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切腹之姬 》

初级会员 (威望:174)
05-17-2019 03:00:34 AM 由 瞳 发表,共有1个章节

切腹之姬

  (一)(出阵)
  
  五月十五日午时左右,武田军作战动员的命令传到了小山城。
  
  作为武田家臣之一的父亲小仓义毅马上下令召集武士与足轻。
  
  尽速前赴胜赖主君主力部队所在地参战。
  
  由於对方是信长,双方都不敢轻敌,大有放手一搏以决定天下霸主谁属的气势。同一时间,我们位处近於最前线的小山城也作起万一战果未如理想可能要笼城的准备。
  
  武士们要集中力量准备出征,後勤的事就由以我为首的家眷负责。
  
  「矢仓中堆存的箭矢弹药足够吗?」我向负责的田宫问。
  
  「南(Minami)小姐放心,绝对可以应付。」田宫向我回报。
  
  「米粮如何?」「以一人每天六合计,应足四个月之用。」我点点头。
  
  四个月应该可以了。
  
  如果一被围。
  
  主公有四个月时间派出解围援军就成了。
  
  当然,除了米粮其他要准备的东西也不可少:盐,味噌,柴枝,食水等。
  
  幸而小山城中不乏水井,无被敌人断水之虞。
  
  作为三万石的家臣,父亲有责任提供不少的兵力协助主公,当中包括骑马武士三十五骑,弓组足轻二十,铁炮足轻八十,枪组七十人,另外小头,手替,旗差,马印持,甲胄,长柄奉行等总数不下六,七百人。
  
  而留在城中的则有铁炮二十人,弓者十人,枪红三十人。
  
  除此之外,就是持薙刀守城的女子了。
  
  追随父亲出阵的还有女武者春美(Hiromi)。
  
  她是母上亡故後一直陪伴父亲的人,当然,这包括侍寝。
  
  「父亲大人就拜托你照顾了。」我向身穿腹卷的春美深深鞠躬。
  
  「放心吧。我会以生命守护着城主的。」我听了这句话觉得隐隐有点不祥。
  
  春美是在阵幕中负责守卫在父亲左右身的。
  
  一般来说危险不太大。
  
  何以她竟会说出这样的话?可是,这不是提出疑问的时候,大军出征在即,不吉利的事是绝不可以说的。
  
  我向她再行礼致谢,就看着她步出了庭院加入出阵的行列。
  
  出阵前的三献式要用的酒肴早己由长柄组准备好。
  
  酒肴是有规定的:出阵时,漆盆上放的是胜栗,昆布,打鲍(鲍鱼片)各三,另外是三层的土器盃以及一双漆箸,一共是五大类。
  
  这是取三或五吉利之意。
  
  当战胜归来,食物就会改成五之数。
  
  三献之後,父亲应由加方上马领先出中门。
  
  可是今天他的坐骑却现出极度不安,父亲一连三次都没法跨上马鞍,最後不得已竟从左方跨上去了。
  
  大家看了都有点不舒服。
  
  父亲倒若无其事,把手一招就引领大军出发了。
  
  春美紧随其後。
  
  再後的就是马印,枪奉行,铁炮组等……「我们静候父亲凯旋归来。」我和两位妹妹桂(Hai)和铃(Suzi)双手伏地送了父亲出了大手门。
  
  (二)(败讯)
  
  「军报!」背着蜈蚣旗负责传达消息的传令兵飞马入城。
  
  那是五月二十一日傍晚的事。
  
  「战况如何?」我以代城主的身份向全身汗水的人问。
  
  「很遗憾,武田军在长筱失败了。武田骑兵都倒在敌方三千铁炮火网下,大将伤亡惨重。山县昌景大人,土屋昌次大人,马场大人,仁科大人都已战死……」「父亲怎样?」我急问。
  
  「城主中了铁炮,受了伤。春美小姐在掩护城主撤退时,牺牲了……」报讯的人此刻已泣不成声。
  
  两位妹妹也惊呆了。
  
  我尽力使抖震的双手定下来。
  
  「不可以乱!绝对不可以乱!」我对自已说。
  
  「城主是否已在回城途?」「是,正在路上。」「我明白了。」我对他说:「你先下去休息。」那人行了礼,退下去了。
  
  「笼城!笼城!」这两个字在我心中缠绕着。
  
  「桂,马上安排关闭所有门户。你,铃和可以持武具的女子都穿上腹卷。」「是,姐上。」「你们有战死的觉悟。」桂紧咬下唇,点点头。
  
  这就是武家女子的宿命吧。
  
  武田军新败,这小山城是很难支撑太久的。
  
  一旦围城,我们就只有降伏或誓死抵抗两个选择,而我深知父亲是绝不会背叛武田家的。
  
  「如果城守不住,我会像男子般切腹……」我在心中已有了觉悟。
  
  父亲仍在途上,他的马也倦极了吧……我马上派人牵了马前往接父亲回城,後来,我们才得知武田军比我们想像败得更惨。
  
  出阵的一万五千常胜军,只有不及三千人回来。
  
  而信玄公多年招集的名将已死伤大半。
  
  从逃回来的败军口中,我们得知织田军以三千铁炮击溃了所向无敌的武田骑兵。父亲就是在看到武田骑兵覆灭的悲惨景像而奋起出击的。
  
  结果是在冲到对方防马栅前时胸部中弹坠马,春美把自己的坐骑载父亲回本阵,她自己则率残兵继续作战,最後被敌方武士砍倒并取了首级,和她一起战死被敌人割下首级的还有武田家的瞳小姐……父亲带出去的有七百多人,回来的只有一百二十八人。
  
  (三)(笼城)
  
  小山城占地不大,是属於平城类型的,只有一条护城的水崛藉以防守。
  
  平城的好处是便於建设城下町,不利是几乎无险可守。
  
  但信玄公一向不太注重以城廓守土,他曾说:「以人为城」。
  
  每次战争,武田军大多是主动出击,如此,战争中的破坏就不会落在武田境内。信玄公一生征战无数,和上越的上杉景虎就多次对阵,在川中岛的一战更是名垂史册。
  
  可是信玄公殁了,武田家大部份重臣在今次也战殁了。
  
  时代已悄悄改变:武田骑兵虽锐,可是在把集中大量铁炮的织田军前,一战即溃。我们是首先见证这改变的人,可是,我相信我们也活不了多久。
  
  织田军一定会乘胜追击,而小山城将首当其冲。
  
  身为武者,就不能贪生怕死。
  
  我们守着小山城久一些,胜赖主公就可以多一些时间重整部队。
  
  虽然,经此一役,武田家恐怕最後亦难逃覆灭的命运……我望向三层高的天守阁,檐头尽处是像正要展翅飞翔的破风……「飞吧!信长的兵很快就会围城啊……」我喃喃自语。
  
  当然,即使有翅膀,我也不会振翅高飞逃离。
  
  「和城共存亡!」决心下定了。
  
  「信长,来吧!」(四)(守城)
  
  信长的兵在两天後来到了。
  
  他们把小山城围得木桶一般。
  
  小山城虽然不大,但城墙坚厚,防御工事也做得很彻底。
  
  尤其是大手门那里的橹门,备有很多的射击口及落石口,二楼是横跨两侧可墙的渡橹,可以供铁炮兵从三方射击。
  
  太鼓门就在大手门右方不远处,枪大将伊藤就在那儿指挥守城,而我和妹妹们则负责防守水之二门。
  
  另外的搦手门,亦即是城的後门,也派人严密防备了。
  
  至於东北角亦称鬼门的不开门以及两道隐门都给自己封死了。
  
  这些原本是可以提供我军突袭出击用的,但现在众寡悬殊,出击,已是不可能的了。
  
  我们也知道城最後也守不住的。
  
  我们只是用全力拒守,好让主公後方多些时间稳定下来重整旗鼓。
  
  在我们小山城附近的数个城也是面对同一景况吧……「敌人来了!」站在屏上了望台的斥侯大声喝道。
  
  果然……手持楯物的敌方足轻正向大手门外的崛推进。
  
  後面是他们的弓队和铁炮组……为了不被敌人利用作掩护又或被燃点起的箭引起火灾殃及城池,我早下令把城下町所有房屋预先付之一炬。
  
  町人当然是怨怒,可是一旦城破,玉石俱焚,他们也不会幸存的。
  
  现在这样,他们都逃到较远的城,反而可能救了他们的性命。
  
  隆隆的太鼓夹杂着法螺号声响起……我们的铁炮开始射击了,敌方已有人倒下。
  
  敌方也以铁炮还击,不过我方有城墙掩护,损失比对方少。
  
  即使这样,也有人会中弹的。
  
  身穿腹卷的侍女阿紫(Mursaki)就是在了望所被一弹击中左胸倒下的。
  
  本来,她是不应走到这样前沿的位置的,可是她心仪的土佐就在那儿,她决心在与情人并肩作战向我要求让她冒险,我想到最後结果也是一样就准许了,结果她就在敌人第一波攻击中阵亡。
  
  发了狂的土佐站出掩体後射击,不久也被射杀了。
  
  一双情侣双双倒在一起。
  
  「放箭!」我下令。
  
  箭矢的射程比铁炮更远。
  
  而且一个弓手可以连续发箭,反而铁炮手需要把弹药装填。
  
  但训练出一个好弓手需要的时间比教一个足轻射击长得多了。
  
  於是,战场上弓和铁炮的比重越来越小。
  
  但弓也有好处。
  
  铁炮价值不菲,不是每一个城主都可以负担得来的。
  
  我们有铁炮,可是织田军的比我们多得多了。
  
  我引弓瞄准,嗖的一声,就把一个织田军的持旗足轻射下了水崛。
  
  燕尾矢不断发出咻咻的声响。
  
  倒下的敌人越来越多了,几乎填满了一段壕崛。
  
  可是敌人却是源源不绝,而且火力不断增强。
  
  砰!砰!砰!
  
  大手门传来我方士卒中弹的惨呼声。
  
  随着我方伤亡增加,还击力就减弱了。
  
  敌人用来撞门的檑木就上来了。
  
  「把石块从落石口掷下去!」我听到伊藤下令。
  
  「唷!」「哗!」进攻的人血肉模糊。
  
  可是,又有另一些人补上……我不断放箭,已数不清射出了多少了。
  
  敌人一个一个倒下,我的侍女也有中箭而发出惨呼的……阿柒被两颗丸弹射穿左右乳房……「啊……」她掩着双胸跪下。
  
  「介错,小姐,给阿柒介错吧……」她央求。
  
  我拔出了短剑,向她颈部剌了下去。
  
  这时,大手门被攻破了!
  
  本来,如果我们以原有兵力,一定可以守得着的。
  
  可是父亲带出去的人大部份已战死,余下的捉襟见肘。
  
  敌人以梯子攀爬上石垣时,我们已没有足够的射击力把他们都打下来。
  
  伊藤也中弹了,他果敢的在渡橹切腹。
  
  已经没有人可以作为他的介错人,结果是他的头被敌方足轻斩下了!
  
  敌人把大手门的楠木门拉开,随後的蜂涌而入。
  
  当然,他们不是如此容易就可以得手。
  
  大手门後是弯弯曲曲的迂回小径,而我方的铁炮手可以在左右方高居临下向他们射击。
  
  他们要攻到城的核心天守阁可仍要付出大代价。
  
  战事一直胶着到晚上仍是枪声不断。
  
  桂也受了伤,幸而只有左臂,不会致命。
  
  「敌人从右攀上来了!」妹妹铃大叫。
  
  忍者!
  
  他们是以黑夜作掩护用飞梯登上樱门的城堞吧!
  
  「随我来!」我捡起了薙刀率众人冲了过去。
  
  果然是忍者!
  
  一共十二人,八男四女。
  
  「杀了他们!」我们持的是薙刀,有较大优势。
  
  我很快就斩杀了两名男的和一名女的。
  
  铃也把一名女忍者迫向灰墙,然後拔出短刀插向她被拉扯开的鱼网纹贴身衣之下的胸脯。
  
  那女忍者一声闷哼就飞堕下去了。
  
  另一名女忍者持刀向我袭来,我把薙刀一个半月形斩下,她的忍者衣前襟被割开,露出了美丽的乳房,我回刀斩下她的人头。
  
  在我背後传来另一名侍女被敌人斩杀的哀号……我回身,把最後一名女忍者乳房贯穿。
  
  一番苦战後,我们终於把所有忍者歼灭。
  
  我方也有八名侍女被杀死了。
  
  水之二门也被攻陷了……矢仓在燃烧……「小姐……」余下的侍女望向我。
  
  「桂,铃,退到天守阁!其他人尽量拖延,给我们时间……」「是。」当然她们都知道我们退上天守阁的目的是什麽……(五)(落城)
  
  天守阁也烧起来了。
  
  带着火焰的箭「夺,夺」的插到墙上。
  
  我和两名妹妹冲上了第二层,迎面而来的是父亲的近侍小和田胜男。
  
  他手中的太刀滴着血……「父上……」他点点头。
  
  「主公已切腹,我替他介错。现在我也要回到他身旁切腹了。」说完就再攀上天守阁顶层去。
  
  「姐上,看!」站在射击窗旁的铃突然叫道。
  
  我走上前沿她指的方向一望,赫然见到敌方一名骑马武士把他的长枪高举……上面是春美的首级!
  
  即使有点远,我仍可看到她美丽的脸是如此安祥……「桂,铃,我们自刃吧!」「是。姐姐。」「好妹妹!不愧是小仓家的女儿。」「我们自害吗?」铃问。
  
  「我决定随父上切腹。」我说。
  
  「我也是……请让我先行一步……」桂也决定了。
  
  我明白她,她的手臀受了伤,一定很痛苦。
  
  「有人可以为我们介错吗?」我大叫。
  
  「在下愿意……」是近兵卫。
  
  「嗯,麻烦你了。」我向他致谢。
  
  「让我们卸甲吧。」铃和我都自行把身上的腹卷剥下,接着是羽织,以及白色的内衣。
  
  由於桂受了枪伤,就只好让近兵卫帮助她卸甲了。
  
  我们全身赤裸并排跪在神龛前,把双腿用白布紮紧。
  
  近兵卫为我们准备了盆子,还有装了清水作洗刀之用的木桶。
  
  「我先走了。」桂捡起了胁差,以米纸包着刀刃,果断的拆刀插入左腰。
  
  「啊……」她发出了哀号时抱歉地望向我。
  
  「桂,不要紧的。喊出来没有关系。」她点点头,咬紧下唇,把刀向右腰划去……血线在她雪白的腹部浮现……「待……我肠子……流出……才……斩……首……」近兵卫抽出了剑,高高举起。
  
  终於……一刀斩下!
  
  桂的身体向侧倒下了,血肠不断滑出……虽然不是太正宗的姿势,也不容易了。
  
  一般来说,我们女子是不会以切腹来结束生命的。
  
  近兵卫把桂的首级放在她前面的木盆子上。
  
  拖着长发的桂太美了。
  
  「桂,姐姐不会输给你的。」我向妹妹的首级说。
  
  「铃,看看我如何切腹,然後照着做吧。」「是姐上,铃会勇敢地去死的。」我微微一笑,先抚摸自己的乳房,然後以手指探向左腰入刀的位置,再捡起了胁差,猛然插入!
  
  「嗯……」全身像被火烧着了一样……「这就是死!多好啊……」我把刀向右划去时想。
  
  「敌人会把我们三人连同春美的首级示众吧……」刀已到了右方……。
  
  我仍不愿停下,再以反方向划去,到了肚脐上方就再补上垂直的一刀……「啊,南小姐,你这是十字切啊!」介错人近兵卫赞赏道。
  
  「嗯……铃……你……不用……只要一字切……就成了……」「不!我会和姐姐一样勇敢的十字切腹!」「啊……近兵卫,动手吧。」近兵卫一声:「御免」把刀斩下。
  
  就在刀砍下我的头前一疙那,我说:「谢谢你……」之後……是永恒的黑暗……(後记)
  
  南被斩首後,近兵卫也把她的首级放在另一木盆子上,然後,铃也以十字切剖腹了。
  
  三人死後,近兵卫亦旁切腹。
  
  没有人给他介错。
  
  南等的首级和春美的一同被放在示首架上示众。
  
  小山城抵抗了不足一天就陷落了,但比起其他不战而降的城,小仓家是壮烈的。他们也给武田胜赖多了些残喘的时间。
  
  虽然最後武田家仍逃不了被灭的厄运。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