱他的挑逗。
  
  “喔~~……喔……喔~……唔……唔……呜~~~……呜……快点……快点……插进…来…吧……别…再……这…样……折…磨……他……了……他……好……想……要……他……要……快……点……啦……求…求……你……喔……喔…唔……唔……唔……嗯…嗯…嗯……”
  
  她很快地就在他手指之下即将步入了第一次的高潮,但是他一见到她正要进入高潮之时,立刻就把手指移开,然后让她从高潮的边缘,无功而返。她这时候哀求他让她High一次,他站起来,褪下自己的内裤,让她可以看见他的肉棒!
  
  她更是不断地哀求他可以赶快地干她,这时候,他知道她的性欲已经燃起了,所以他就恢复她四肢的自由,然后他跪坐在她的身上,让她躺在床上,就这样来帮他舔弄他的肉棒。他这时候反手抓住她那硕大的乳房,然后指尖在她的乳房上面来回游走,她立刻也开始感受到这样的兴奋感受,更加卖力地帮他舔弄。
  
  惠子舔弄了十来分钟之后,似乎觉得有些累了,本田抽出肉棒,回到她的两腿之间,扛起她的双腿,慢慢地把他肉棒插入她小穴里面。她的阴道又湿又滑,所以当他那粗大的肉棒慢慢滑入的时候,她并不会觉得太过疼痛,但却也娇呼不已。看样子,惠子已经不是处女了。
  
  他慢慢地抽送着,并且还不断地调整插入的角度,让她感受更多的乐趣。而且他一手抓着她的奶子,一手按揉着她的阴核,双管齐下的结果,就是她娇喘连连,直呼过瘾!
  
  慢慢地他将她的双腿扛起,而且将攻击重点集中在她的小穴,他渐渐地抬高她的下半身,让她没有办法拒绝、也没有办法去做任何事情来阻挡他肏干她,而她这个时候已经彻底地被他征服了!她只有乖乖地任凭他为所欲为,宰割她的肉体!
  
  他现在已经开始让大半的肉棒都没入她的穴里,但还不是全部,因为他想这还可以慢慢来的,她的肉体可不是只享受这一次就好,他还得让她继续贪恋着他的肉棒才行。
  
  她开始进入了高潮,而这一次他并没有继续吊她胃口,他只是在她高潮的过程当中,继续为她制造更多的乐趣,让她享受着更美妙的经验。
  
  “好棒~~……好棒啊~~~……天啊~~……你……你~……还…在……弄……喔……喔…唔……唔…喔……喔…唔……唔…唔……啊~~……啊~~~……啊……啊……他…要……他……要……丢……了……喔……喔…啊…啊……啊……”
  
  她显然舒服透了,满脸都是充满喜悦的表情,但是随即又带着一点错愕惊讶但却又绝对开心的感觉,因为他还在继续地肏着她呢!他的肉棒丝毫没有展露半点疲态,相反地似乎更加地勇猛有力。
  
  本田在四十分钟之内就让惠子攀上了三次的高潮!这时候她已经有点受不了了,整个人几近虚脱般地躺在床上,他可不喜欢这般干死鱼的玩法,所以他也暂时先停了下来。
  
  这时候他俯下身去,轻轻地啜吻她的乳头,她好不容易才恢复的情欲,又再度地被他挑起。她伸出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不断地低低呻吟,显得十分享受。这时候他伸手过去按着她的花瓣以及阴核,她这时候如同触电一般地弹了一下,随即就再度陷入他的爱抚技巧当中,而不断地呻吟娇呼低喘。
  
  她这时候星眸半张、朱唇微启,那般骚浪的表情,引得他更是性念大增,手更是钻体直入,弄得她直呼过瘾!
  
  “嗯~……嗯……嗯……好哥哥……好人……你弄……得……我……好舒服哟~……天啊~~……怎…会……这……样……呢……我…从…来……都…没…有这……样…舒…服……过……哟……啊哟~~……啊~哟~~……唔…唔……唔……好…棒……好…棒……哟……啊……唔……啊…唔…唔…唔…喔…喔……喔…喔……”
  
  本田看到惠子欲念再起,于是就把她的左腿扛起,让她半侧躺在床上,接着再度把肉棒插入她的小穴里面,慢慢地抽动,而她这时候因为支撑身体的方式改变,所以她可以轻易地摆动身躯,所以每当他抽送的时候,她都会配合着前后摆动,让他俩的性器可以让彼此感受到更多的乐趣!
  
  这样抽送了六、七百下之后,她又进入高潮,但是这次的高潮并没有像之前那般的强烈,所以他就再度地改变姿势,让她趴在床上,然后用狗交媾的姿势,继续肏干她,这时候她的反应就变得异常的强烈,摇头摆臀,浪叫连连,让人误以为自己胯下正在肏干的女子不是一般人认为的白领丽人,而是浪荡淫贱的臭妓女!
  
  “啊……啊……啊……好棒啊……我……好……喜欢这样……被……你……肏干……对……对……用力插……进……来……用……你……的……大鸡巴……肏进……来……喔……喔…喔……喔…喔……好…棒……好棒……真……是……太……棒……了……喔…喔……喔……唔…唔……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天……啊…天……啊…真……是…太……好……了……喔……喔……喔…喔……喔……抓……着……我……对……抓……着……我……的……头…发……啊……啊……啊……真……是……太…好……了…我……最…喜……欢…这…样…的…感……觉……了……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

夜羽寒
初级会员 (威望:1589)
05-21-2019 03:30:34 AM 由 夜羽寒 发表,共有10个章节

猎人日记

第二章

  她要他一边肏干,一边抓着她的头发,然后往后拉扯!这样一来,她不得不仰起上身,然后将身体弯呈弓形,让他继续地干!这时候惠子的身体会因为姿势以及被他撞击而不断地发出咯咯的声音,但是她却是愈来愈开心,愈来愈兴奋,丝毫不以为苦!
  
  他这时候快速地干着她,让她再度进入高潮,而且持续地在高潮当中享受这种混杂着痛苦以及快乐的感受,直到她无力呻吟,软倒趴在床上为止!这一次他足足肏干了两个钟头,让她享受了七、八次高潮。
  
  四个月后。
  
  这天早上,惠子醒来,她决定今天结束自己的生命。
  
  只见惠子上身穿着一件不带肩带的浅粉红色的文胸,衬托起她那对白嫩圆润的乳房,蕾丝边的花样相当精致,再加上十分暧昧的颜色,不禁让人想入非非。下面那条小小的底裤也是同样的花纹和颜色,不得不说,她的身段还真漂亮,玲珑浮凸的曲线简直是无懈可击,腰腹部微微隆起,平滑的小腹当中嵌着小巧的肚脐眼。
  
  接着惠子穿上连衣裙,掏出一双新的肉色的丝袜。撕掉了包在外面的玻璃纸,捏起一只找到了袜口,然后抬起了右脚,拿脚后跟踩着床边,脚趾头翘得高高的,接着她手指很灵活地把丝袜的脚尖处就拢到了手边,然后仔细地套住了那排精巧的脚趾。然后她的脚抬了抬,把整只脚穿进了袜子里面,接着就见她把脚趾头往下勾了勾,把整只漂亮的脚略略地朝前一伸,同时两只手顺着腿往上拉了几把,把这只丝袜拉到了膝盖上面。接着她一扭腰,然后一抬腿,把左腿架在了右膝上面摆成了二郎腿。两手拿起了另一只丝袜,弯下腰去穿在了左脚上,然后直起腰,顺着腿脚把这一只丝袜也拉过了膝盖。接着又弯下腰去,用手把两只脚上丝袜前端的位置都调整好,然后再一次直起了身子。轮流把两只脚举起来看了看,又把脚收回来拿手摸了几把,接着又把脚伸了出去,悬在半空中转了几下脚脖子,这才放下脚,把裙摆拎在手里站了起来。然后,就看她的重心落在了一只脚上,另一只脚往旁边迈开了一小步,光用一枚大拇趾踮着地,脚脖子优雅地扭着,脚背形成一个美丽的拱形,膝盖微微曲着,两条腿形成了一个漂亮的“K”字。拧着腰,伸出两只手同时拽住了这只丝袜,慢慢地拉到了大腿中部合适的位置,然后用两根手指勾住了袜口,把那条充满弹性的蕾丝边理了理顺,又欠了欠腰,伸手在穿了丝袜的腿上又摸了几下,又扭着腰左右看了几眼,然后满意地换成了另一条腿,那个“K”字的方向也反了过来。就这样,把刚才穿丝袜的动作又重复了一遍。
  
  等惠子的腿上重又穿上了丝袜以后,她重新又在床上坐了下来,又一次转过身来,拽了一双高跟凉鞋,只见她把两只鞋捧在手中看了看,接着放到了面前的地上,然后,两只丝袜脚灵巧地一伸,穿进鞋里,重又起身站在了镜子前面。不出所料,高跟凉鞋果然是有种神奇的魔力,使得她这套原本就已经相当不错的行头又增色不少。她穿着漂亮合身的长裙,蹬着性感的高跟凉鞋,真是光彩照人,站在镜子跟前就象个公主。她站在那里转来转去地不停地照着镜子,然后又侧过身,拿右脚的脚尖点着地,把右腿对着镜子曲成了好看的姿势,扭着脖子,满意地望着镜子里头自己的脚,接着又转过身去,换成了另外一边。不用多说,她穿上这双高跟凉鞋以后看上去确实很漂亮,细细的高跟把她的身资衬托得亭亭玉立,鞋面上的装饰并不复杂,但很有味道。惠子穿上连衣裙和高跟凉鞋后,走出了家门。
  
  惠子找到一颗大树,踩着凳子把一根绳子绑到一根粗壮的枝条上,然后把绳子套在自己的脖子上,踢翻了凳子。
  
  惠子开始手舞足蹈起来了,她的呼吸明显变得越来越急促,胸前两只雪白可爱的玉兔颤抖起来,嫣红的乳头迅速勃起,平坦光滑的小腹快速地起伏着,15秒之后,惠子完全陷入了窒息,开始疯狂地挣扎,她用力踢蹬着穿着丝袜的修长的双腿,窈窕的裸躯性感地蠕动,如同正在绳子下跳起活泼的吉格舞,惠子拼命地挣扎,双腿不停地乱踢,只蹬得几下,全身一紧,脚尖绷紧,夹紧了双腿,喉头发出了“咕……啊!”的声音。
  
  惠子下体中两片纤薄的肉唇已经兴奋地分开,一股粘稠透明的液体正缓慢地从穴口流出,看来她已经处于极度的快美中。
  
  惠子脖子上的绳子越收越紧,她可以听到自己的喉咙里传来了“喀……喀……”的一阵声音,惠子的意识渐渐模糊了,两眼不由自主的向上翻去,一缕鲜血从她的嘴角溢了出来。惠子脸上表情已经放松些了,已经没有扭歪得那么厉害,只是嘴角还是歪在一旁。而且流露出哀怨的表情,看来少女也许已经知道了她将要迎接的是死亡了。
  
  呼吸困难使惠子让人羡慕的身体绷紧了,她扭动着肌肉,身体开始像被搓动的拨浪鼓般来回摇动,两条玉腿在毫无目的的胡乱踢蹬。惠子的面孔迅速的由白转红。那双美丽的眼睛死死盯住斜上方,好像那里有什么值得她注意的东西似的,可实际上什么也看不到,瞳孔摄入的影像传到已经停止氧气供应的大脑中,反映出来的只有一片通红而已。她的嘴巴一张一合,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传出来的全是类似干噎的呃呃声。只见她舌头被绞得伸出老长,双眼极度恐怖地圆睁着,嘴里不停地发出含糊不清的“嗷嗷”声。全身猛烈扭动,惠子的动作越来越迟缓,幅度也越来越弱。很快就变成触电似的抽搐了。她依然在忘我的抽动着,脸上涂满了鲜艳的红晕。紫红色的舌尖卡在两唇之间,她的眼睛充满了恐惧,约两分钟后,惠子已经非常虚弱,她不再作大幅度的挣扎。
  
  “啊……啊……”惠子痛苦地呻吟着,随着时间一秒秒过去,惠子越来越虚弱,她媚眼圆睁,性感的嘴唇微张着,呼呼地喘着气,并不断地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她的双腿时不时的抽动几下,性感的胴体也每隔几秒痉挛一阵。惠子的身体猛烈地抽搐了一下,她知道自己的呼吸停止了,伸长的馨香小舌不会再为她带来半点空气,她两行晶莹的眼泪流了出来,梨花带雨更显楚楚动人。剧烈的挣扎中,惠子的一只高跟凉鞋飞了出去,掉在地上。
  
  她结实的大腿用力踢蹬着,两条粉藕般的玉臂茫无目的地胡乱挥动,胸脯也仿佛在窒息的快感中胀大了许多,骄傲地顶起上衣。由于汗水的滋润,惠子的乳房上两粒坚挺的奶头透过衣服,显出清晰的轮廓来。
  
  惠子绷紧了肉体,两手向外张开,双腿蹬直,小腹一挺一挺地,好像要将自己的阴阜迎入一个看不见的巨大阳具中去!同时鼓鼓胀胀的胸脯也会挺起来左右摆动着,仿佛在骄傲地向人展示自己的迷人曲线。窒息与舒畅的感觉如同潮水般反覆折磨着惠子的肉体和情怀,一波一波的快感持续涌上她的心头。
  
  惠子的阴阜中早已经是淫水横流,汩汩的淫水从少女的阴阜中源源分泌出来,流淌出来,浸润了她绷得紧紧裆部。惠子已经失去了其他的一切思想,任凭致命的快感充斥自己的思维,她完全随着肉体的感觉,踢蹬着,扭曲着,胡乱挣扎着。秀发已经被汗水浸透,有几缕零乱地披散下来,粘在她的额上,映衬着她已经完全翻白的双眼。惠子的小舌头已经吐了出来,丝丝的香津从嘴角淌下,她的下颚拼命向上顶起,好像这样可以更加舒服。
  
  又是一个强烈的窒息感,惠子全身一挺,羞躁地蹬了蹬大腿,她的膀胱再也不受控制了,尿道口一松,大股的尿液喷洒而出,她失禁了。从她内裤裆部鼓鼓的位置下一点,出现了一个指甲大的深色斑点,然后湿斑逐渐扩大,显得格外的耀眼,带着一股诡异的诱惑!惠子的尿液一股一股地喷出来,淋湿了贴身的小内裤,浸润了连衣裙,从丰腴的大腿根上滴下,顺着丰腴的大腿流淌出来。
  
  忽然,惠子的舞蹈暂停了一两秒,接着又继续剧烈踢蹬起来。不过这一次,她的舞动更加绝望和急迫。惠子小嘴微张,粉色的舌头从檀口中探出,伸长到了极致,黑色的瞳仁里,生命的光芒渐渐消退,在绳子无情的勒杀下,惠子现在已经丧失了意识,现在的动作纯属本能反应,女孩的身体在潜意识的支配下试图维持生机,不过她的大脑已经无法发出指令。少女的双腿按照惯性交替蹬踏,带动白嫩纤细的双足一上一下地跳跃着,试图再喘一口气,却只是让绳子越来越紧地勒入女孩细长的脖颈,很快,女孩失去了最后的力量,娇躯疲弱无力地挂在绳子下,美腿和足尖再次性感地向下绷直,徒劳地试图接触地面,她已经无法再做出其他的“舞蹈”动作了。惠子的动作渐渐缓慢下来,最后只能细微地抖动一下足尖。
  
  惠子死了。
  
  半小时后,S大学的一对情侣——足利纯一和谷本清美相互搂抱着走在一起,他们刚刚在纯一家发生过性关系,纯一送清美回家。纯一一边在清美的耳边说着什么,一边把揽着清美腰的手向下滑去,抚在清美穿着超短裙的屁股蛋儿上。眼睛放出色迷迷的光,清美则羞涩地胀红着脸。
  
  清美无意中一抬头,突然“啊!”地一声尖叫起来。超短裙的裆部慢慢地变湿了,一股淡黄色的液体从丰腴的大腿向下流去,一直流到穿高跟凉鞋的脚上。
  
  有一具女尸被吊在一颗大槐树上!
  
  经调查,死者是K人寿保险公司的女职员,20岁的尾花惠子。
  
  警方找来了死者的唯一亲人——尾花惠子的姐姐,问她说:“你妹妹有没有要好的男朋友?”
  
  “没有,我没听说过。事实上,她还年小,真没想到她会走这条路……”惠子的姐姐常子泣不成声。据她介绍,她们姐妹俩是广岛原子弹爆炸的幸存者,从小相依为命。姐姐帮人做衣服供妹妹读书,妹妹毕业有工作后才同她分开居住。不过,彼此也常见面,有什么苦恼也会相互安慰的。
  
  “你们分开居住多久了?”警方调查课长问。‘“3个月了。”
  
  “跟你住的时候,是否常常不回家而在外过夜?”
  
  “没有,她很规矩,”常子回答说,却忽然想起来:“对了,有一次,她说没赶上电车,到一家酒店磨了一夜。
  
  “那是多久的事?”
  
  “差不多四个月了。”
  
  “时间刚好。”课长说:“你知道吗?你妹妹已有四个月身孕。”
  
  “什么?”常子吃惊起来。
  
  “我们猜想她可能是为这件事想不开,才自杀的。”
  
  常子伤心地呜咽起来,课长安慰说:“这事我们警方不会对外公开的,我们会告诉记者,说她是厌世自杀。”
  
  常子停止抽泣,咬着唇说:”老实说,我妹妹是有一个男人的,但她不知道那男人的身份,连姓名都不知道,只知道他很会唱歌,曾和他在一家酒吧里唱一首叫《流浪》的意大利民歌。她说那人长得很帅,她好喜欢他,却没缘份再遇到他。”常子说着,擤擤鼻子,把手帕放进皮包里。这时课长发现常子右鼻孔边有一颗绿豆大的黑痣。
  
  “你提供这条线索很有参考价值。”课长说完,叫她回家休息,有什么可疑的发现再随时电话与他联络。
  
  绰号叫志里的提琴手跟他的伙伴吉他手老黑在酒吧与饭馆之间徘徊,希望有人请他们演奏。当他俩走到白海酒吧前时,听到有人喊:“喂,两位琴师,店里客人有请呀!”
  
  侍应生带他俩到二楼来见一位戴白帽子的女客。
  
  “请点曲吧!”老黑恭敬地说,抬头看着这位长得很标致的女客。她的鼻孔边有一颗醒目的黑痣。
  
  “你们会弹一首叫《流浪》的民谣吗?”女客问。
  
  ”可以试试。”老黑向伙伴打个手势,两人便奏起来。女客听着,既不合着唱,也不叫他们停止,好象陶醉在乐声里。老黑弹了一遍又一遍,心里奇怪起来:这女人会是疯子吗?因为她打扮特别,天都黑了,还戴着太阳镜和宽边大白帽。
  
  他终于怯声问道:.“请问客人,要换首曲子吗?”
  
  “你们常奏这首曲子吗?”女客反问。
  
  “很少弹,很少人点唱这一首。”
  
  “我想,总有人点过,是不是?”她的声音有些不高兴。
  
  “嗯,以前弹过,不过,很久没弹了。”
  
  “一年前有没有弹过?”
  
  “哪年哪月弹什么曲子,我们怎会记得呢?”
  
  “一定记得的。”女客肯定地说:“一年前在这酒家的一楼,你们俩弹过这首曲子。”
  
  老黑搔搔头问伙伴:“你记不记得?”
  
  “没有印象。”提琴手说:“我记不起来了。”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